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义灭亲

更新时间:2016-09-13 20:15:48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65

说时迟那时快,那几个舞姬手中的木剑不知为何,突然就变成了真剑,闪着森森寒光,朝着太后的面门而来。
  周围的人早已慌乱地大叫起来,可是那几个舞姬的动作太过敏捷,躲过了几个试图保护太后的侍女,剑锋直指太后的心口,嘴里还喊着:“杀……”
  太后被吓得倒在地上,可是那几个刺客的剑也到了跟前。
  “救太后!”
  绿竹扑向太后,用身体挡住了刺客的第一剑,可是另外一个舞姬的剑随之而来,太后这一下是退无可退了!
  绿竹的身体被利剑贯穿,血喷洒出来,溅到了唐茗悠的脸上,她却觉得自己身体僵硬的,完全无法动弹,连想过去救人,都不能了。
  太后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场面极为混乱,舞姬中还有别的刺客也随之行动,试图去救太后的,都在和她们缠斗。
  千钧一发之际,萧锦晔从天而降,将另一个正欲刺杀太后的刺客一脚踢飞,然后把太后从地上拉起来,护在了自己身后。
  很快,御林军也赶来了,场面才渐渐被控制住,那几个刺客全都当场毙命。
  太后受了不小的惊吓,已经倒在了萧锦晔的怀里。
  唐茗悠跪在地上,脸上一片惨白,身上到处都是血,那是绿竹和几个宫女的血。
  萧锦晔将太后交给一旁的宫人,即刻下令封锁宫门,决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皇宫里竟然混入刺客,在七夕宴这一日意图刺杀太后,如此严重的事情,他自然不能不彻查。
  人心惶惶,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恐惧之色。
  而众人惊惶的目光最终集中到了脸色苍白的唐茗悠身上。
  这支舞是唐茗悠负责的,就连舞姬也是她从教坊司里亲自选出来的。
  舞姬中出了刺客,这件事怕是和摄政王妃脱不了干系了!
  可是摄政王妃为什么要派刺客刺杀太后?或者不是摄政王妃而是摄政王?
  文武百官心中都冒出了许多的问号,可是并没有人知道答案。
  萧锦晔的目光最终也落在了唐茗悠的身上,看不出情绪。
  唐茗悠也看着他,眼神清明如镜,她希望萧锦晔能够相信自己,因为她没有道理会害太后。
  可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摄政王和摄政王妃,唐茗悠自然也明白那些目光意味着什么。
  她甚至在很多人的眼里看到了幸灾乐祸,有不少人想要她倒霉,甚至想要她死呢。
  可是到底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因为摄政王还没有开口。
  皇帝问询赶来,太后早已被人扶下去休息了,皇帝只对摄政王道:“王叔,朕相信你一定会找到罪魁祸首,朕先去看母后!”
  说着便匆匆而去,留下摄政王和一众大臣和命妇。
  徐夫人的眼里出现了一抹快意,她无需多想,就能猜到这件事唐茗悠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都不用她动手,就有人帮她除掉这个祸害了。
  这莫名其妙的唐茗悠,不仅夺了她家娇娇的心上人,还害的娇娇那么惨,她怎么可能不恨呢?
  琼苑里一片寂静,众人已经从刚刚的惊惶中恢复了冷静,但他们也在等一个结果。
  如果这件事没有人承担责任,今晚他们谁都别想离开皇宫了。
  “王爷……”就连空九都被这压抑的气氛所感染,隐隐有些不安。
  他当然也知道,舞姬出了差错,就算与唐茗悠无关,唐茗悠暂时也脱不了干系。
  唐茗悠脱不了干系,也意味着他家王爷也将因此而受到牵连。
  就算太后和皇上相信王爷,但其他人就未必了。
  萧锦晔的目光扫了一众人,最后落在了唐茗悠的身上,清冷的声音响起:“将唐氏和教坊司,司乐坊所有人押入天牢!”
  唐茗悠听了这话,倒也没有多激动,只觉得心口凉丝丝的,一抹自嘲的笑容浮现在嘴角。
  她还以为,他会相信自己。
  秦嬷嬷哇地一声就哭出来,爬到萧锦晔面前哀求道:“王爷,王妃是无辜的,王妃不会害太后的,更不会害王爷啊,请王爷明察!”
  萧锦晔眉头紧蹙,对空九道:“把秦嬷嬷和唐氏一并收押!”
  “是!”
  唐茗悠拉住还想哀求的秦嬷嬷,对她摇摇头,道:“嬷嬷不怕,清者自清!”
  话虽如此,秦嬷嬷却不得不怕。
  这深宫后院的可怕之处,她也不是完全没有耳闻,一旦和皇权扯上关系,不管冤枉还是清白,要你死,便死!
  唐茗悠甚至都没有开口求萧锦晔的意思,她知道,求了也没有用。
  他大概又会以为自己用了什么妖术,控制了那些舞姬吧?
  她的确有那个本事可以这样做,但是却没有必要这样做,她和太后无仇无怨,更与皇宫里所有人都没有利益牵扯,没有必要做这样的蠢事。
  唐茗悠顺从地被人送进了天牢里,秦嬷嬷始终哭泣不止,唐茗悠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只好让她睡过去。
  萧锦晔大义灭亲,收押了唐茗悠之后,群臣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一些。
  不过笼罩在萧锦晔身上的疑云可没有散去,毕竟大家都知道,唐茗悠并不受宠,萧锦晔牺牲一个不受宠的王妃,算得什么?
  杀掉太后,幼主可就完全掌控在摄政王手里了,到时候就算萧锦晔想要改朝换代,怕是也没有人能够阻止。
  毕竟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了。
  不过紧要关头,好像是摄政王出现救了太后一命,他如果不跳出来,太后也许就真的命丧黄泉了。
  这样一来,好像摄政王也没有太大的嫌疑!
  可是唐茗悠好好的,为什么要派人刺杀太后,她和太后可是毫无恩怨的啊!
  可是流言也不知从何而起,太后在七夕宴遇刺,是因为唐茗悠想要报复萧锦晔。
  大婚当日的公鸡拜堂,成亲以后的冷落,都让这位将军之女倍感羞耻,所以才钻了牛角尖,希望通过刺杀太后,为摄政王带来灭顶之灾。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这句话如今落在了唐茗悠的头上了。
  萧锦晔听着空九的汇报,脸色依然冷冷的,看不出丝毫情绪。
  空九惴惴不安地看着萧锦晔,问:“王爷,属下觉得王妃好像不是那样的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