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会不会徇私?

更新时间:2016-09-13 23:42:30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01

“若证据确凿,摄政王不会徇私的,哀家相信摄政王!”太后还是给了徐夫人这句话。
  徐夫人自然是不会满意的,这一次如果还弄不死唐茗悠,那还等什么时候?
  “徐夫人,你也管得太宽了,这可是哀家和皇家的事情!”太后对徐夫人也不满起来。
  虽然她一直敬着徐夫人是摄政王的姑母,但并不代表她可以纵容徐夫人把手伸到她这里来。
  徐夫人一听,吓得脸都白了。
  “太后,臣妇绝不敢随意插手这件事,臣妇也不瞒太后,臣妇有私心,娇娇可是臣妇的嫡女,如今……臣妇怎能不恨?”
  徐夫人眼睛通红,牙齿咬得咯吱响,恨不得将唐茗悠给碎尸万段。
  她好好的女儿啊,本来是有意要留着嫁给萧锦晔的,那时候亲上加亲,她在徐侯府的地位也将更加稳固。
  可是没想到,这个愿望不仅落空了,徐娇娇还直接被唐茗悠那个贱妇给毁了。
  太后听了徐夫人的话,脸色缓和了一些,道:“徐夫人起来说话吧!”
  “多谢太后!”徐夫人这才站起来,但心里仍然惴惴的。
  太后已经不比从前,心思深沉的让人捉摸不透,就连她这个自以为对太后有些了解的人都不敢再轻忽了。
  “徐夫人的心思,哀家明白,可是唐氏到底是摄政王妃,若是证据不足,哀家也不能随意处置,一切还要看摄政王调查的结果!”
  太后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仿佛自己没有私心。
  徐夫人可不相信,但是她必须要激起太后对唐茗悠的厌恶之心。
  “就怕摄政王有心相护,证据确凿也会变成证据不足!”徐夫人哀怨地道。
  “徐夫人不是一向很相信摄政王的么,怎么现在倒怀疑摄政王徇私了?”太后皱眉,她并不喜欢有人质疑摄政王。
  徐夫人心一凛,忙道:“臣妇不敢,就怕唐氏是个狐媚子,迷惑了摄政王,太后不知道,那女人邪乎着呢!”
  “哦?怎么个邪乎法?”太后微微挑眉,似乎有了兴趣。
  徐夫人道:“我听娇娇说,当日在摄政王府,她就看了一眼唐氏的眼睛,就完全着魔了一样,心口聚着一团暴虐之意,非得发泄出来不可,才会出了那桩子事!”
  徐夫人为了显得唐茗悠更加邪乎,又绘声绘色地将当日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太后听,自然少不了添油加醋。
  太后听了,连连皱眉,眼神也越来越阴沉。
  “莫非真是个妖孽?”太后问。
  “可不是么,不仅如此,就连摄政王府的下人都吃过闷亏,所以如今那些看不上唐氏的王府下人,反而对她敬了起来,生怕自己也中了妖术呢!”
  徐夫人看到太后的样子,心里更加得意了,太后这是听进了她的话。
  就算唐茗悠不会妖术,只要太后说她会,那她就会。
  既然是妖孽,那就要死!
  徐夫人心想,就算这一次刺杀的事情不是唐茗悠干的,那太后也容不得这样的人留在摄政王身边了!
  太后眼神忽明忽暗,辨不出什么来,她需要细细地想一想,所以便打发了徐夫人。
  如果唐茗悠真的会妖术,那可真是留不得啊,她若蛊惑了摄政王,那就麻烦了!
  太后招来了绿荷,让她一定要把摄政王请来。
  绿荷自然传了太后的旨意,让摄政王进宫。
  因着太后卧病,摄政王是不肯踏入永乐宫的寝殿,太后只能隔着帘子和屏风跟摄政王说话。
  可是太后想要试探摄政王,可不能光听声儿。
  不得已,太后便不再“卧病”,而是起身到了正殿去和摄政王说话了。
  萧锦晔一见到太后,便行大礼:“臣拜见……”
  “摄政王无须多礼!”太后免了摄政王的礼,还赐了座。
  萧锦晔却还是行了个礼,才肯坐下来,太后脸上的神色微微有点暗淡。
  “太后宣臣进宫,有何要事?”萧锦晔问,太后这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太后叹了一口气,道:“哀家卧病这些日子,摄政王只来过永乐宫一次!”
  “臣一直忙于朝务,还要调查刺客之事,实在无暇来探望太后病体,请太后恕罪!”萧锦晔依然恭敬客气,虽然没有那么冷淡,但也透着一股疏离。
  太后想起自己的目的,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反而问道:“那刺客的事儿,摄政王调查地如何了?”
  “虽然教坊司和司乐坊那边的证据都显示是唐氏所为,但是……”
  摄政王的这一个但是,让太后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但是什么?”太后问,语气隐隐冷了几分。
  萧锦晔却还是道:“唐氏来后宫短短时日,又无根无基,想要搭上刺客,基本上没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唐氏与太后无仇无怨,她没必要刺杀太后!”
  虽然对外,萧锦晔从来不说一句相信唐茗悠的话,依然把她收押在天牢,甚至不闻不问。
  可是萧锦晔的心里,始终都相信唐茗悠是无辜的,这些日子也一直在想办法帮她洗清嫌疑。
  太后听到这话,心一下子就凉了,果然……徐夫人说的话应验了。
  摄政王真的打算维护唐茗悠,就算教坊司和司乐坊查出了证据,依然没有让他相信唐茗悠是罪魁祸首!
  太后没有立刻反驳萧锦晔,而是沉默了片刻,问:“摄政王可听说了那些流言蜚语?”
  萧锦晔自然听过,可是他不信,于是道:“既然是流言蜚语,太后就不要轻信了,唐氏与臣虽然不是恩爱夫妻,到底相敬如宾,她不至于为了谋害臣而出此下策!”
  “相敬如宾?”太后看着萧锦晔,眼神变得幽暗起来。
  萧锦晔毫不犹豫地点头,道:“臣虽然不喜唐氏,但也没有苛待她!”
  除了唐茗悠才进府那段时间受了苦,之后萧锦晔也没有为难过她,而且还让胡德成照看着。
  他除了还没和唐茗悠圆房之外,其他的,萧锦晔并不觉得自己亏待了唐茗悠。
  锦衣玉食地养着她,她难道还有不满?而且他答应过,要和唐茗悠做一对真夫妻,只是他还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可是王爷一直没有碰她,对不对?”太后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直直地盯着萧锦晔,仿佛生怕他说谎一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