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太后教子

更新时间:2016-09-10 19:44:22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02

唐茗悠实在不忍,便道:“皇上年纪小,贪玩些也情有可原,太后慢慢教导便是……”
  唐茗悠的话还没有说完,太后便一个冷眼扫过来,冷冷地道:“哀家怎么教皇帝,还轮不到王妃置喙,王妃莫要逾越了本分!”
  唐茗悠知道,这话一出,自己再也不能说什么了,只得低头,诺诺道:“是,臣妾知罪!”
  “还不带皇帝下去!”太后命令,负责伺候皇帝的宫女太监便只能把皇帝带走了。
  唐茗悠看着皇甫川那弱小的身影,只觉得十分心疼,可是身为人母的太后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她隐隐觉得,皇帝的强迫症,或许和太后的严厉教导不无关系。
  可是她是太后,自己只是个王妃,到底是不能说什么。
  太后等小皇帝走后,忽然又露出了笑脸来,走上前拉着唐茗悠的手,道:“王妃,刚刚的事儿,你可别放在心上,哀家也是为了皇帝好!”
  唐茗悠微微一愣,不明白太后怎么转变这样快,但仍旧顺从地道:“不敢,是臣妾不懂事!”
  “哎……皇帝是哀家十月怀胎所生,哀家如何不心疼他,只是他是皇帝啊,如今虽然还小,但如果哀家纵容他娇惯他,那害的可不是他一人,而是天下百姓!”
  太后脸色悲伤而沉重,仿佛预见了皇帝长大成人却昏聩无能的样子。
  唐茗悠能够理解太后一片望子成龙的心,但是凡事过犹不及。
  单看刚刚皇甫川那副吓破胆的可怜样,就知道太后平日里必然太过严厉,反而对皇帝有了不良的影响。
  长此以往,怕皇帝不会变成昏君,反而会变成一个有严重心理障碍的皇帝,是福是祸,尚未可知!
  可这些话,她如何能对太后明说?只能咽在肚子里,等适当的机会告诉萧锦晔吧。
  毕竟萧锦晔是摄政王,太后又如此推崇他,他说话总比自己这个王妃有用。
  唐茗悠点点头,道:“太后心系苍生,臣妾目光短浅,望尘莫及!”
  “你呀,太谦虚了,唐将军威震四海,战无不胜,他的女儿自然不差,更何况摄政王的眼光,哀家是相信的!”
  太后微微笑着,眼神忽明忽暗。
  唐茗悠尴尬地笑着,太后怎么可能不知道,萧锦晔之所以会娶她,都是因为唐振钦的缘故。
  “太后取笑了!”唐茗悠还得陪着笑脸,觉得十分辛苦。
  太后拉着唐茗悠去了永乐宫,说了许多不着边际的话,唐茗悠不得不振奋精神陪着她。
  等待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唐茗悠回到长乐宫,秦嬷嬷早就站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看到她回来,十分欣喜。
  “小姐,你可回来了!”秦嬷嬷欢喜地道。
  唐茗悠点头,心里却始终记挂着奉先殿的皇甫川,奉先殿是供奉皇室先祖的地方,自然是冷僻又阴森。
  虽然是夏日,但夜晚总是寒凉的,不知小皇帝在那里是不是受苦了。
  吃罢晚膳,唐茗悠打听了奉先殿的所在,便一个人悄悄溜了过去。
  由于路不熟,七拐八弯的,走了许多冤枉路,最终是到了奉先殿门口。
  虽然有侍卫守着,但是也难不倒唐茗悠,随意地施展了自己的催眠术,便如入无人之境。
  走到供奉灵位的正殿,看到小皇帝跪在蒲团上,僵直着背,默默无言地跪在那里。
  唐茗悠走近,他都没有回头,似乎没有发现。
  “皇上?”唐茗悠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皇甫川回头,那眼神让唐茗悠吓得退了半步……
  唐茗悠咽了一口口水,皇甫川的眼神才慢慢恢复了正常,可是唐茗悠依然不会忘记刚刚那个眼神。
  冰冷,阴鸷,充满了恶毒之色。
  “王妃婶婶?”皇甫川疑惑地看着唐茗悠,“您怎么来了?”
  唐茗悠暗暗定神,让自己不要多想,然后拿出自己藏在袖子里的点心,道:“你吃了么?”
  皇甫川摇摇头,颇为感动地问:“王妃婶婶是来看我的?”
  “是啊,你走的时候就饿着肚子,这会儿如果没吃,一定饿坏了!”唐茗悠心疼地道。
  皇甫川眉开眼笑,仿佛唐茗悠拿的是什么山珍海味一般,拿过来放在地上,摆弄整齐之后,便一颗接着一颗地吃起来。
  “嗯,真好吃!”皇甫川吃的十分开心。
  唐茗悠见他满足的样子,道:“一定饿极了吧,否则你什么好的没吃过,哪会觉得这普通的点心好吃!”
  “没有,母后不让朕吃太多点心,说是点心吃多了,容易变笨!”皇甫川委屈地放下了到了嘴边的点心。
  唐茗悠瞠目结舌,道:“我一直都很爱吃点心啊,难道我很笨吗?”
  “可是母后说,王叔就不爱吃甜食,所以王叔很聪明!”皇甫川解释道。
  唐茗悠觉得更加荒唐了,这太后到底是什么心态,对萧锦晔搞个人崇拜?
  “聪不聪明和吃不吃甜食完全没关系,我哥哥就很聪明,但他也爱吃甜食,一天没有点心吃,就会浑身不自在!”
  唐茗悠想到唐若白,笑容也变得轻松起来。
  “王妃婶婶的哥哥?是水慕先生?”
  唐若白的雅号便是水慕先生,皇甫川也曾听闻过水慕先生的才名。
  唐茗悠点点头,道:“所以啊,聪明与否,真的和吃甜食无关,爱不爱吃甜食,是个人喜好问题!”
  “可是……母后……”
  皇甫川绞着手指头,显得很为难,他从小便在太后的耳提面命下成长,要他推翻太后的话,恐怕为难。
  唐茗悠摸摸皇甫川的头,安抚道:“没关系,现在是为了填饱肚子啊,如果饿坏了身体,就更加会辜负太后对皇上的期望了!”
  “嗯,谢谢王妃婶婶,你真好!”皇甫川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唐茗悠看着他吃了许多,才放心了。
  皇甫川却看着自己吃的太急而掉了一身的点心碎屑,一脸苦恼。
  “怎么了?”唐茗悠问。
  “衣裳脏了,不能穿了,怎么办?”皇甫川恼怒地撕扯着自己的衣裳,看起来极为难受的样子。
  唐茗悠道:“没关系,拍掉就行了!”
  “不行,脏!”皇甫川好像很不能容忍自己身上有任何瑕疵。
  唐茗悠正欲相劝,却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一身白衣的萧锦晔。
  唐茗悠吓得叫出声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