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汀兰苑的兰姑娘

更新时间:2016-09-05 15:10:31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041

唐茗悠最终只是淡淡地道:“让王爷依法办事吧!”
  她才不会去摆什么摄政王妃的架子,也不要什么特权,她只希望能安静地度过在摄政王府的日子,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就离开。
  胡德成愣了一下,然后应道:“是,奴才告退,王妃好好休息!”
  “有劳!”唐茗悠道。
  胡德成这才离开了。
  秦嬷嬷倒是欣喜地道:“小姐,王爷好像承认您的身份了!”
  “那又怎么样?”唐茗悠问。
  秦嬷嬷道:“这样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您了,您就是堂堂正正的摄政王妃了啊!”
  “萧锦晔想要欺负,就还是会欺负,摄政王妃又不会大过摄政王!”唐茗悠凉凉地道。
  秦嬷嬷一听,就愁眉苦脸起来,说:“也是,哎……若是王爷能和那位锦麟公子一样就好了!”
  “嬷嬷……您现在可以自由出入锦澜苑了吧?”唐茗悠问。
  “嗯,早就可以了!”秦嬷嬷道,自从上次萧锦晔离开过后,禁足令就取消了。
  唐茗悠试探地问:“那你有没有见过萧锦麟?”
  “没有哎!”秦嬷嬷回道。
  唐茗悠微微有些失落,他好像很久都没出现了,莫非是很忙吗?
  秦嬷嬷见状,怯怯地问:“小姐,您不会……不会是对锦麟公子有意吧?”
  唐茗悠微微一愣,然后道:“您怎么会这么问?”
  “小姐,奴婢有句话还是要提醒您,就算您不喜欢王爷,哪怕有一天要和离,恐怕您和锦麟公子也是不可能的,他们毕竟是兄弟!”
  秦嬷嬷担忧的不是没有道理。
  唐茗悠的心也跟着一沉,秦嬷嬷的话是对的,就算是在民风开化的现代社会,嫁了弟弟又改嫁哥哥,也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更别提是在这封建社会,这恐怕是要触犯大忌吧?
  “嬷嬷放心,我心里明白!”唐茗悠想,到底还是要掐灭那一簇刚刚燃气的火苗。
  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有点太傻了。
  后来胡德成来回唐茗悠,说钱玉成被送了官,听说判了流放。
  不过这些她都不是很在意,反而是这两天她隔壁院子总有琴声响起,让她感觉很古怪。
  那琴声如泣如诉,哀怨缠绵的狠,不像是男人弹出来的,可是之前又听秦嬷嬷说过,王府里除了她们之外,似乎没有女人。
  这隔壁的汀兰苑里,到底住了谁?
  汀兰苑,听名字都像是个女人住的地方,比她的锦澜苑还要风雅啊。
  还没等唐茗悠去问,秦嬷嬷就一脸神秘兮兮地跑来道:“小姐,你猜我听说了什么事?”
  “什么事?”唐茗悠笑着问。
  “咱们隔壁住了个姑娘,叫什么兰初!”秦嬷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难免带了几分不悦。
  唐茗悠心想,果然是来了女人啊,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呢?
  “嬷嬷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唐茗悠疑惑地问,莫非这女人一来就得罪了秦嬷嬷?
  秦嬷嬷看唐茗悠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便道:“小姐,您怎么没心没肺的,那女人……”
  “怎么?”唐茗悠更加好奇了。
  “听说那女人来的第一晚,王爷就去了汀兰苑,到天亮才走的!”
  秦嬷嬷颇为哀怨,来了个跟唐茗悠争宠的女人了,虽然没名没分的,但是却好像一来就得宠的样子。
  唐茗悠这摄政王妃的地位还未稳固,甚至都没有和王爷圆房呢,就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秦嬷嬷自然是高兴不起来。
  唐茗悠听了这话,却诧异地挑了眉,不是说萧锦晔不近女色吗?
  这位兰初姑娘,难道如此特别,能够打破萧锦晔的心房,直接获宠了?
  唐茗悠到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对这件事感到好奇了。
  “小姐,您怎么都不紧张啊?”秦嬷嬷唉声叹气地道。
  “紧张什么?”唐茗悠傻乎乎地问。
  秦嬷嬷白了她一眼,道:“我的傻小姐,您还未能和王爷圆房,若是那兰姑娘获宠,先生下长子,您的地位可就不稳了!”
  “噗……”唐茗悠被秦嬷嬷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我哪来的地位啊,还不稳呢,嬷嬷,你想太多了啦!”
  秦嬷嬷苦着脸,道:“小姐……我这都为你操碎了心,您就一点儿也不为自己着想!”
  “嬷嬷啊,我这个王妃能做多久都不知道呢,若那兰姑娘真是王爷心中所爱,我还得谢谢她,这样我就能和王爷和离,把王妃的位置让出去!”
  唐茗悠可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呢,她根本就没想过跟萧锦晔过一辈子,所以他喜欢谁,宠爱谁,她自然不会介意。
  秦嬷嬷叹息着,道:“小姐您这么说,那我也就不操心了,就算您一辈子不嫁人,少爷也会养着您一辈子的!”
  唐茗悠听秦嬷嬷的话,脑海里就浮现了唐若白那俊美无俦的脸。
  不过半年前,唐若白离家远游,至今消息全无,下落不明。
  唐茗悠知道自己多了个邻居之后,还让秦嬷嬷送了点礼物过去,聊表心意。
  不过秦嬷嬷回来之后,非常不悦,说是兰姑娘身边的丫鬟太傲慢。
  唐茗悠安抚几句,便说:“既然如此,以后就不必接触了,大家比邻而居,相安无事就行!”
  此事过去几天之后,唐茗悠忽然在深夜里被一阵尖叫声惊醒,接着便是隔壁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还夹杂着类似野兽的吼声。
  秦嬷嬷都被吓醒了,跑来问唐茗悠有没有受惊。
  唐茗悠起身,走到院子里去看,她和汀兰苑只隔着一个巷子,从这里看过去,还隐约能看到对面的情形。
  但是只听到噼噼啪啪的碎裂声,还有那令人心惊肉跳的吼叫声。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感觉像遭了土匪似的?”秦嬷嬷忧心忡忡地问。
  唐茗悠也十分疑惑,这么大的动静,到底在搞什么?
  正值此时,一个女子的身影破门而出,倒飞出来,跌落在汀兰苑的院子里。
  “天哪!”秦嬷嬷惊呼一声。
  唐茗悠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了,那姑娘好像就是兰初,怎么会被人打出来,还有那恐怖的嘶吼声,到底是谁发出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