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徐夫人进言

更新时间:2016-09-13 23:39:07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85

这样想着,太后眼里闪过一抹恶毒,却恰好被皇甫川看到了,吓得小皇帝一凛。
  可是从小就很敬畏母后的小皇帝并不敢多问,他沉默了,然后随意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永乐宫。
  唐茗悠在天牢里倒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毕竟这里还是受萧锦晔控制的,他不下令动她,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萧锦晔一次也没有来过天牢,甚至都没有派人来问候过。
  秦嬷嬷每日忧心忡忡,眼睛总红红的。
  唐茗悠要说完全不担心不难过那是假的,她无端被污蔑,心中自然愤恨又焦虑。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如今无依无靠,如果萧锦晔不肯保她,她必然要死的。
  因为有人要她死。
  除非父亲打了胜仗回来,说不定她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小姐,王爷忒狠心了,您都进来这么久了,他连一次也没来过!”秦嬷嬷这一次对萧锦晔真是凉了心。
  唐茗悠凉凉一笑,道:“他凭什么来看我呢?如今我可是刺杀太后的嫌犯,他来看我,岂不是要牵连他?”
  唐茗悠理智上是明白的,萧锦晔不来,是要撇清干系,可是心里也难免会觉得凄凉。
  到底是她嫁的男人,竟然连这一点担当都没有。
  牺牲自己的妻子来保住自己的清白和地位,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指望呢?
  这天老不比别的地方,如果是普通的牢房,她很容易就可以出去。
  唐茗悠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用催眠术来保命的,因为那意味着她承认了罪行,畏罪潜逃,从此以后也只能隐姓埋名,当个见不得光的人了。
  说不准还会因此连累父兄,唐茗悠对唐振钦父子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
  毕竟相处几年,他二人真心疼惜她,她又非草木,怎能不真心相待。
  若不真心,她也不会任由唐振钦把她嫁给萧锦晔了。
  只可惜……唐振钦到底算错了这一步,把她送进了火坑了!
  “嬷嬷,你说为什么父亲非要逼着我嫁给萧锦晔?”这是唐茗悠一直以来的困惑。
  秦嬷嬷愣了一下,眼神一闪,随即道:“老爷要上战场了,大少爷也不在家,老爷是为您寻个依靠!”
  “可也不是非萧锦晔不可吧?爹对我那么好,就连大哥从前也说过,就算我要嫁人,也要嫁给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可爹却反悔了!”
  唐茗悠总是觉得,萧锦晔不但不算是很好的依靠,反而是一个火坑。
  以爹爱女之心,应该帮她挑个老实本分的夫君,让她安然度日才对。
  秦嬷嬷拉着唐茗悠的手,又闪着泪光,道:“小姐,您要相信老爷,他肯定是为了您好,就算咱们今日沦落至此,也并非老爷本心!”
  “我自然知道的,爹怎么会害我!”唐茗悠就是因为太知道了,才觉得唐振钦的决定匪夷所思。
  他当年避世,不就是怕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如今重出江湖,却把女儿嫁给摄政王。
  老爷子的心,真是深不可测。
  秦嬷嬷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直拉着唐茗悠的手,默默地流眼泪。
  唐茗悠只好安慰了她几句,让她不要多心,必要的时候,她会想办法让萧锦晔放过秦嬷嬷的。
  秦嬷嬷在天牢里总是睡不好,夜夜噩梦,唐茗悠便只能用催眠术让她安睡,这样她自己也能好受一点。
  可是医者不自医,她也同样无法安睡,生怕自己睡过去,就被人暗害了。
  毕竟想要她死的人,可不少啊!
  这边唐茗悠惶惶不安,那边太后和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同样不得安宁。
  尤其是徐夫人,她可是真心盼着唐茗悠早日定罪,早日处死。
  她的女儿是无望当摄政王妃了,但是这口气她是咽不下去的。
  可是一连十日,都没有消息,摄政王虽然在查,可是却并不公布结果,也不拷问天牢里的唐茗悠。
  徐夫人实在是坐不住了,终于递了名牌进宫求见太后。
  因着萧锦晔的关系,徐夫人在太后那里还是得脸的,所以太后便在“卧病”的时候也召见了她。
  徐夫人进了永乐宫,看到太后的脸色,便知道她并没有什么病,只是故意不肯出来见人。
  或者说,这病,是为了病给别人看的!
  “臣妇拜见太后,太后千岁金安!”徐夫人规规矩矩地朝着太后行了礼。
  太后请徐夫人坐下之后,才问道:“不知徐夫人今日进宫是为何事?”
  徐夫人知道,太后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自然不敢怠慢,不过她来前早有准备。
  “太后,有件事,臣妇一直不敢跟太后您说,还望太后责罚!”说着,徐夫人就跪在地上了。
  太后见状,皱了眉头,眼神示意了一下绿荷和绿云,让她们带着人下去。
  待人走后,太后才缓缓地问:“什么事?”
  “太后还记得当年那对翡翠耳环吗?”徐夫人试探性地问。
  太后眉头一皱,继而点头,问:“怎么了?”
  “如今已经落在了唐氏手里,看来摄政王对唐氏并非无情,而且七夕宴已经过去了十天了,摄政王可还没有发落唐氏啊!”
  徐夫人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但眼神却全是挑拨之意。
  太后依然淡淡的,看着徐夫人,微微露出冷笑,道:“徐夫人这话来告诉哀家做什么?萧夫人的耳环,与哀家有什么干系?”
  徐夫人脸色一紧,忙道:“臣妇不敢冒犯太后,臣妇是觉得如果摄政王对那唐氏有心,怕是会保下她,那岂不是平白让太后受惊?”
  虽然太后没有事,但是太后可是死了一个最得宠的女官。
  虽然是女官,但绿竹可是太后视如姐妹的,否则也不会那么为太后尽忠了。
  太后眼神一冷,脸色更是难看起来,道:“摄政王不会如此!”
  “那摄政王为何迟迟不处置唐氏,外面流言四起,唐氏却好好地在天牢里,听说都没有审问过!”徐夫人这是真的想要置唐茗悠于死地了。
  太后自然是知道的,她也正为此发愁。
  唐氏就算不是真凶,但教坊司和司乐坊的那些人可都受了刑,却只有唐茗悠安然无恙。
  摄政王真的要保唐茗悠吗?太后一时间难以决断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