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七夕宫宴

更新时间:2016-09-08 13:56:15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92

正想着这件事,没想到萧锦晔竟然来了。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他可是有一阵儿没来找她了。
  秦嬷嬷听到萧锦晔来了,欢天喜地去给萧锦晔泡茶了,还嘱咐唐茗悠要好好把握和萧锦晔相处的机会。
  唐茗悠一脸无奈,但还是出去见了,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萧锦晔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冷冷淡淡的,就像唐茗悠欠了他十万两银子。
  唐茗悠也有气无力地行了礼,觉得自己和萧锦晔长期相处下去,也会变成面瘫脸。
  萧锦晔难得地没有用白眼甩她,反而道:“坐下吧,本王有话要说!”
  唐茗悠微微诧异,但还是乖乖坐在了他对面。
  “马上就是七夕节,太后的意思是要恢复七夕灯会的习俗,宫里也会举办七夕灯宴,这事儿原本应由皇后和太后主持,但皇上年幼,尚未立后,所以太后钦点你来主持!”
  萧锦晔其实一开始是想帮唐茗悠推拒的,但太后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也就没有坚持。
  唐茗悠听了,眼睛都瞪大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让我主持?”
  萧锦晔点头,觉得自己表达的很清楚,她不该再有疑问。
  “我……我没有主持灯会的经验啊!”唐茗悠暗暗叫苦,她最讨厌这种事情了!
  举办一场这样盛大的宴会,耗费精力和心力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出纰漏,轻责丢人,重责可能就会丢命!
  “没有可以学!”萧锦晔觉得这不是大问题,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要让唐茗悠成为名副其实的摄政王妃,这些事情她也避免不了。
  唐茗悠哭丧着脸问:“王爷,您能不能再和太后娘娘商议一下,让别人主持吧!”
  “除了太后之外,如今你是这天启最尊贵的女人,还有谁比你有资格?”
  萧锦晔的话,让唐茗悠心里猛地起伏了几下。
  好像还真是他说的这样,摄政王啊……摄政王妃啊,她真是命苦!
  享受不到尊荣,反而要受苦受难!
  “王爷,要不你休了我吧!”唐茗悠垂死挣扎。
  “休想!”
  萧锦晔打定主意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我要是办砸了,会连累您一起跟着丢人的!”唐茗悠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萧锦晔甩给她一个白眼,道:“你要敢办砸,本王第一个不饶你!”
  唐茗悠欲哭无泪,道:“我都说我不行,你非得让我去主持,岂不是故意挖坑埋我?”
  “此次举办七夕宴,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筹措一笔善款送往北疆!”
  萧锦晔忽然说了一句,唐茗悠为之一惊。
  “军饷不足了么?”唐茗悠担忧地问,唐振钦此时可是对战漠北的主帅啊,她怎能不担心。
  萧锦晔点头,道:“漠北战事拖延太久,而天启初定,国库本就空虚,北疆三十万大军,所需之大,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唐茗悠虽然无法计算出三十万大惊每日消耗多少银子,但是也明白那必然是一笔巨款。
  就算她爹如今稳定了战局,也还未取得大胜,若是因为粮饷不足,必然又会吃败仗。
  “再有两个月,北方就要入冬了!”萧锦晔的话也透着浓浓的担忧。
  一旦入冬,对天启更加不利,因为漠北人习惯了严寒的气候,可是大部分天启士兵并不习惯。
  如果没有足够的御寒物资送去,冻死饿死的士兵,将不及其实,漠北就会不战而胜。
  唐茗悠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问:“所以你才要我来主持这次灯宴?”
  “是,所以……你必须要办好!”萧锦晔目光直直地看着唐茗悠,对她赋予厚望。
  唐茗悠握了握拳头,她在这个时代,本该是一缕孤魂,却偏偏因为投身到了唐家,而备受宠爱。
  唐振钦和唐若白,对她的好,是她两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的。
  如果说她有什么牵挂,那就是这两个人,他们是她的盔甲,也是她的软肋!
  “好,我明白了!”唐茗悠没再推脱,她不想说为了家国天下,为了黎民百姓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她的愿望很自私也很简单,那就是她所爱的父亲能够平安回到她身边。
  萧锦晔又道:“其实你只要听太后的吩咐做就行了,不必太担心!”
  “嗯!”唐茗悠点头,皇宫里有那么多人做事,让她协助太后主持,其实也就是去充充门面吧?
  谁让她是摄政王妃呢!
  “王爷,我爹他还好吗?”唐茗悠问,唐振钦身在前线,书信往来极不便利,唐振钦又不想让她担忧,肯定不会说实话的。
  萧锦晔点头,道:“很好!”
  唐茗悠露出一抹微笑来,道:“真希望来年春天的时候,爹能够如约归来!”
  萧锦晔看着唐茗悠的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口微微有点涟漪漾起。
  “明天你就进宫吧,本王会派人在宫里照顾你!”萧锦晔道。
  唐茗悠点点头,要在宫里举办灯宴,要住到宫里也是理所当然的,总不能每天往返,那也太辛苦了。
  秦嬷嬷听了这件事,既欢喜又紧张,道:“小姐,看来王爷是真心接纳你了,往后您就不用再怕隔壁那兰姑娘的威胁了!”
  “嬷嬷,我什么时候怕过兰姑娘?再说了……这哪跟哪儿,怎么就变成萧锦晔接纳我了?”
  唐茗悠有时候特别佩服秦嬷嬷的逻辑,天马行空,不着边际。
  秦嬷嬷捂着嘴窃笑,道:“瞧您,肯定是害羞了!这些日子你一听到隔壁弹琴声就皱眉,还好几次偷偷在晚上爬在院墙那边偷听汀兰苑的动静,我可是都看到了!”
  唐茗悠一脸黑线,秦嬷嬷明显是误会了。
  她之所以会特别在意汀兰苑的动静,可不是因为怕兰初抢了萧锦晔,而是想知道萧锦晔是不是发病了。
  不过这话也不好对秦嬷嬷明说,只能任由她误会了。
  秦嬷嬷见唐茗悠不说话了,以为她默认了,便正经道:“小姐,您只要把握好机会,把这次气息灯宴办得有声有色,给王爷长脸了,那您就不必在把那兰姑娘放在心上了!”
  唐茗悠叹息一声,秦嬷嬷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她和萧锦晔之间的问题,可不是兰初造成的,他们……大概只能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