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不害怕吗?

更新时间:2016-09-06 20:53:27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86

终于,空九还是硬着头皮对唐茗悠道:“王妃,兰姑娘还要照顾王爷,您就多担待一些吧!”

  这话说的客气,只是在唐茗悠听来,却让人心寒得很。

  罢了,她本来想发发善心帮萧锦晔一下,可她们有眼不识泰山,她也就不必自取其辱了!

  唐茗悠凉凉地笑了一下,道:“那我就告辞了,只是下一次要我主动来,怕是没那么容易!”

  唐茗悠丢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空九和兰初面面相觑,不懂唐茗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茗悠自然也不会去解释,她进了院子就闻到了汀兰苑里浓浓的香味。

  那种味道,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是有助于安神的。

  可是萧锦晔那种情况,靠香料是没办法的吧?只会越来越严重!

  空九见唐茗悠走了,赶紧问道:“兰姑娘,今儿怎么了,王爷怎么好像越来越不受控了?”

  兰初皱着眉头,道:“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对安息香的需求也越来越多,必须要加好几倍的量才有效了!”

  “哎,加量倒是不怕,王爷要用的香料,再怎么金贵都用得起,只是……王爷如此下去,实在叫人忧心!”

  空九跟着萧锦晔很多年了,也亲眼见着萧锦晔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

  从前头疼起来,自己还能控制,可是后来只能靠喝安神药,最后安神药不管用,才找到了兰初。

  兰初会调制“安息香”,这种香的安神效果非常好,萧锦晔每次发作,都是靠着安息香来入睡的。

  再配合兰初的特殊针灸手法,就可以让萧锦晔安然度过每次发病的夜晚。

  可是最近连兰初都力不从心了。

  兰初安慰道:“有我在,不会让王爷有事的,走吧……再加点安息香,一定能安稳度过的!”

  空九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只能听兰初的。

  唐茗悠回到锦澜苑,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萧锦晔发狂时的眼神,一夜都无法安睡。

  第二天,直到晌午才被秦嬷嬷叫醒。

  “小姐,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怎么一直睡着?”秦嬷嬷担忧地问。

  唐茗悠摇摇头,道:“昨个儿被吵醒了,就一直睡不好,四更天才睡下,所以起晚了!”

  “说来奇怪,我昨个儿倒是睡得很踏实,好些年没睡这么安稳过了!”

  秦嬷嬷笑着道,她哪里知道,是唐茗悠的催眠术帮她进入了深度睡眠。

  唐茗悠伸了个懒腰,爬起来,还没穿好衣裳,就听到了萧锦晔的声音。

  “穿好衣裳,本王在外面等你!”

  唐茗悠听了这冷冰冰的声音就觉得头疼,秦嬷嬷也被吓了一跳。

  “小姐,您别急,我先去给王爷泡茶!”她上次从胡总管那里拿的茶叶还没用呢。

  唐茗悠点头,起身穿衣,梳洗了一番才走出去。

  萧锦晔坐在椅子上,大概是因为有他喜欢的茶喝,所以并没有因为她来慢了而生气。

  “王爷找我有什么事?”唐茗悠问,大概是因为经过了昨晚的事情,她心里对萧锦晔多少存了一些同情。

  她深知得了这种病的人,有多么痛苦,无法自控,自己做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萧锦晔自然也发现了唐茗悠态度的转变,这令他不悦地拧起眉头。

  “昨晚你都看见了?”

  唐茗悠点点头,应该是空九告诉他了吧。

  萧锦晔忽然站起来,走近了唐茗悠,唐茗悠吓得退了两步,不知道他又打算做什么。

  萧锦晔却将她的手抓住,逼着她不得再躲。

  唐茗悠挣扎着道:“你做什么?”

  萧锦晔抬起她的下颚,盯着她脖子上的青紫痕迹,眼神晦暗不明。

  这是他做的?

  那难看的痕迹,太过刺目,她还能活下来,也真是不容易!

  唐茗悠注意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才惊觉自己做完差点儿被他掐死留下的痕迹。

  到现在脖子都隐隐作痛,还有后背,肯定也伤得不轻。

  “还有别的地方受伤吗?”萧锦晔问。

  唐茗悠诧异地看着他,他不是来质问自己?

  “本王会让胡总管给你安排个医女过来看看!”萧锦晔松开唐茗悠。

  唐茗悠赶紧道:“不用了,我这里有药,抹两天就会好!”

  萧锦麟给她的药,她还有剩余。

  萧锦晔抿着唇,盯着唐茗悠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唐茗悠不解地看着他。

  萧锦晔眯起眼睛,没有回答,他以为见过自己那一面的人,少有不打心底里感到恐惧的。

  可是唐茗悠似乎并不害怕他,反而对他的态度变得柔软了一些。

  这种柔软并不是因为恐惧,因为她的眼里没有恐惧。

  唐茗悠想了想才明白萧锦晔的意思,于是道:“当时是有点害怕,毕竟差点儿死在你手里,不过……来王府这些日子,我也没有少受伤,大概是习惯了!”

  唐茗悠自嘲地笑了笑,说的虽然是实话,但是她不害怕可不是因为受伤习惯了,而是她见多了萧锦晔这样的人。

  大夫如果害怕病人,还如何替病人治病?

  萧锦晔因为她的话而再度拧眉,这个女人……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中听。

  “以后不管汀兰苑发生什么,你最好都别过去,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

  萧锦晔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他不希望唐茗悠再在自己发病的时候出现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的话扭曲地完全不像他的本意,反而像是一种警告和责备。

  唐茗悠轻哼一声,从善如流地道:“是,我也不喜欢多管闲事!”

  错过她这个好大夫,是他的损失,她才不在乎呢!

  萧锦晔听她这样说,又觉得不悦。

  “最好如此!”

  到底是生气地走了,心里认定唐茗悠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不必为差点儿掐死她而感到愧疚!

  秦嬷嬷等萧锦晔走了才从外面走进来,窃窃地道:“王爷好像是来关心您,小姐……你应该把握机会和王爷修复关系啊,何必拒绝他的好意!”

  “你哪里看出他有好意了?”唐茗悠翻了个白眼,秦嬷嬷哪儿都好,就是心太善!

  “您没来的时候,王爷还问您有没有事呢,这不是关心是什么?”

  秦嬷嬷笑着说,她总还是希望唐茗悠能够和萧锦晔好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