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有人要我死

更新时间:2016-09-04 21:28:45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180

萧锦晔来到锦澜苑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屋内的光线很暗,他站到唐茗悠的面前,挡住了那最后的光。
  唐茗悠微微睁开眼,看到背着光的男人模糊的身影,下意识地开口道:“锦麟……”
  萧锦晔听到这个名字,身子一震,问:“你在说什么?”
  唐茗悠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来的不是萧锦麟,而是萧锦晔。
  萧锦麟的声音总是柔柔的,像棉花糖那样带着些许甜味,让人倍感温暖。
  唐茗悠不免失望,声音也有气无力,道:“没什么,你怎么来了?”
  萧锦晔微微蹙眉,到底没有追究下去,尤其是看到唐茗悠这副病怏怏的样子。
  “胡德成说你快不行了!”
  萧锦晔的声音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没有感情,这话听着,一点也没有关心的意味,反而像是一种讽刺。
  唐茗悠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荒诞的笑容,道:“这样不是很好么,你说过,我只有死了,才能离开!”
  “所以你是为了离开,才把自己弄成这样?”萧锦晔的脸沉下脸来,声音也变得更加冷了。
  唐茗悠无力地闭上眼睛,真的不想理这个男人啊!
  “你真的这么想死?”萧锦晔问。
  唐茗悠气恼地睁开眼睛,道:“我被人下毒了,你的王府里有人想我死,你满意了吗?”
  萧锦晔怔愣住,盯着唐茗悠,似乎在斟酌她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信不信随你,但是继续这样下去,可能就算我不想死,也得死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伟大的摄政王殿下!”
  唐茗悠的语气不免带着怨气,她好端端的一个人,自从嫁给了这个男人,就持续不断地蒙受灾难。
  萧锦晔自然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埋怨,本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因为他们承受不起他的怒气。
  可是看着女人消瘦憔悴的脸,他忽然就沉默了下来,似乎……她只是个柔弱的姑娘而已。
  还是个比自己小了九岁的姑娘。
  萧锦晔没由来地觉得心头一软,在理智恢复前,就脱口而出:“我不想你死!”
  话说出口,萧锦晔自己都惊了一下。
  唐茗悠更是震惊,不可置信地看着萧锦晔。
  他说什么?不想让她死?这是这个男人说出来的话吗?
  萧锦晔眉头紧蹙,似乎有点懊恼,怎么忽然说了这样的话?
  “下毒的事情,本王会查清楚!”萧锦晔丢下一句话就走了,仓促地仿佛是落荒而逃。
  唐茗悠坐了起来,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有点迷茫。
  秦嬷嬷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莫名地道:“王爷怎么了?好像很惊慌的样子!”
  “惊慌?”唐茗悠还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惊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是啊,走得很急,差点儿把我撞倒了!”秦嬷嬷道。
  唐茗悠道:“大概是因为我告诉他,有人给我下毒吧,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却不知道,肯定会很恼火吧?”
  “小姐,您告诉王爷了?”秦嬷嬷有些意外,她一开始知道唐茗悠被下毒了,就立刻嚷着要去告诉萧锦晔,唐茗悠却不让她去。
  唐茗悠点头,道:“我们在这里没有人手,单靠我们查,恐怕没办法查清楚,但是萧锦晔一定有法子揪出那个幕后毒手!”
  “是啊,这里毕竟是摄政王府,就算王爷对您不满,也不会纵容人给您下毒的!”秦嬷嬷赞同地道。
  对任何主人来说,府中有人背着自己给人下毒,这是大忌,因为谁都不知道,这个下毒者会不会有一天把毒手伸向自己。
  萧锦晔肯定不会放过那个下毒的人!
  唐茗悠自从不再服药之后,配合萧锦麟留给她的解毒药,身体逐渐复原了,手腕的伤也很快就好了。
  自从萧锦晔来看过她之后,下人还送来了不少补身体的营养品,燕窝,人参像不要钱一样地往她这里送。
  秦嬷嬷都笑眯了眼,尤其是看到唐茗悠那瘦削的脸一天天圆润起来。
  十天之后,胡德成忽然来到锦澜苑求见。
  秦嬷嬷将人带进来,唐茗悠还装出虚弱的样子躺在床上,隔着帘子和胡德成说话。
  “王妃!”胡德成恭敬地行礼。
  唐茗悠低低地应了一声,让人听不出她身体是好是坏。
  胡德成轻咳一声,道:“王妃,您身子应该好多了吧?”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咳咳……”唐茗悠仍旧不肯承认自己已经恢复了。
  胡德成显得有几分尴尬,道:“老奴是来请示王妃的!”
  “什么?”唐茗悠有点吃惊,他来请示自己,什么时候胡大总管竟然会请示自己这个挂名王妃了?
  胡德成道:“给王妃下毒的人已经找到了,是受了人指使,而那人就是当日王爷王妃大婚的时候,在锦澜苑一起欺辱王妃的其中之一!”
  唐茗悠愣了一下,这个答案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是来报仇雪恨的啊,看来那一日,她的确让那些人受了不小的教训。
  “是谁?”唐茗悠问。
  胡德成道:“是那位替王妃看诊的钱大夫……”
  “不是他!”唐茗悠打断了胡德成,她可是用催眠术试探过,钱大夫根本不知道药里有毒,所以她以为是胡德成在敷衍自己。
  胡德成愣了一下,问:“王妃怎么知道不是他?的确不是他,是他的侄子,太医院的医正之子,钱玉成。”
  唐茗悠听了也不知道是谁,甚至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那天的人有好几个,她已经记不清楚了。
  “那你来告诉我,是要我做什么?”唐茗悠问,太医院医正,当朝三品,能成为医正,应该是很有背景吧。
  胡德成道:“王爷问,您要怎么处置钱玉成!”
  “问我?”唐茗悠很意外。
  “是!”胡德成道,“因为受害的是您!”
  唐茗悠笑着问:“那可是医正的公子,能任由我处置吗?”
  “您是摄政王妃!”胡德成的回答干脆利落,却意义非凡。
  摄政王妃,别说是医正的公子,就算是那位王孙公子,也难逃罪责。
  萧锦晔让唐茗悠来处置,就是一种明证,让那些心怀不轨,甚至至今还觉得唐茗悠根本不配当摄政王妃的人知道,她已经得到了萧锦晔的承认。
  这也是锦澜苑的门再没有锁过,而王府的下人对唐茗悠态度转变的原因。
  唐茗悠却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反而愁眉紧锁,萧锦晔到底要闹哪样?
  承认她的身份,难道就能弥补她这些日子受到的伤害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