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孪生?

更新时间:2016-08-31 15:16:04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3149

那人却只是朝着秦嬷嬷微笑点头,并不说话,然后径直走向了唐茗悠的屋子。
  秦嬷嬷赶紧跟上去,生怕萧锦晔又欺负唐茗悠。
  “王爷,小姐她病得很严重,求您请个大夫吧,小姐身子弱,经不起折腾了!”
  秦嬷嬷心急如焚,本就体弱多病,却还一再被折磨,真怕小姐如那些大夫所言,活不过十八岁。
  “没关系,我来了!”
  男人对着床上昏睡不醒的唐茗悠道。
  男人拿出袖子里藏着的瓷瓶,将唐茗悠扶起来,小心翼翼地给她喂药。
  秦嬷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这个人……是摄政王殿下?
  “王爷?奴婢……奴婢来伺候小姐就可以了!”
  秦嬷嬷顾不得心中的惊骇,赶紧上前帮忙。
  那人却摇摇头,固执地说:“我来!”
  秦嬷嬷也不敢违背,只能看着他小心翼翼地给唐茗悠喂药,还特别温柔地替唐茗悠擦汗。
  “你去睡吧,我来陪她!”男人对秦嬷嬷道。
  秦嬷嬷哪里敢走,只好道:“没关系,奴婢不累,可以照顾小姐的,王爷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已经是深夜了,萧锦晔怎么会在这时候来锦澜苑呢?
  秦嬷嬷想不通,只能理解为萧锦晔终于良心发现,肯好好对她家小姐了!
  如此一想,秦嬷嬷就欣慰多了,若是萧锦晔以后都能对小姐这么好,那也不枉费老爷一番苦心!
  “嬷嬷去睡!”男人说话时候很温柔,眉眼含笑,让人如沐春风。
  秦嬷嬷一把年纪的人,都感到一阵窝心,原本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和怒火,都消散了许多。
  秦嬷嬷看他如此尽心尽力地照顾唐茗悠,不仅喂药擦汗,还小心地帮唐茗悠揉捏膝盖上的伤,比她这个老妈子照顾的还好,心里也放心了许多。
  她陪着唐茗悠跪了两天,上了年纪的人,自然也吃不消,这会儿其实已经疲惫不堪了。
  所以也没再坚持,在外间的软榻上睡下来,以便随时听候差遣。
  男人拿出药膏,为唐茗悠擦膝盖,然后手在她红肿的膝盖上轻轻按揉,帮她清淤活血。
  唐茗悠感觉膝盖处暖洋洋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迷茫地张开眼睛,又看到了萧锦晔。
  “你……”
  男人正专心致志地给她按摩膝盖,听到唐茗悠醒来的声音,偏过头,冲她温柔一笑。
  唐茗悠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这男人笑的时候,简直可以秒杀任何少女心。
  他这样一笑,唐茗悠便知道,这个人不是萧锦晔!
  “痛吗?”
  男人一边轻柔地为唐茗悠揉膝盖,一边问。
  唐茗悠的裤脚被撸起,露出了白嫩的双腿,不过男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坏心,除了双腿之外,其他地方都用被子盖住,半点没有暴露。
  唐茗悠不由地叹息,如果这个人是她所嫁的男人,即便是陌生人,她估计也会很快沦陷吧?
  可惜……她嫁的却是那个可恶的萧锦晔!
  “好多了,谢谢你!”唐茗悠由衷地道,两次受伤生病,他都赶来相救。
  听到唐茗悠的话,他也很开心地笑弯了眉眼,说:“不客气!”
  “你……是萧锦晔的兄弟吗?”
  唐茗悠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男人点点头,道:“是哥哥,我叫萧锦麟!”
  唐茗悠低声重复了一遍:“萧锦麟……真是好名字!”
  萧锦麟暖暖一笑,道:“你叫着好听!”
  唐茗悠被他的温柔所感染,整颗心都软化了,道:“你这么帮我,他要是知道了,会怪你的吧?”
  “不会,小晔他不是故意的,你别怪他哦!”萧锦麟眼里有一抹愁绪,仿佛害怕唐茗悠因为萧锦晔的冷酷而生气。
  唐茗悠叹息一声,道:“你们是双生子吧?明明长得这么像,可是做人却差这么多!”
  萧锦晔有冷血又霸道,简直可恶极了,可是偏偏有这么一个好哥哥。
  萧锦麟浅笑,揉揉唐茗悠的头发,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可是……”唐茗悠总觉得不妥,虽然她是现代人,但是也知道要避嫌。
  毕竟她现在名义上是萧锦晔的妻子,如果和他的哥哥这么亲近,也不好。
  “没关系,他不会知道!”萧锦麟仿佛看穿了唐茗悠的担忧。
  唐茗悠蹙眉,发生在王府里的事情,萧锦晔会不知道?
  萧锦麟轻抚她的眉心,道:“不要皱眉,不好看!”
  唐茗悠撇撇嘴,却还是听话地松开了眉头,这个男人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服从他。
  “睡吧,明天不要去跪了!”萧锦麟道。
  “萧锦晔不会放过我的!”唐茗悠可不会相信萧锦晔会因为她受了伤生了病就大发慈悲地放过她。
  萧锦麟摇头,道:“有我在!”
  唐茗悠以为萧锦麟会帮她去求情,叹息着说:“真不想向他低头,可是我的身体好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因为这破败的身体,她的精神力都变弱了,一旦精神力不足,就无法自由运用催眠术。
  就比如现在,她都无法集中精神,更别说催眠别人了。
  萧锦麟却还是笑眯眯地说:“有我在,不怕!”
  唐茗悠也不知道萧锦麟为什么会帮自己,但是他看起来实在太温柔太好了,所以唐茗悠根本做不到不相信他。
  他整个人都像是散发着温柔的光芒,耀眼却不刺目,半点都感觉不到阴暗的东西,让人忍不住地想要亲近他,听从他。
  “乖,睡吧,一切都会好的!”萧锦麟低声呢喃,仿佛说出了某种魔咒,让唐茗悠一瞬间就困意翻涌,眼皮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萧锦麟已经不在了,她掀开被子,活动了一下双腿,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好像之前跪了两天的人不是她。
  秦嬷嬷听到动静,赶紧走了进来,看到恢复了神采的唐茗悠,也宽慰地笑了。
  “小姐,您看起来好多了!”秦嬷嬷道。
  “是啊,我的腿好像都好了!”唐茗悠掀开裤脚,看到腿上的红肿都消散了,破了皮的地方也结了痂,一点都不痛了。
  秦嬷嬷欣喜地说:“多亏了王爷,他帮您揉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才走的,还嘱咐我醒来帮你上药呢,快……再抹点药很快就会痊愈了!”
  唐茗悠想到萧锦麟,心头没由来的一阵暖流滑过,那个人真是好到让人无法拒绝。
  秦嬷嬷一边帮唐茗悠抹药,一边道:“看来王爷已经想通了,发现小姐您的好,以后小姐的日子也好过了!”
  唐茗悠听秦嬷嬷这样说,明白她误会了。
  “那个人不是萧锦晔!”唐茗悠道,“他是萧锦晔的哥哥!”
  “啊?”秦嬷嬷惊得连手里的药瓶都掉了,慌忙捡起来,“小姐,您在说什么?”
  “我说昨晚来照顾我的是萧锦晔的哥哥,萧锦麟!”唐茗悠笑的满面春风。
  秦嬷嬷一脸不可置信,道:“长得可真像啊,不过也是……摄政王可没有那么温柔!”
  “对啊,不过这件事嬷嬷可别说出去,要是被萧锦晔知道了,不仅咱们日子难过,还会连累萧锦麟!”唐茗悠嘱咐道。
  秦嬷嬷点头,道:“嗯,我知道!不过……”
  唐茗悠看秦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道:“嬷嬷有话就说吧!”
  “那公子如果是王爷的兄长,小姐还是应该要避嫌,孤男寡女,瓜田李下,总难免惹是非!”
  秦嬷嬷也是为了唐茗悠着想,毕竟她的身份是摄政王妃,就算萧锦晔再怎么过分,也不能成为唐茗悠不守妇道的理由。
  如果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唐茗悠肯定会被人唾骂,还会遭受很严重的后果。
  唐茗悠叹息一声,道:“真是讨厌,为什么偏偏嫁的人是萧锦晔?”
  秦嬷嬷也不免感伤,道:“是啊,小姐的命真苦,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木已成舟,除非王爷肯和小姐和离,否则……”
  “和离?”
  唐茗悠提到这两个字,眼神都跟着亮了,对啊,可以离婚啊!
  秦嬷嬷见状,又叹息一声,说:“没那么容易,小姐可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老爷在战场上会不安心的!”
  唐茗悠明白秦嬷嬷的意思,不能因为她的过错而被休掉,这在古代来说,女人被休是奇耻大辱,要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蒙羞的不是她一个人,而是整个唐家。
  但是如果是和离呢?双方友好地分开,应该就不成问题了吧?
  她要想办法让萧锦晔同意和离!
  打定了主意,唐茗悠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只要能够催眠萧锦晔,那一切都简单了!
  和离,她要和离,她要享受自由的人生!
  生了一场病之后,唐茗悠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太柔弱了,这对她的催眠术也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所以她当务之急是要把身体给养好,增强体质!
  于是锻炼大白的时候,唐茗悠也刻意地开始锻炼自己的体能,每天绕着院子小跑,做做健身操和瑜伽,吃饭也比之前多吃一碗。
  秦嬷嬷看到唐茗悠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也十分开心,道:“虽然来王府之后小姐遭遇了不少磨难,但还是有些好处的!”
  “什么好处?”唐茗悠笑着问。
  “小姐的身子好多了,比从前在家还好,这样下去,小姐肯定长命百岁!”
  唐茗悠听了,笑着说:“我才不要活那么久,都变成老妖怪了!”
  主仆二人有说有笑,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
  “多日不见,你活的很滋润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