第29章 不会冤枉她

更新时间:2016-09-13 23:46:12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23

萧锦晔皱了眉头,他从未留宿锦澜苑的事情,似乎也不是秘密,可是这话被太后说出来,他仍旧有些不悦。
  “这是臣的私事!”言下之意,太后管得太宽了。
  太后却微微露出笑容,道:“哀家也不是要管摄政王的私事,可是这女人啊一旦发起疯来,可是什么都不顾的,兴许摄政王妃对此一直怀有怨恨,摄政王却不知道呢?”
  太后的眼神变得明朗起来,不复刚刚的阴沉。
  到底还是没有把唐茗悠放在心上,否则成亲也有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一直不圆房?
  徐夫人的话,也不能尽信,但是太后也不可能轻易就放过唐茗悠!
  萧锦晔的脸色变得更冷更僵硬了,于是毫不客气地对太后道:“唐氏并非太后所想的那种女人,也绝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就记恨臣!”
  这话一出,太后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也高了:“摄政王的意思,就是要维护唐氏了?”
  “臣不会维护任何人,可也绝对不想冤枉唐氏!”萧锦晔和太后针锋相对。
  太后更加气恼,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眼神更是愤恨:“摄政王这就是徇私,明明已经掌握了这么多证据,为什么不处置唐氏,还是说……摄政王真的顾念夫妻之情,舍不得?”
  “臣说过了,臣不会徇私,若她真是罪魁祸首,臣第一个不饶她!”萧锦晔并不惧怕太后的怒意,否则他也就不配当这个摄政王了。
  太后胸口起伏不定,眼神更是阴沉,道:“你把哀家置于何地,她可是要哀家的命!”
  “要太后命的若不是唐茗悠,太后还是要置唐茗悠于死地吗?”萧锦晔问。
  太后咬着牙,问:“不是她是谁?那舞是她排的,舞姬是她选的,她和那些人热络着呢!”
  “可臣查过了,当日刺杀太后的几个舞姬,可不是普通的舞姬,而是死士,试问太后,唐茗悠怎么会有死士?”
  萧锦晔的眼神微微眯起来,养死士可是明令禁止的,但是权贵之家却往往喜欢暗中养着,以备不时之需。
  毕竟很多龌龊的事情,都只能由死士去做。
  唐茗悠在京中无根基,唐家又不是权贵之家,唐振钦早早地就卸甲归田,离京的时候他可是查的很清楚,唐振钦干干净净地走了。
  而且唐振钦一直都不愿意卷入纷争,一心追求闲云野鹤的生活,不可能养死士。
  “唐茗悠没有,唐家可以有,唐振钦是个老狐狸,摄政王莫非真相信他?他可不就把您算计了,让您娶了他女儿吗?”
  太后可不会跟萧锦晔一样想,唐振钦兴许是明着不争,暗地里争。
  “唐家离京已经多年,远离纷争,若非因为漠北战事,臣也不会让唐振钦出来,唐振钦把唐茗悠嫁给臣,只是为了保护她罢了!”
  毕竟战场瞬息万变,唐振钦可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会安然无恙地回来。
  唐若白如今下落不明,唐振钦不得不为他女儿考虑后路。
  萧锦晔心想,唐振钦之所以把唐茗悠嫁给自己,而不是随便嫁给别的人,大概也是为他自己留后路。
  毕竟如果唐振钦吃了败仗,至少女儿可以不受牵连,兴许还能因为是摄政王的岳父,而保住一条老命。
  这也是萧锦晔为什么这么恼恨唐振钦的缘故,这个老头子,太狡猾也太过分!
  “所以摄政王才不遗余力地要保住唐氏吧?只是这事关哀家的安危,摄政王要掂量清楚才对!”
  太后仍然不肯松口,唐茗悠既然有罪,她就必须死!
  “臣也正是为了太后着想才不轻易下论断,若是放过真正想害太后的人,而杀了唐茗悠,太后的危机不会解除,反而寒了唐家的心!”
  摄政王已经是善意提醒太后了,唐振钦就算还是个闲散人,那也是开国功勋,唐若白又是不可小觑的人。
  更别提,如今唐振钦还在战场上,若是听到唐茗悠的死讯,一个想不开,那可能就投敌了,到时候天启岂不是危险了?
  就算不投敌,他不安心打仗,对天启和太后也是没有丝毫好处的。
  萧锦晔身为摄政王,不仅要顾虑太后的安危,更要顾虑的是天启朝的安危!
  太后眯起眼睛,问:“你的意思是,就算唐茗悠是凶手,哀家也不能动她?”
  “若真是她,不需要太后说,臣会处置她,并且绝不会让唐家有借口发作!”萧锦晔义正言辞。
  太后微微松了一口气,道:“既然摄政王都这么说了,那哀家就相信摄政王能够把此事处理妥当,莫让哀家失望!”
  “臣遵旨!”萧锦晔起身,已经不打算多留了。
  太后却道:“已经接近午膳时间了,不如摄政王留下来用膳吧?哀家把皇上也请过来!”
  “谢太后美意,但臣还有事在身,恕不能从命!”
  他是摄政王,但也是臣子,君臣有别,萧锦晔不会越过这道防线的。
  太后满眼失望,可也无可奈何。
  绿荷也盯着萧锦晔的背影,看得有几分痴迷,摄政王那样优秀的人,怎么偏偏性子那样冷淡,任何人都不得亲近。
  太后一回神,看到绿荷还来不及收回的眼神,眼里闪过一抹凌厉。
  “绿荷,摄政王如何?”太后幽幽地问。
  绿荷赶紧回神,连忙跪在地上,道:“奴婢不知!”
  绿荷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甚至渗出汗来。
  太后却微笑着拉了她起来,柔声道:“摄政王是人中龙凤,芝兰玉树一般的人物,就是哀家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别说是你们了!”
  绿荷战战兢兢地道:“奴婢自知身份卑微,不敢痴心妄想,奴婢刚刚只是在想一件事,所以失神了!”
  她生怕太后误会,以为她对摄政王有私心。
  虽然她的确生了私心,可是这不足对人言,也不敢对人言。
  “哦?痴心妄想有何不可呢,毕竟摄政王身边可是只有一个身在天牢的王妃,王府空着呢,你是哀家的女官,赐给他做个妾也无不可!”
  太后的笑容,让绿荷觉得阴测测的,背脊生寒。
  绿荷赶紧道:“奴婢只想一辈子服侍太后,不想离开太后身边,请太后成全奴婢一片忠心!”
  太后这才舒缓了脸色,微笑着道:“你的忠心,哀家知道,哀家不会亏待你的!你刚刚说你在想什么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