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狂症

更新时间:2016-09-05 15:11:58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80

唐茗悠正要去一探究竟,就被秦嬷嬷拽住了胳膊,冲她摇头:“小姐,不要去啊,听着都吓人!”
  唐茗悠犹豫了一下,可是汀兰苑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她就算不跑进去看,也要找个视野好的地方观察一下。
  总觉得摄政王府越来越邪门了,她住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那岂不是很危险?
  唐茗悠想了想,就催眠了秦嬷嬷,把她弄回去睡觉了。自己则悄悄跑去了汀兰苑。
  汀兰苑里一片混乱,不时地飞出桌子椅子,还有打斗的声音。
  莫非是有刺客?
  可要真有刺客,恐怕整个王府都炸开锅了吧?
  唐茗悠越发好奇起来,从一处角落翻过院墙,溜了进去。
  “王爷……王爷……”
  唐茗悠听到那兰初姑娘的喊叫声,带着惊恐和无助。
  唐茗悠心下一惊,莫非是萧锦晔兽性大发?
  可很快又传出了其他人的声音,好像是萧锦晔身边的空九。
  真是太古怪了!大半夜的,到底在闹什么?
  唐茗悠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跑去了闹得最凶的屋子外面。
  一只凳子,朝着她直直地飞过来,唐茗悠吓到近乎窒息,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扑倒在地,凳子从她头上飞过去,逃过一劫。
  “王妃?”
  有人跑出来查看,发现了唐茗悠。
  唐茗悠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闹得我在锦澜苑都睡不着!”
  这个侍卫是她没见过的,不过对方对她倒也还算客气,劝道:“王妃,您别管了,还是回锦澜苑去吧!”
  “是不是王爷出事儿了?”唐茗悠是听到兰初和空九一直在喊“王爷”,才这样问的。
  侍卫摇头,不肯说,只是让唐茗悠回去,不要多问。
  他越是三缄其口,唐茗悠就越是觉得萧锦晔有问题,莫非是生了什么病?
  侍卫坚定地要把唐茗悠送出汀兰苑,似乎生怕她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一样。
  唐茗悠也不能强行冲进去看,正在踟蹰,房门忽然就被冲开,一道黑影笔直地朝她飞来。
  身后伴随着兰初和空九的叫声,惊恐,无助还有浓浓的担忧。
  唐茗悠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背狠狠地砸在地上,痛的她恨不能昏死过去。
  可是她还没昏死过去,就被人掐住了脖子,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捏碎。
  “呜呜……”
  唐茗悠睁开眼,几乎忘了要呼吸。
  那一双赤色的血瞳,闪烁着魔性的光,让人不由地升起冰冷的恐惧。
  萧锦晔的脸狰狞而恐怖,额头的青筋暴起,头发凌乱飞扬,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
  就在唐茗悠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身上的人陡然被拉开。
  是空九和几个侍卫合力救了她!
  “快,一起上,把王爷绑起来!”空九混乱中,也顾不得去安抚唐茗悠,只顾着要制服萧锦晔。
  唐茗悠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虽然脖子和背都痛的狠,但死里逃生的感觉,已经让她足够庆幸。
  唐茗悠站起来,看着那些侍卫全力将萧锦晔扑倒在地,然后七手八脚地按住他,开始用粗铁链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那位一直未曾谋面的兰初姑娘则是满脸沉痛地站在一旁,眼泪如珍珠般大颗大颗地滴落。
  唐茗悠心想,她一定很喜欢萧锦晔,否则绝不会这样伤心。
  唐茗悠的目光落在萧锦晔的脸上,他昂着头,眼神依然恐怖,盯着她,仿佛随时会过来把她撕碎一般。
  疯狂,毫无理性,如同恶魔!
  唐茗悠心狠狠地跳了一下,一个念头浮上脑海,这样的萧锦晔……应该是精神失常了!
  在众人的努力下,萧锦晔终于被制服了,虽然还在挣扎,但好在铁链够粗够坚固,他力气再大也挣脱不了。
  空九吩咐人将萧锦晔送回屋子里去,才转身来找唐茗悠。
  “王妃,您怎么会来这里?”空九的脸色有些难看,责怪唐茗悠不该出现。
  唐茗悠也没有生气,这样的场面,不想让人发现,也是可以理解的,她对于王府上下来说,只是个外人罢了!
  “王爷他……”唐茗悠欲言又止,说萧锦晔是疯子,恐怕不太合适。
  空九沉沉地叹了一口气,道:“王妃,您放心,王爷平常不会这样!”
  “空九,快过来帮忙,王爷又发作了!”兰初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目光带着凉意,飘向唐茗悠。
  空九回头,道:“我先送王妃回锦澜苑!”
  兰初抿着嘴,点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把唐茗悠放在眼里!
  唐茗悠却对空九道:“萧锦晔他到底是怎么了?”
  “王妃还是不要多问了,王爷不希望更多人知道!”空九的意思很明显,不想告诉唐茗悠。
  唐茗悠也不想多管闲事,可是那个人毕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自己的丈夫精神失常,随时可能会化身为弑杀的恶魔。
  这让她如何能够坐视不理?
  她不是圣母,但是她爱惜自己的小命,如果下次萧锦晔是在自己面前发作,她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啊!
  唐茗悠想了想,才道:“他是不是一直都无法安静下来?”
  “王妃还是不要问了,有兰初姑娘在,王爷会没事的!”空九态度坚决,半个字都不肯吐露。
  兰初听到空九的话,又瞥了一眼唐茗悠,道:“王妃如果真的关心王爷,就该好好地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而不是在这里给人添麻烦!”
  这话就很不客气了,甚至带了一股轻蔑。
  唐茗悠立刻就不高兴了,空九不肯说,她不能勉强,可是这位兰姑娘是什么意思?
  “你是谁?”唐茗悠故意问,想听听这位“得宠”的女人,是什么来历。
  兰初没有回答,空九赶紧介绍道:“这位是兰姑娘,王爷的客人!”
  “客人?那这位客人的身份一定很尊贵吧,见到摄政王妃,连礼都不用见!”
  唐茗悠本不想以身份压人,可是那位眼睛快要长到头顶去的兰姑娘,实在叫她生不出好感来。
  难怪秦嬷嬷说连她的下人都傲慢。
  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兰初的脸色顿时就拉下来,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样子,看着空九不说话。
  空九看看唐茗悠,又看看空九,一时间左右为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