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强迫症少年

更新时间:2016-09-09 20:53:35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89

第二日一早,唐茗悠就乘着马车进宫了,太后如今居住在永乐宫,唐茗悠要先去拜见太后。
  说起来太后今年也不过二十六岁,可年纪轻轻,却已经守寡了。
  唐茗悠一路走来,这偌大的皇宫,却着实寂寥无趣,太后这一生都要困守其中,该是何等的寂寞孤苦啊?
  唐茗悠一边这样胡思乱想,一边给太后见礼。
  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唐茗悠,也久久没有开口让她起来,仿佛在细细地打量着她。
  “王妃请起,赐座!”
  太后终于是看够了一般,才让唐茗悠从地上起来。
  “多谢太后恩典!”唐茗悠缓缓站起来,谢过坐下。
  太后看着唐茗悠的脸,温和地笑着道:“摄政王妃果然是个美人,难怪能得摄政王的喜欢!”
  唐茗悠也不知为何,听太后说这话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惴惴,忙道:“太后谬赞了,臣妾愧不敢当!”
  太后浅笑,目光在唐茗悠的脸上逡巡了许久,才道:“此次把你召进宫,也实属无奈,皇上年幼,后宫只有我一人主事,这七夕宴还多劳累王妃费心了!”
  “不敢,能为太后尽心尽力,是臣妾的福分!”
  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这种虚与委蛇的谈话,唐茗悠也不得不逼着自己说出来,极力忽略胳膊泛起的鸡皮疙瘩。
  太后似乎很满意唐茗悠的回答,笑容也越发温柔起来。
  “来宫里也不必拘束,哀家也不是注重繁文缛节的人,你自当在王府一样便是,先安置下来,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太后对唐茗悠十分客气照顾。
  唐茗悠自然谢过不提,跟着太后指派的宫人去了永乐宫不远的长乐宫住下。
  太后派了六个宫女并四个内监过来伺候她。
  唐茗悠对这后宫充满了好奇,但也不便随便乱走动。
  这宫殿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天启立国不久,也就是稍事修葺过,据说长乐宫是前朝皇后所居之地。
  唐茗悠在长乐宫里走了一遍,从前她以为皇宫是多么奢华的地方,可是如今住进来才发现,不过如此,只是更大更空旷罢了。
  倒不如她住的锦澜苑,虽然小一些,但胜在雅致温馨。
  可这偌大的长乐宫,却空空荡荡,分外寂寥,那些巨大的廊柱竖立着,显得这里更加孤寂了。
  “小姐,您怎么了?”秦嬷嬷看唐茗悠盯着廊柱看,神情郁郁,担忧地问。
  唐茗悠回首,扯了扯嘴角,道:“总觉得住在这里的人,一定很寂寞!”
  “小姐,您怎么了,说这话做什么?”秦嬷嬷被唐茗悠这没头没脑的话说的心神不安。
  唐茗悠笑道:“只是突然生了感慨罢了!”
  “小姐,都说这后宫阴气重,您可别被影响了,您是摄政王妃,与这后宫无干系的!”秦嬷嬷提醒道。
  唐茗悠点点头,也是,这长乐宫与她何干呢?她在这里为谁伤感?
  唐茗悠很快便从那莫名的情绪中抽离出来,随着秦嬷嬷去用膳了。
  第二日起,她便开始按照太后的旨意来做事了。
  倒也没有什么需要她劳力的地方,无非是盯着宫人布置宫殿罢了,再去敦促司乐坊的乐师和歌舞姬们加紧时间排练新舞。
  也谈不上辛苦,只是没什么趣味,颇感无聊。
  正在亭子里休息的时候,却见一个少年走过来,看到她,露出了几分好奇的样子。
  唐茗悠此时正吃着点心喝着茶,好不惬意,但见那小少年看着自己,还以为他看上了自己面前这盘点心。
  “要吃吗?”唐茗悠好意地问。
  那少年见她问自己,露出了惊讶的样子,走到了亭子里,问:“你是哪一宫的宫女,怎么在这里吃点心?”
  “那你又是哪一宫的小太监,一个人在御花园里瞎溜达?”唐茗悠不甘示弱地反击。
  小少年听她语出不逊,气呼呼地坐下来,道:“你不认识我?”
  “我一定要认识你吗?”唐茗悠好笑地问。
  小少年见她吃点心的样子颇为香甜,才想起自己到现在还未用膳,不想还好,一想竟觉得腹内空空,有些饿了。
  咕咕咕……
  一阵尴尬的响声,从少年的腹部传出来,使得他立刻就红了脸。
  少年瞪了一眼唐茗悠,道:“不许笑!”
  唐茗悠忍住笑,把点心拿了一块给他,道:“吃吧,味道很好哦!”
  “朕……我才不要!”少年似乎异常倔强,眼睛盯着唐茗悠面前的糕点。
  唐茗悠见他如此口是心非,也不管他,道:“不吃算了,饿着你又饿不着我!”
  “你这点心摆的如此凌乱,看着碍眼,还有……茶杯和茶壶的位置也不对!”
  少年说着便动手重新摆弄茶杯和茶壶,非得让茶壶的嘴儿对着茶杯的位置,又把点心摆出金字塔形,他方才舒了一口气。
  唐茗悠见状,微微皱眉,这个小孩……真是古怪!
  “你是不是见不得东西摆的不和你心意?”唐茗悠试探性地问。
  少年点点头,道:“若不摆放整齐妥帖,看着碍眼!”
  唐茗悠问:“你宁可不吃点心,也要把它们摆成这样?”
  少年白了唐茗悠一眼,伸手拿下最高处的点心,然后道:“谁说我不吃!”
  唐茗悠觉得,这孩子八成是有强迫症。
  她试探性地从底部拿了一块点心,却立刻被少年呵斥:“从上面开始拿!”
  “为什么?不都一样吗?”唐茗悠故意不听。
  少年却恼了,一把从唐茗悠手里夺下点心,重新放回去,又不放心地重新整理了一下,再从最上面拿了一块点心给唐茗悠。
  这下唐茗悠可以确定,他果然是有强迫症的。
  唐茗悠暗自忖度,深宫规矩严苛成这样,硬生生将一个孩子折磨成这样,凡是都要有板有眼,逐渐就病态了。
  “人要活的自在一点才好,不必事事都那么守规矩,过犹不及!”唐茗悠有心提点一下,希望这孩子强迫症没那么严重,可以缓解一些。
  少年皱眉,啃了一口点心,道:“守规矩不好吗?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
  “可也有句话叫顺其自然,无为而治,太守规矩了,那还有什么趣味?”唐茗悠看着他道。
  少年抿了抿嘴,道:“不行,如果不守规矩,我会很不舒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