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太后卧病

更新时间:2016-09-13 23:34:31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87

虽然空九和唐茗悠接触不多,但是唐茗悠从来没有对萧锦晔的冷落表达过不满。
  虽然在王府也闹过一阵,但后来也都好了,而且唐茗悠真没必要去刺杀太后啊!
  萧锦晔的眼神凉凉地落在空九脸上,问:“你了解她?”
  “属下不了解!”空九赶紧跪地,生怕萧锦晔对他生了疑心。
  萧锦晔轻哼了一声,道:“那个女人别的本事没有,收买人心倒是很有一套!”
  空九地只忠于他的,他自然清楚,就连空九都帮着唐茗悠说话,可见唐茗悠还真有几分本事。
  最重要的是小皇帝,也不过和唐茗悠见过几面,竟然就对她生了好感。
  昨天第一时间就找他说相信唐茗悠是清白的。
  他又何尝不知道唐茗悠是清白的,可是……他手中的证据可不这么说。
  空九沉默着,他倒也不是被唐茗悠收买了,只是觉得唐茗悠根本不是真凶。
  “王爷,王妃在京中没什么根基,手下只有一个秦嬷嬷,就算舞姬是她挑的,舞是她编排的,可她到底没有这个能耐能够驱使她们刺杀太后!”
  空九不希望萧锦晔冤枉了唐茗悠,因为唐茗悠获罪,对萧锦晔也是有碍的。
  萧锦晔却道:“你忘了当日锦澜苑里,徐娇娇和一众官宦子弟的事儿了?”
  空九一惊,那日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忘记,至今也觉得十分诡异。
  “王爷的意思是,王妃真有可能是幕后之人?”空九问。
  萧锦晔摇头,道:“她有那个本事,却没有那个必要,当初锦澜苑里,也是徐娇娇他们自作孽,可太后并未危及到唐茗悠什么!”
  “那就是娘娘得罪了什么人?”空九松了一口气,他私心里也不希望唐茗悠是凶手。
  空九说完了又皱了眉头,懊恼地道:“娘娘好像一开始就得罪了不少人!”
  不说徐家,就那几个官宦子弟都一并得罪了,这还是明面儿上的,暗地里那些想要嫁入摄政王府的人家,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唐茗悠的存在,可是妨碍了很多人啊。
  萧锦晔道:“不管是谁,敢把手伸到本王这里,都不能轻饶!”
  虽然他并不在乎唐茗悠,但是他答应过唐振钦,要保唐茗悠平安。
  更何况,她现在毕竟是自己的王妃,敢动他的王妃,就是在打他的脸!
  “是,属下这就去查!”空九郑重地道,维护摄政王萧锦晔,就是他的使命。
  摄政王当然有在查,可是教坊司和司乐坊那里的证据都指向了唐茗悠,外面又有人散播流言来推波助澜,唐茗悠如今身在天牢,百口莫辩。
  而这边太后却称病卧床,也不见客,就连极为太妃来探病都被一一回绝了。
  但也没人说什么,毕竟太后在七夕宴受惊不小。
  不过皇帝孝顺,太后卧病,他自然日日都来看望。
  “母后,您今儿可好些了!”皇甫川坐在太后的旁边,关切地问。
  太后脸色有些许苍白,道:“皇帝不必挂心哀家,把精力放在读书上,哀家才会安心,就算哀家哪一日不在了,也放心!”
  “母后不许这样说,母后要长命百岁!”
  虽然太后严厉,但毕竟是皇甫川的生母,做儿子的哪有不爱敬自己母亲的?
  太后看着皇甫川,眼神却有些意味不明,儿子孝顺虽然好,但是……这太后她做的真没意思啊。
  “你摄政王叔呢?”太后问。
  自从她卧病,萧锦晔只来过一回,还是在外间问候了一下,就离开了。
  皇甫川道:“王叔一直在追查刺客的事情!”
  “不是已经把唐氏收押了么,教坊司和司乐坊那边问不出什么?”太后眼神有些许不满了。
  皇甫川却道:“儿臣觉得这事儿和王妃婶婶没有关系,她不会害母后的!”
  “王妃婶婶?”太后的语气有一种浓浓的怨气,“皇儿什么时候和唐氏这么亲热了?”
  皇甫川虽然感觉到太后不悦,但还是道:“儿臣虽然和王妃……唐氏接触不多,但是她对儿臣很友善!”
  “那还不是因为你是皇帝,唐氏是想要巴结你!”太后不悦地道,“皇帝的心思也太单纯了,你这样,哀家可真不放心!”
  皇甫川疑惑地看着太后,又看看太后身旁的丫头绿荷,有几分委屈。
  太后睨了一眼绿荷,绿荷赶紧道:“皇上,太后说的有道理,那唐氏可不简单,您别被她骗了去!”
  “可是她为什么要骗朕?”皇甫川不解地问。
  “自然是因为您是皇上,她是个不受摄政王宠的王妃,若是能得皇上的欢心,摄政王看在皇上面子上,说不定就对她另眼相看了!”
  绿荷说的头头是道,就连太后也觉得绿荷说的很有道理。
  皇甫川却沉默了,难道真如绿荷和母后所说的那样,王妃婶婶亲近他就是为了利用他?
  “可既然她想获得王叔的宠爱,又为何要刺杀母后呢?”皇甫川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不真傻。
  太后脸色僵硬,被问得哑口无言,绿荷见太后脸色难看,忙帮忙圆场:“那自然是因为摄政王并不如她所愿,她狗急跳墙了呗!”
  太后微微点头,赞赏地看了一眼绿荷。
  绿荷舒了一口气,原本太后最信赖的是绿竹,绿竹为了太后死了,她才顶上来伺候太后。
  太后因着她和皇帝关系稍近一些,对她又防备又笼络,绿荷夹在中间,也很难受。
  不过经此以后,太后或许对绿荷又另眼相看了。
  皇甫川听了绿荷的话,又想想当日在奉先殿的事情,唐茗悠给他送吃的,王叔恰好就撞见了,这样想来,是不是太巧合了?
  难道那唐氏真不如表面看的那么单纯?
  皇甫川想到这一层,眉头蹙起来,显得很不快活。
  太后见状,眼里却闪过一抹喜色,只要皇甫川相信她的话,那她自然就高兴。
  只是……萧锦晔呢?
  太后心里一直惴惴的,不知道萧锦晔到底怎么打算的。
  教坊司既然已经吐出了证据,怎么着也应该要把唐茗悠给定罪了吧?
  刺杀太后,这可是大逆,唐茗悠死都是轻的,重的可是要株连九族。
  太后倒也没想要株连,毕竟现在还用得上唐振钦。
  不过唐茗悠,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