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小皇帝

更新时间:2016-09-09 20:53:47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57

“是不是会紧张,甚至惶惶不安,无法入睡?”唐茗悠问。
  少年惊讶地看着唐茗悠,问:“你怎么会知道?”
  “我见过像你一样的人,所以略知道一些!”唐茗悠含混过去。
  少年若有所思,理了理衣裳,道:“你还不错,以后到御前伺候吧!”
  唐茗悠一脸被惊倒的样子,御前伺候?这位难道是小皇帝?
  少年还以为唐茗悠高兴傻了,露出笑容,得意地道:“不用太感激朕,朕只是觉得你蛮有趣的!”
  唐茗悠听他这样说,便知道这就是当今皇上——皇甫川。
  不得已,唐茗悠赶紧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请皇上恕罪!”
  刚刚好像她对这个小皇帝的态度有点不客气啊!
  “你自称臣妾……你是……”小皇帝打量着唐茗悠。
  唐茗悠道:“臣妾是摄政王萧锦晔的王妃!”
  皇甫川眼神一亮,仿佛极欢喜的样子,赶紧道:“原来是王妃婶婶,快起来,莫跪了!”
  唐茗悠见他没有生自己的气,也就松了一口气,听闻伴君如伴虎,虽然如今还是小老虎,但也不知道脾气如何,不敢轻易得罪。
  她可是很惜命的!
  唐茗悠站起来,仔细看了一下,皇甫川还是有几分像太后的,眉清目秀,是个很俊秀的少年。
  皇甫川看着唐茗悠,眼里有几分好奇,几分兴奋,道:“王妃婶婶真好看,难怪王叔终于肯成亲了!”
  唐茗悠干笑着,道:“皇上谬赞!”
  “你不用跟朕拘礼,母后说,要朕把王叔当成父皇一样亲近尊重,那自然朕也要把王妃婶婶当成母后一般敬重!”
  皇帝这是爱屋及乌了。
  唐茗悠有些诧异,太后这样教导小皇帝,看来是真的很信任萧锦晔。
  只是那个人冷冰冰的,又无情又冷酷,太后怎么会那么信赖他?
  唐茗悠自嘲地笑了笑,道:“皇上,这话可说不得,臣妾哪敢与太后相提并论!”
  “王叔对朕和母后恩重如山,且父皇临终前也嘱咐过朕要敬爱王叔,朕一直铭记于心!”
  皇甫川眼里充满了一种对萧锦晔的崇拜和敬慕之情。
  唐茗悠心想,或许因为皇甫川自幼丧父,把对父亲的感情都转嫁到了萧锦晔身上吧。
  “王妃婶婶……”
  皇甫川见唐茗悠走神,手在她面前晃悠了两下。
  唐茗悠这才回过神来,道:“哦……皇上如此仁厚孝顺,是天启之福,百姓之福!”
  “王妃婶婶怎么这会儿总说一些场面话,不如刚刚有趣了,难道朕是皇帝,就不能跟朕好好说话吗?”
  皇甫川不高兴地把眉头皱起,似乎对唐茗悠这么客套很不满。
  唐茗悠为难地道:“其实我也不想这么说话,但你是皇帝啊,我若不敬着你,不注意措辞,怕你一不高兴,就降罪于我,你不是很冤枉?”
  “朕不会降罪王妃婶婶的!”皇甫川脱口而出,“朕只是希望有个能好好说话的人,宫里的太监宫女,没一个能说话的,母后这些年也总耳提面命要朕好好学治国,其余的也不关心!”
  皇甫川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寂寥。
  唐茗悠不禁有点同情起他来,六岁登基,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罢了。
  本就是高处不胜寒,孩子心性还未定,便要品尝这样的孤高滋味。
  往后的人生必然也是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只能踽踽独行吧?
  皇帝被称为“圣上”、“天子”,便要他不能做一个凡人!
  “哎……罢了罢了,反正我这个人也是没心没肺惯了,你也不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刚不是饿了么,给你一块点心吃!”
  唐茗悠到底是心软了一些,见不得小孩子家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皇甫川见她终于不再端着,也开心地笑了起来,不过还是坚持要从最上面取点心。
  俩人正吃着聊着,就听到有太监宫女急匆匆地跑过来,看到皇甫川和唐茗悠在一起,纷纷跪下来。
  “皇上,您怎么一个人跑出御书房了,可把奴才们吓坏了,太后娘娘这会儿正找你呢!”
  皇甫川闻言,立刻放下了点心,脸色憋得通红,眼神惊慌,问:“母后找朕做什么?”
  太监还未回话,就听到太后的声音响起。
  “皇帝!”
  太后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气,脸色也不怒自威。
  唐茗悠分明见到皇甫川的身子抖了抖,眼神更是惊惧,局促不安地往后退了两步,终于是跪下来。
  “母后,儿臣知错了!”
  “摄政王妃?”太后并没有立刻搭理皇甫川,而是疑惑地看着唐茗悠。
  唐茗悠立刻给太后请安,然后才道:“臣妾偶遇皇上,皇上见臣妾初来乍到,便好意给臣妾教宫里的规矩!”
  皇甫川小心翼翼地抬头,给了唐茗悠一个感激的眼神。
  太后的脸色却丝毫没有缓和,反而道:“皇帝,你瞒着底下人偷偷跑出御书房玩耍,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能担当得起?”
  虽然话是对着皇帝说的,但眼神却扫了一下唐茗悠,意思再明显不过。
  太后以为是唐茗悠引着皇帝私自偷跑。
  唐茗悠微微蹙眉,她才来这里几日,连皇帝的面儿也没见着,怎么会拐他出来玩?
  可是这话总不能解释,毕竟太后也没有明说。
  皇甫川只一味认错:“是儿臣胡闹,请母后原谅,儿臣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太后依然不依不饶,道:“皇帝自己知道错了,就好好去思过吧!”
  “是……是……”皇甫川一味地点头,身体微微颤抖,仿佛很恐惧又很紧张。
  唐茗悠看了也心生不忍,忍不住开口劝道:“太后娘娘,皇上还年幼,总难免有贪玩的时候,还请太后不要责罚!”
  “他虽然年幼,却已经是一国之君,一国之君关系天下苍生,江山社稷,怎么能只顾自己贪玩,而罔顾江山百姓?”
  太后言辞激烈,看着唐茗悠的眼神也逐渐严厉起来。
  皇甫川只顾一直认错,嘴里不停地道:“朕知错了,知错了……母后,我知错了!”
  唐茗悠这一个外人看的都不忍心,太后却丝毫没有反应,道:“你们带皇帝去奉先殿思过!”
  皇帝明显露出了恐惧的样子,哀求道:“母后,儿臣知错了,儿臣再也不敢了!”
  “知错就去你父皇灵前好好思过吧!”太后不为所动。
  皇帝一双眼睛委屈的通红,看了一眼唐茗悠,似有恳求之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