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离姑姑远一点

更新时间:2016-09-07 17:20:36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16

萧锦晔瞥了一眼大白,大白哆嗦了一下,又扑腾着翅膀回到了唐茗悠身边,似乎要寻求庇护。
  “乖!”唐茗悠蹲下来,摸摸大白的头,示意它不要激动。
  大白这才安静下来,但仍旧警觉地看着萧锦晔。
  “你的妖术对公鸡也有用?”萧锦晔以为是唐茗悠用她的妖术控制了大白。
  唐茗悠默默犯了个白眼,道:“王爷,我并不会妖术!”
  很明显,萧锦晔不相信唐茗悠,他可是差点儿就被这个女人的妖术给控制过!
  “姑母来找你了?”萧锦晔问。
  “嗯,是的!”唐茗悠道。
  萧锦晔问她:“姑母和你说了什么?”
  唐茗悠道:“没说什么特别的,就是表示一下对王爷的关心而已!”
  萧锦晔微微蹙眉,还是道:“姑母以后来,你就以身体不适为由,不必再见她了!”
  唐茗悠不懂萧锦晔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道:“是!”
  萧锦晔对她这么听话,还是感到有点不适应,又叮嘱了一句:“徐娇娇的事情,徐家人都没有忘记!”
  “所以呢?是她差点儿把我打死了!”唐茗悠可没忘记,当日要不是萧锦晔突然来了,她可就死了。
  萧锦晔抿了抿嘴,道:“所以让你离姑姑远一点!”
  “她送了我一对耳环。”唐茗悠也不知道,徐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对她怀恨在心,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客气。
  萧锦晔皱眉,问:“耳环没问题吗?”
  “应该没有问题!”唐茗悠道,她仔细检查过,不像是下了毒或者是藏了什么机关的样子。
  而且这耳环是徐夫人送的,如果真因为耳环而把她弄死了,那徐夫人也脱不了干系。
  她现在好歹也算是摄政王妃,不是谁都敢随随便便把她弄死的。
  萧锦晔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徐夫人应该也不至于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来报复唐茗悠。
  更何况他警告过徐家的人,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他们再生事。
  “唐茗悠,不管怎么样,徐娇娇那件事……你也做的太过分了,找个机会,去给姑母赔个礼吧!”
  萧锦晔考虑的是,如果唐茗悠主动赔罪了,徐夫人也就不好再继续找机会报复了。
  对自己的姑母,萧锦晔总还是十分了解的。
  “赔礼?为什么?”唐茗悠诧异地看着萧锦晔,她不觉得自己有赔礼道歉的理由。
  “徐娇娇因为你身败名裂,可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难道不值得你道歉吗?”萧锦晔对唐茗悠那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十分不满。
  唐茗悠冷嗤一声,道:“那是她咎由自取,当日你若晚来一步,我就当场殒命了,那么……谁来为我负责?”
  萧锦晔皱眉,道:“但是你没死!”
  “我是没死,我要死了呢?道歉可以挽回我的命吗?”唐茗悠可没有那么大度。
  被当众鞭打和羞辱,还差点儿就被那个疯丫头用鞭子勒死,她教训一下她又怎么了?
  把她衣服撕碎的人可不是她,是她那帮狐朋狗友。
  萧锦晔紧紧抿着唇,他之所以没有维护徐娇娇,而是选择压下这件事,就是因为他觉得徐娇娇罪有应得。
  但是他们这样想,不代表徐家的人也会这样想,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姑母,他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息事宁人是最好的,如此唐茗悠也不用受到威胁,而徐夫人又不至于太没面子。
  但是没想到唐茗悠如此顽固!
  “本王是为你好,不识好歹!”萧锦晔气呼呼地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唐茗悠在背后凉飕飕地讽刺道:“你是为了讨你姑母的欢心,而不是为了我!”
  两人不欢而散,此事也就搁置了。
  不过那副耳环,唐茗悠也没有再戴,倒不是怕有什么毒,而是觉得徐夫人既然心里有怨,却还对她示好,实在让她膈应。
  可是徐夫人示好的举动似乎并未因此而停止,三不五时地就会派人送点儿礼给唐茗悠,甚至下帖子邀请唐茗悠游园赏花,听戏听书。
  不过唐茗悠都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
  徐夫人不仅没有因为唐茗悠的拒绝而生气,反而不断地派人送医问药。
  秦嬷嬷看着手里的礼单,道:“小姐,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哪儿不对了?”唐茗悠正在梳头,漫不经心地问。
  “这徐夫人总是给您送礼,这么殷勤,实在古怪,毕竟大家都说当初徐小姐忽然中邪的事儿和您有关,身为母亲怎么会这么大度?”
  秦嬷嬷虽然善良,但也不傻,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唐茗悠自然也觉察出来了,徐夫人这种刻意殷勤,在遭遇她的冷淡之后都没有放弃,实在是可疑。
  可是每次送来的礼,她和秦嬷嬷都没有用过,全部交给了胡德成保管,所以也没有什么能妨害到她的。
  但徐夫人如果知道她一直也不用她送的东西,为什么还一直不断地送呢?
  看着徐夫人也不像人傻银子多的样子啊!
  唐茗悠一时间有些迟疑起来,道:“嬷嬷,你说如果一个人总给另一个人送礼,却不求回报,为什么?”
  “除非是自己亲生的,哪有不求回报的!”秦嬷嬷毫不犹豫地回答。
  在她看来,只有父母对子女才能如此慷慨,不求回报。
  唐茗悠点点头,觉得父母对子女有可能这样,但徐夫人可不会是她的母亲!
  看来,真的要小心这位徐夫人了!
  不怕敌人来硬的,就怕敌人来阴的,徐夫人明显是不会明目张胆地跟她这位摄政王妃作对,但她也绝对不会忘了徐娇娇这仇!
  “小姐,如果您担心,不如告诉王爷吧!”秦嬷嬷觉得,这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方式。
  唐茗悠却摇摇头,道:“告诉他有什么用,徐夫人可没有害我的举动!”
  “可我这心里总不安,老觉得那徐夫人憋着坏呢!”秦嬷嬷苦恼地皱着脸。
  唐茗悠微微一笑,道:“随她去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管什么阴谋诡计,她都等着,看那徐夫人到底有多能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