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嚎啕大哭

更新时间:2016-09-11 20:04:32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39

萧锦晔恼得拂袖而去,临走还是吩咐伺候皇甫川的太监进殿内守着,不让他一个人呆着。
  却说这头唐茗悠一个人气呼呼地离开了奉先殿,却因天黑而迷了路,怎么走似乎都到不了长乐宫了。
  这皇宫内院的路,四通八达,又一重重回廊和宫殿,完全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走来走去,竟撞上了萧锦晔。
  萧锦晔其实远远就看她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走,却是离长乐宫越来越远,便知道她迷路了。
  唐茗悠心里却十分不痛快,要不是她被萧锦晔气昏了头,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迷路的,说到底,还是怪萧锦晔!
  “笨到连路也不识得,还去充什么好人?”萧锦晔开口便是不好听的话。
  唐茗悠争锋相对,道:“不牢王爷操心,我总会找到的!”
  “皇宫内院,可不容你随意乱闯,要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掉脑袋也是有可能的!”
  萧锦晔威胁,居高临下地看着唐茗悠,不肯服软的性子,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那我干脆就哪儿也不去,等人来寻我好了!”反正秦嬷嬷知道她不见了,总会来找她的。
  说着唐茗悠就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她也走累了。
  “所以吃甜食多了,还是会变笨的!”萧锦晔揶揄道。
  唐茗悠这才知道,原来她和小皇帝说的话,都被萧锦晔偷听了去。
  “偷听人说话,非君子所为!”唐茗悠表示很鄙视。
  “本王从未自比君子!”萧锦晔倒也坦荡,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权势,又怎么可能是君子?
  唐茗悠被气的乐了一下,道:“没想到王爷也是个脸皮比墙皮厚的!”
  萧锦晔哼了一声,道:“你刻意接近皇上,所图是什么?”
  唐茗悠皱眉,问:“我图皇上什么,我能图他什么?难道关心一个小孩,就是有所图?”
  “那可不是普通的小孩,皇上对人一向戒备谨慎,不肯亲近,怎么偏认识你一天,就对你赞不绝口?是不是你又用了你的妖术?”
  萧锦晔想到这一层,便又对唐茗悠生出了恼意。
  唐茗悠气急了反而笑,道:“但凡是有人喜欢我,亲近我,便是我用了妖术,莫非在王爷看来,我就这么差劲,便不可以被人真心的喜欢和亲近了吗?”
  真是气死她了,世上怎么会有萧锦晔这么差劲的男人,他不喜欢她,难道全世界就没有人会喜欢她了吗?
  萧锦晔蹙眉,是他多心了吗?
  可是这个女人本就手段层出不穷,由不得他不多心。唐家父子虽然远离朝堂数年,但唐振钦和唐若白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朝堂影响力都还在。
  尤其是那唐若白,少年成名,却偏偏不肯入朝为官,所图恐怕不小。
  唐振钦无缘无故却要把女儿嫁给他,如今唐茗悠才进宫就获得了小皇帝的欢心,这难道都是巧合?
  越想越觉得自己顾虑的有道理,于是萧锦晔便也不客气地道:“本王的眼光不会差,皇上是本王教导长大的,自然和本王一条心!”
  “呵呵……所以王爷不喜欢我,皇上必然不喜欢,他喜欢了,便就是我的罪过,是吗?”
  唐茗悠觉得心口有些凉凉的,无端冒出一些委屈来。
  委屈,为什么要委屈?萧锦晔本就是这样一个混蛋,不知所谓的混蛋!
  可是该死的,她心里为什么竟然冒出这样隐隐的酸楚来?
  他的话,她在意什么?
  “本王只是警告你,在宫里谨言慎行,不要自作聪明,凡事都要听太后安排,否则惹祸上身,本王也帮不了你!”
  萧锦晔看着唐茗悠那忽然闪着水光的眸子,就有些心虚起来,不敢直视,只能硬邦邦地说出这番话。
  唐茗悠却忽然笑了笑,笑容有几分苍凉之意。
  “多谢王爷的警告,我会记下的!”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样的人,真是懒得与他浪费任何口水。
  大概是因为有一张和萧锦麟一模一样的脸,所以才会令她有那么一点奇怪的错觉。
  萧锦晔看着她的背影,皱着眉头,脸上出现迷惑的神情。
  “你走错方向了!”
  到底是忍不住,出言提醒。
  唐茗悠却笑着回头,道:“方向错了没关系,不过是多走了一些冤枉路,只要明确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总会到的!”
  话还没说完,唐茗悠一脚踩空,扑入了前方的水潭里。
  “啊……”
  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落水了,让唐茗悠惊慌失措,以至于脚都抽筋了,根本无法扑腾起来。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淹死,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蠢女人!”
  萧锦晔看着满身湿透了的唐茗悠,忍不住骂道。
  唐茗悠懵了好一会儿,才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委屈地道:“你干嘛不说前面是水塘?”
  这黑灯瞎火的,她根本就看不清路,哪知道自己走的方向是水塘啊。
  “本王提醒过你!”
  还说什么方向错了没关系,真是没见过这样蠢的女人。
  可是看着她这副惨样,萧锦晔竟然觉得莫名地想笑,又蠢又滑稽。
  唐茗悠看着他嘴角抑制不住上扬的样子,气呼呼地道:“想笑就笑啊,真讨厌!”
  萧锦晔嗤了一声,道:“自己蠢怪谁?”
  “怪我,什么都怪我好了吧?”唐茗悠哇滴一声就哭了起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
  憋了一肚子气到现在,终于是忍不住情绪决堤。
  萧锦晔被她这种肆无忌惮的大哭给镇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哭得这样无所顾忌。
  女人哭的时候难道不都是期期艾艾地流泪,或者低声啜泣吗?哪有哇哇大哭,毫无节制的?
  可是唐茗悠满腹的委屈和愤懑,一旦发泄出来,就如洪水决堤一般,无法遏制了。
  直到把宫里的侍卫都惊动了,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地拿着武器围过来,却看到摄政王妃坐在地上哭得毫无形象,而摄政王却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萧锦晔冷冷地呵斥道:“都退下!”
  “是!”侍卫们不敢逗留,比来时还要快地消失了。
  唐茗悠经过这么一闹,反而哭停了,只是还忍不住抽泣。
  “哭够了?”萧锦晔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她要继续这么嚎啕大哭,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唐茗悠擦擦眼泪,道:“不关你的事儿!”
  “你还要在地上坐多久?”萧锦晔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