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宫宴(二)

更新时间:2016-09-12 19:13:30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438

“王妃,快过来,我给你介绍几个夫人认识!”徐夫人不知从哪里过来,见到唐茗悠,就立刻迎上来。
  唐茗悠笑着道:“夫人有礼了!”
  “介绍几个相熟的夫人给你认识,你在京中也没有熟识的人,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免得日后孤单!”徐夫人热情地道。
  唐茗悠自然不能拒绝她的一番好意,便跟着去了。
  “各位夫人们,这位就是摄政王妃了!”徐夫人把唐茗悠推到众人面前。
  那些夫人纷纷见礼,可是目光里却并没有多少敬意,反而都不客气地打量着唐茗悠。
  “这位是成国公夫人,这位是延郡王妃,这位是宁国公夫人……”徐夫人一一为唐茗悠介绍起来。
  唐茗悠也各个都招呼了一下,始终保持微笑,哪怕那些人投向她的目光,并不那么让她舒服。
  “徐夫人还真是个宽厚之人,一点儿也不计前嫌呢!”延郡王妃掩嘴而笑,目露不屑。
  徐夫人脸色一时间有些不好看起来,但还是道:“延郡王妃说笑了!”
  “我们可是听说当日徐小姐疯魔了,都是因摄政王妃而起!”宁国公夫人也不太识趣。
  徐夫人故意板起脸来,道:“你们几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今儿王妃可是奉太后懿旨来待客的,你们也不要太轻慢了!”
  “我们这不是为徐夫人打抱不平吗,女儿受了这样大的羞辱,怎么还能对自己的仇人这么好的?未免大度过了!”延郡王妃道。
  “那是娇娇不懂事,冒犯王妃在先,就算打死了她,也是应该的,我可是是非分明之人,怎么会责怪王妃?”徐夫人仿佛真的是完全不介意徐娇娇那件事了。
  “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啊!”宁国公夫人目光瞥了一眼几个不远处,正用仇视的目光看着唐茗悠的夫人。
  唐茗悠自然也发现了,一直沉默着的她,也终于含笑开口:“到底是谁说当日徐小姐和几个公子的事儿,是因我而起?”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么,从你那出的事儿,不是你还有谁?”延郡王妃翻了个白眼,好像她亲眼所见似的。
  唐茗悠笑着问:“当日延郡王妃也在?”
  “我怎么会在,我是听人说的!”延郡王妃立刻就否认了。
  唐茗悠点点头,道:“那几位夫人,到底谁亲眼看到了?”
  众人沉默,自然是没有人亲眼看到过。
  “既然没有人在场,又怎么能随便听信谣言,当日徐小姐和众家少爷突然发狂,甚至把我都打伤了,差点儿连我的命都没了,怎么反倒成了我的错?”
  比起颠倒黑白的能力,唐茗悠可是一点都不差。
  几位夫人包括徐夫人的脸色都跟着僵硬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发狂根本与你无关?”延郡王妃问。
  唐茗悠露出无辜的样子,点点头,道:“我哪有那样的本事,可以令人发狂互殴呢?”
  “我们听闻唐家人会一些旁门左道的秘术呢!”宁国公夫人斜睨了一眼唐茗悠。
  唐茗悠却微笑着问道:“宁国公夫人这话又是听谁说的?我唐家一门所学的奇门遁甲之术,在您的口中倒变成了旁门左道,殊不知就是靠着这个旁门左道,家父才能为先皇南征北战,所向披靡!”
  “也正是靠着您口中的旁门左道,漠北人才没有再度进犯天启北疆!”
  宁国公夫人的脸色变得尤为难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成国公夫人却凉凉地说了一句:“王妃的意思,这天启朝都靠着你父亲和唐家才能得以安定咯?”
  “我何曾如此说过,夫人莫要断章取义了!”唐茗悠不客气地回道。
  “我们听着就是这个意思呢,是吧?郡王妃?”成国公夫人笑着问。
  几个人自然是点头应和。
  徐夫人的眼里露出一抹冷笑,而这种笑容并没有逃过唐茗悠的眼睛。
  可是徐夫人却还是帮着唐茗悠道:“你们几个也适可而止了,怎么能对摄政王妃如此不敬呢?”
  “摄政王妃,说的好听……也不过是摄政王为了天启的安宁,才不得不娶回去的女人罢了,谁不知道当日成亲拜堂的是一只公鸡,哈哈……”
  延郡王妃刻薄地笑着,笑得前仰后合。
  “我还听说啊,王妃还把公鸡养在身边了!”宁国公夫人补了一句,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秦嬷嬷恼怒极了,正欲上前理论,却听唐茗悠道:“首先真得多谢延郡王妃抬举了,毕竟娶我就能换得天启安宁,可见我对天启的意义非同凡响……”
  “不过这件事我还是得替我们王爷澄清一下,王爷并非是靠牺牲自己的亲事才能换取天下太平的人,那未免显得王爷太无能了吧?”
  此话一出,延郡王妃的脸都白了,这话岂是随便能说的,说摄政王无能,那不自找死路么?
  “说得好!”
  太后从不远处缓缓走来,众人纷纷跪地行礼。
  太后却只是把唐茗悠从地上扶起来,欣慰地道:“王妃不愧是摄政王的贤内助!”
  唐茗悠温婉一笑,道:“妾身只是不希望有人对王爷口出不逊!”
  “很好,当妻子的,就该如此!”太后赞赏道,然后目光冷冷地看向延郡王妃。
  “郡王妃如此爱嚼舌根,对摄政王都敢不敬,恐怕是不想要那根舌头了!”
  太后此话一出,徐夫人赶紧道:“太后恕罪,郡王妃只是一时口快,绝不是对王爷不敬的意思!”
  “是,妾身知错了,请太后恕罪,妾身对摄政王殿下充满了敬意,绝不敢轻慢!”延郡王妃战战兢兢地解释。
  太后眼神依然冷冷的,道:“摄政王是天启的肱骨之臣,是哀家和先皇的手足,哀家决不允许任何人对摄政王不敬!”
  唐茗悠微微低头,看着那几个气焰嚣张的夫人,此时都已经抖如筛糠,无奈地摇摇头。
  太后哼了一声之后,就拉着唐茗悠走了,道:“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随哀家入座吧!”
  徐夫人和其他几人也松了一口气,再不敢随便乱说话了。
  宴会正式开始了,这边女宾皆由太后和唐茗悠招待,而摄政王和皇上则在另一边招待百官。
  其实这种宴会,也没什么花样,无非是歌舞助兴,饮酒作乐罢了。
  唐茗悠陪着太后喝了几杯酒,便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
  为了防止自己喝太多,唐茗悠便让她特意准备的节目上演了。
  这也是这些日子,她着重准备的一场歌舞,舞姬们穿上戎装,手拿木剑,跳了一出气势恢宏的军舞。
  那场面极为壮观,就连太后都跟着拍手叫好了。
  “王妃,这就是你最近让那些舞姬苦练的舞?”太后笑着问。
  “是,不知太后觉得如何?”唐茗悠问。
  太后点头,赞道:“极好,极好……哀家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舞,比那些水袖舞好看多了!”
  “就是图个新鲜,而且咱们今儿的宴会也是为了筹措军饷,这也算应景了!”唐茗悠笑着道。
  众人拍手叫绝,唐茗悠也十分得意,这也算不辱使命了吧?
  也不知道萧锦晔那家伙看到了没有!
  唐茗悠正如此想着,忽然站在最前方的几个舞姬突然高高跃起,冲着太后扑过来。
  唐茗悠一惊,这不是她编排的舞蹈动作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