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催眠失败了

更新时间:2016-09-03 15:37:12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3917

萧锦晔没有回答唐茗悠的问题,唐茗悠也始终不能理解萧锦晔的想法。
  她怔怔地看着萧锦晔,良久才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通过正常方式无法让萧锦晔答应,那就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唐茗悠整理了一下心情,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眼睛直直地看着萧锦晔。
  萧锦晔微微蹙眉,不理解唐茗悠到底在看什么。
  唐茗悠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她只是要通过眼神来催眠萧锦晔,这样虽然难度会增大,但是可以减小失败几率。
  因为萧锦晔不是一般人,催眠他如果有太多动作,一定会引起他的警觉。
  一旦产生抵抗,就无法被催眠了。
  唐茗悠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嘴角甚至浮现了一抹浅笑,若隐若现。
  萧锦晔不自觉地就被这种眼神吸引过去,和唐茗悠对视起来。
  他的内心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空洞,大脑一片空白。
  整个人恍恍惚惚起来。
  唐茗悠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快要成功了,于是更加集中起来,一定要成功!
  萧锦晔站在原地,身体渐渐放松,一点动作都没有。
  可是就在这时,萧锦晔忽然抖了一下。
  唐茗悠心下大惊,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该死的……竟然失败了,在最紧要的关头失败了!
  萧锦晔他的潜意识太强大,竟然催眠不成功!
  “你对本王做了什么?”萧锦晔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刚刚那么一瞬间,他失神了,完全失去了意识和思考能力,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唐茗悠收拾心情,若无其事地道:“王爷您在说什么?”
  “你刚刚,想对本王做什么?”萧锦晔的眸子里释放出冰冷的杀意。
  这个女人,是想对他使用她的能力吗?
  他大脑空白的那一瞬间,是不是差点儿被她控制了?
  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萧锦晔愤怒起来,竟然敢对他下手,这个女人胆子未免太大了!
  唐茗悠摇头,一脸无辜,道:“我不懂王爷说什么,王爷您不是好好的么?”
  萧锦晔眯起眼睛,忽然冲上去,一把将唐茗悠的手腕抓住,狠狠地瞪着她。
  “唐茗悠,你简直不知死活!”
  唐茗悠感觉到手臂传来剧烈的痛楚,接着是嘎吱一声,骨头错位的声……
  唐茗悠咬着牙,痛呼被她咽回去,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滴落。
  “萧锦晔,你混蛋!”
  唐茗悠看着自己的手腕,依然被他紧紧攥在手里,痛的钻心。
  萧锦晔甩开唐茗悠,目光森寒地看着她,道:“唐茗悠,本王警告你,如果再有下次,本王一定会杀了你!”
  敢对他运用那种妖术,妄图控制他,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
  唐茗悠握着自己的手腕,没再说任何话,她的催眠失败了,才会导致这种结果!
  这个男人果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竟然会在最后的关头,凭借着强大的潜意识抵抗了她的催眠。
  这在唐茗悠过去的经历中,除了极少数世界顶级特工人员之外,他是第一个能抵抗自己催眠的人!
  可那些特工是经过特殊培训才能抵抗催眠的,而萧锦晔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依靠自己的意识抵抗的。
  这种事情,唐茗悠是第一次遇到!
  可怕又强大的男人!
  唐茗悠暗叹一声,果然自己的催眠术不是无所不能的,她还需要好好地锻炼提高。
  萧锦晔离开了,秦嬷嬷才回来,手里拿着茶叶,却看到瘫在地上的唐茗悠。
  “小姐,怎么了?”秦嬷嬷赶紧过来,想要扶唐茗悠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唐茗悠受伤的手腕。
  唐茗悠发出一声痛呼,惊得秦嬷嬷差点摔倒。
  “小姐,您的手怎么了?”秦嬷嬷看着她肿的高高的手腕,“是……是王爷弄得?”
  唐茗悠苦笑一声,道:“没什么,过几天就会好了!”
  “不行,这骨头都错位了,要快请大夫!”
  秦嬷嬷把唐茗悠扶起来,然后就冲了出去。
  这一次秦嬷嬷直接冲去找了胡德成,胡德成立刻就派了大夫过来。
  大夫帮唐茗悠将错位的手骨归位,然后又帮她固定住,嘱咐唐茗悠不要活动手腕。
  秦嬷嬷看着唐茗悠又受了伤,心里真不是滋味。
  “怎么每次您和王爷见面就要受伤,王爷也真是太过分了!”秦嬷嬷抹着眼泪,恨不得替唐茗悠受苦。
  唐茗悠无奈地道:“寄人篱下,没有办法,不过迟早我要离开这里的!”
  “我这就想办法寄信给老爷,让他想办法把您带走!”秦嬷嬷道。
  唐茗悠赶紧摇头,道:“别,爹不是在打仗么,这时候为我的事情烦心,要是让他因此吃了败仗,那不是我的罪过了么?”
  虽然唐茗悠对唐振钦没什么感情,但是原来的唐茗悠可是很爱自己的父亲。
  她不能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还连累他打败仗,他逼着萧锦晔娶了她,再打败仗,后果可想而知!
  秦嬷嬷捂着脸哭了起来,她当然也是顾虑这些,否则早就想法子传信去北疆了。
  可是看着唐茗悠这样一再受到伤害,秦嬷嬷也于心不忍。
  “嬷嬷,没关系,很快就会养好了,以后我尽量不去惹他!”
  在自己的实力没有达到之前,她不会再轻举妄动了。
  秦嬷嬷沉沉叹了一口气,道:“也好,以后咱们就在这锦澜苑里好好地呆着,不去惹他吧!”
  只要安分守己,就够了吧?
  唐茗悠没有想到,这一次手腕受伤,竟然会迟迟都不见好,大夫明明都有给她开外敷和内服的药,却都不见效,而她的身体似乎还渐渐虚弱了下去。
  将养了一个月之后,唐茗悠竟然只能卧床不起了。
  大夫虽然来看了,依然没有任何效果,吃的药都快让唐茗悠吃吐了,都还是不见起色。
  “怎么回事,为什么身子一天天弱下去了,明明之前已经好了啊!”
  秦嬷嬷看着唐茗悠瘦削的脸,忧心忡忡。
  之前唐茗悠的身子就一直很弱,被大夫断言活不过十八岁,可是自从嫁进了摄政王府,虽然多灾多难,但身子却渐渐好了起来。
  每天精神奕奕,气色好太多,也不会动不动就晕倒之类的。
  可是现在,唐茗悠竟然连起床都做不到了。
  唐茗悠自己心里也感到惊奇,原主的身体的确不好,但是她继承了这个身体之后,并未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大毛病,最多就是不够强壮。
  可是最近总是感到心悸和心慌,虚汗,夜里噩梦不断,还时不时地发低烧。
  这种感觉……实在不正常。
  可是大夫来了也没有查出什么,只说她天生体弱,久病未愈。
  秦嬷嬷让她服用过去经常吃的那些药,也不见效果。
  又是一夜噩梦,梦里都是妖魔鬼怪,最后出现了萧锦晔的脸,他冷酷的模样,充满杀意的眼神,让唐茗悠惊出一生冷汗。
  醒来,却看到男人坐在自己的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你……”唐茗悠有些吃惊,但很快就认出来,这不是萧锦晔,是萧锦麟。
  萧锦麟担忧地看着唐茗悠,手里拿着柔软的帕子,为她擦汗,问:“做噩梦了?”
  “嗯……你怎么来了?”她已经好久没见到过萧锦麟了,而他每次好像都是半夜来。
  萧锦麟道:“你中毒了!”
  “什么?”唐茗悠惊恐地看着萧锦麟。
  “有人给你下毒,你要小心啊!”萧锦麟的眼里尽是担忧,唐茗悠瘦了好多,脸上也没有血色,看起来太憔悴了。
  唐茗悠身体一紧,继而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久病未愈,为什么一点小伤始终不见好,原来是这样?
  “是谁要害我?”唐茗悠问。
  萧锦麟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是不是萧锦晔,他要杀了我,对不对?”唐茗悠一把抓住萧锦麟的手,显得很激动。
  萧锦麟赶紧安抚她,她因为这样的动作就开始气喘吁吁,可见身体已经多么虚弱了。
  如果他不来,她是不是真的会这么病死?
  “不要激动,有我在,你会好的!”萧锦麟道。
  唐茗悠看着他,充满痛苦地问:“你要救我,为什么不干脆把我送出王府,留在这里,我迟早也是死!”
  “我……”萧锦麟眼神浮现一抹痛楚,他做不到。
  唐茗悠看着他,最终苦笑,道:“是我唐突了,抱歉!”
  他既然是萧锦晔的哥哥,又怎么会把她带出王府呢,这根本就是在为难他啊!
  萧锦麟握住唐茗悠的手,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带你走!”
  唐茗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萧锦麟又重复了一遍:“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努力做到!”
  唐茗悠不解地看着萧锦麟,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喜欢你!”萧锦麟眉眼弯弯,笑容温柔地要驱散黑夜的寒意。
  唐茗悠的心,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她不是第一次被人告白,却是第一次被这样的人告白。
  这个光风霁月一般的男人,仿佛是传说中的天使一般,让人无法抗拒。
  喜欢她?
  喜欢她?
  唐茗悠的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悠悠,我一定会带你走!”
  萧锦麟离开之前,对唐茗悠郑重地保证。
  由于萧锦麟的帮助,唐茗悠拿到了解毒的药,身体也逐渐恢复,可是她的心却没有恢复。
  在王府里,存在着想要她死的人,她怎能安心?
  唐茗悠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然后还以颜色,但是她肯定,这个人不是萧锦晔。
  萧锦麟说过不是他,而且……萧锦晔要杀她,不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他那种人,那么嚣张,应该不屑于这样的方式来对付她。
  那么……除了萧锦晔,究竟谁和自己这么大的仇,要置她于死地?
  唐茗悠虽然身体好转,却还是继续卧床,也继续请大夫,可是却不再喝大夫的药。
  因为她发现,自己是从开始服药的时候,身体逐渐变差的,那么就是说,那些药可能暗含毒药。
  她试过催眠大夫来查,可是大夫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不是他下的毒。
  而饭食都没有毒,因为秦嬷嬷和自己吃的一样,包括大白都吃,他们都没事。
  唯一有毒的就是那些药!
  到底是谁,能在她的药里动手脚呢?
  大夫从唐茗悠这里离开,都会去回禀胡德成看诊结果,胡德成则会去禀告萧锦晔。
  如前些日子一样,胡德成又去书房找萧锦晔禀告。
  “王爷,您不去看看王妃么?她身子好像一日不如一日了!”胡德成虽然觉得唐茗悠配不上萧锦晔,但是她也是个可怜人,自从进了王府,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萧锦晔正批阅的奏折,陡然就划错了一笔。
  “她……到底怎么了?”
  胡德成摇摇头,道:“不知道,大夫说她恐怕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奴才也去看过王妃,的确看起来很不好!”
  萧锦晔手里攥着的笔一不小心掉在地上。
  “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都一个多月了,自从……自从上次手腕受伤之后,就一直没断过药!”
  胡德成不敢提唐茗悠手腕是被萧锦晔弄伤的。
  萧锦晔皱着眉头,问:“她之前看起来好好的!”
  “是啊,王妃之前好像都不如传闻中那样病弱,看起来很精神,不知怎么突然就病倒了!”
  胡德成也不禁唏嘘起来,到底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这样短命,未免可惜。
  萧锦晔放下笔,道:“你先下去吧!”
  “是!”胡德成虽然觉得萧锦晔该去看唐茗悠,但是他只是个下人,不敢多言。
  萧锦晔看着手里的奏折,心思却总是不宁,唐茗悠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怎么忽然就不行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