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徐夫人

更新时间:2016-09-07 17:20:25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12

“她怎么会挑王爷不在的时候到王府来拜访?”唐茗悠问。
  胡德成叹息一声,道:“王妃,老奴也不想瞒您,徐夫人就是表小姐的母亲,她恐怕是来者不善,不过……王爷就这么一位姑母,一向尊重,她指明了要见您,老奴也拦不住!”
  唐茗悠听了,便明白过来,人家这是要为她女儿报仇来了!
  躲着不见?
  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她有心要报仇,躲得了初一,多不了十五。
  不过这可是在摄政王府,她又是摄政王妃,她倒要见识一下,这位威宁侯夫人,到底有什么能耐报仇!
  唐茗悠有恃无恐,便道:“您先去,我随后就到!”
  “王妃真要去见?”胡德成好意地提醒了一下,“您可以说身体不适,不便见客!”
  唐茗悠笑着问:“能一直躲着吗?”
  “这……”胡德成也觉得躲不了一辈子,况且徐夫人又是王爷的姑母。
  唐茗悠道:“多谢胡总管提醒,我会小心应对!”
  “是,那老奴告辞!”胡德成也不知道唐茗悠能不能应付得来徐夫人,但是既然她自己要去见,他也不能拦住。
  唐茗悠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裳才出去了。
  秦嬷嬷也要跟着去,怕唐茗悠吃亏,唐茗悠却不让她跟着,自己一个人去了。
  到了花厅,就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坐在上位,一身靛紫色罗裙,身材微胖。
  徐夫人自然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唐茗悠,打量了她一下,立刻就从椅子上起来,作势要给唐茗悠行礼。
  唐茗悠愣了一下,道:“夫人不必多礼!”
  徐夫人笑了一下,才站直身子,道:“您是王妃,受我一礼也是应当!”
  “夫人客气了,请坐吧!”唐茗悠见她态度客气恭敬,一点也不像是要来报仇的样子。
  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徐夫人谢了座,才道:“突然冒昧来访,还请王妃见谅,实在是因为屡次想来见见您,却总被锦晔拒绝!”
  “是这样啊,难怪夫人趁着他没在的时候来!”唐茗悠笑着回了一句。
  徐夫人也跟着笑了,道:“锦晔是我唯一的侄儿,他都二十七了,依然不肯娶妻生子,他父母不在了,我这做姑母的自然不能不操心,如今终于有了王妃,我是高兴啊!”
  唐茗悠点头,如果是一般人,说这话自然是有信服力,可是这徐夫人嘛……难道她一点也不为徐娇娇的事儿生气?
  虽然她是觉得徐娇娇罪有应得,但是身为母亲,应该不会这么想吧?
  但是徐夫人的态度完全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反而亲切和蔼极了。
  唐茗悠低头浅笑,仿佛在害羞一般,道:“有劳夫人挂心!”
  “嗯,王妃真是个玉一般的人物,与锦晔很是般配,如此我也就放心了,这是我一片心意,望王妃收下!”
  徐夫人从荷包里取出一对耳环,看起来并不特别,朴素无华。
  唐茗悠也不识得这些珠宝到底价值几何,但仍旧道:“夫人,这如何受得起!”
  “王妃不必推辞,这对耳环也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这是锦晔母亲当年送我的,我想如今给你,正好!”
  徐夫人满面慈爱地看着唐茗悠,仿佛把她当做了自己儿媳妇儿一般。
  唐茗悠听她这样说,也就无法推辞了,便道:“如此就谢谢夫人了!”
  “应该的,您能收下,是我的荣幸!”徐夫人浅笑盈盈,“要不我帮你戴上吧?”
  唐茗悠忙道:“不用了,既然是夫人送的,自当好好珍藏!”
  “应该要戴着的,这样嫂嫂在天之灵看到自己的儿媳能戴上她曾经戴过的耳环,一定会很高兴!”
  徐夫人这话一出,唐茗悠再推辞就不合适了。
  可是唐茗悠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妥,可是这耳环看着很平常,莫非是她多心了?
  徐夫人从唐茗悠手里拿过耳环,帮唐茗悠小心地戴上了。
  唐茗悠谢过之后,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徐夫人就告辞了,仿佛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送这一对耳环。
  胡德成送走了徐夫人,才回来,小心地问:“徐夫人没有为难王妃吧?”
  “没有,难道你觉得她会为难我?”唐茗悠问,徐夫人从头到尾都客气极了,哪有一点为难她的样子。
  “不是,毕竟表小姐那事儿闹得十分严重,老奴是怕夫人想不开,要与王妃为难!”胡德成道,不过徐夫人没有为难唐茗悠,是最好不过的。
  唐茗悠点点头,道:“她没有为难我,还送了我一对耳环!”
  “那就好,其实徐夫人对王爷十分关心,王爷没有父母长辈,所以对这位姑母也很尊重!”胡德成解释道。
  唐茗悠点点头,也许徐夫人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计较徐娇娇之前的事情吧。
  唐茗悠并未在意这件事,萧锦晔回来的时候,还特意为了徐夫人跑来了锦澜苑。
  不过唐茗悠一点事情也没有的样子,萧锦晔也就没再多问。
  唐茗悠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大白在旁边啄米,夕阳的光辉洒在她身上,有一种惬意的美。
  萧锦晔第一次这样安静地观察一个女子。
  他从前并不会欣赏女人,或者说,他没有心思去欣赏。
  可是这一刻,他竟然觉得,原来女人也可以这样美好,像他喜欢的山水画一样美好。
  萧锦晔被自己的心情惊了一下,微微蹙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来。
  唐茗悠并未察觉,倒是大白突然警觉起来,紧张地叫了几声,作势要去扑萧锦晔。
  唐茗悠回头,看到萧锦晔,微微皱眉。
  大白正要扑过去,唐茗悠吓得赶紧从秋千上下来,生怕大白被萧锦晔给弄死了。
  可是大白却在离萧锦晔两米之外就停了下来,虽然还在高声鸣叫,但根本不敢再向前。
  唐茗悠在那哑然失笑,原来大白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萧锦晔的气场也真是可怕,连动物都能感觉出来。
  “王爷有事?”唐茗悠知道,萧锦晔没事是不会来锦澜苑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