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罚跪

更新时间:2016-08-30 17:57:34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3429

唐茗悠摇摇头,道:“我可没有那个能耐,也不敢,如今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口是心非!”萧锦晔终于发现,这女人骨子里的叛逆。
  唐茗悠皮笑肉不笑地咧了一下嘴,然后道:“随你怎么说!”
  “你敢再对王府的下人动妖术,本王就不会顾及你父亲的嘱托,直接将你处以火刑!”萧锦晔警告道。
  唐茗悠问:“你凭什么要对我动火刑?”
  “天启律有定,凡动巫蛊妖术者,施以火刑!”萧锦晔是依法处置而已。
  唐茗悠问:“我用妖术了么?”
  “你能控制人心,难道不算妖术?”萧锦晔可不容她狡辩。
  唐茗悠故作无辜地眨巴着明媚的眼睛,问:“我如何控制人心了?他们只是尽到本分为我送来饭菜和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难道这不是他们应该做的?”
  “还是说,王爷您吩咐他们要虐待我?”
  说这话的时候,唐茗悠的眼神忽然变得幽暗起来,潜藏着对萧锦晔的愤怒。
  萧锦晔哼了一声,道:“本王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你休想不承认,本王劝你安分守己,对你有好处!”
  “难道我还不够安分守己吗?你只是让我禁足,我可没出去!”唐茗悠针锋相对地道。
  萧锦晔就是抓不到唐茗悠的把柄,她的确是什么都没做,但是好像什么都做了!
  那些下人欺负她的事情,他其实知道一些,但是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因为唐茗悠的确让他很不悦。
  原本他就是因为被唐振钦那个老头子算计了才娶她的,自然不甘心,没想到成亲第二日她又当着自己的面闹了那么一出,让摄政王府都跟着被人诟病。
  “既然如此,那就罚你在中庭跪三日!”
  萧锦晔想,只有如此,才能破了这女人对王府下人的控制,那些下人见她如此,想来应该不会再听她的命令了!
  唐茗悠眼神一冷,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问:“你凭什么罚我?”
  “本王罚你需要理由吗?”萧锦晔哼了一声。
  唐茗悠道:“哦……原来摄政王殿下执掌朝政,可以任意赏罚,这和前朝幽帝有什么区别呢?”
  “唐茗悠!”萧锦晔的声音变得狠戾起来。
  唐茗悠嘲讽地哼了一声,道:“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要说,你没有证据证明我对你的下人做了什么,就不要随意地指责我甚至处罚我!”
  “现在本王有了处罚你的理由!”萧锦晔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带着几分得意。
  若是王府的下人看到了,八成会吓死,他们的王爷竟然也会笑啊!
  唐茗悠瞪大眼睛,问:“什么理由?”
  “忤逆本王,以下犯上,不遵妇道!”萧锦晔一连说了三个理由。
  唐茗悠几乎肺都要欺诈了,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他还是摄政王,手掌生杀大权!
  妈的,真是气死她了!
  唐茗悠被萧锦晔逼着在中庭跪了下来。
  王府的中庭是人来人往的地方,他故意让唐茗悠跪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下人们都看到。
  看看这个闹得王府人心惶惶的王妃,受到怎么样的处罚,那些听她话的人,是不是该清醒一下。
  秦嬷嬷泪光闪闪地陪在唐茗悠身旁,她想去萧锦晔那里求情,却被唐茗悠给制止了。
  “不要求他,求了也没用,反而丢脸,跪就跪,死不了!”
  唐茗悠的倔脾气被激发了,她默默地想,自己承受的羞辱和痛苦,迟早会加倍奉还!
  唐茗悠跪了一天之后,膝盖都快碎了,起来的时候,根本都走不了路,整个腿麻木没有丝毫反应。
  秦嬷嬷是把她背回去的,一路上,唐茗悠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地报复回去!
  回到屋子里,秦嬷嬷掀开她的裤子看了,膝盖红肿一片,皮都破了,白色的裤子染了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小姐……”秦嬷嬷泪眼模糊,哽咽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姐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和委屈,那个摄政王,实在太过分了!
  “要是大少爷回来了,一定会带您离开的,咱们再熬一熬就好了!”秦嬷嬷努力地安抚着唐茗悠,怕她会熬不住。
  一开始秦嬷嬷觉得唐茗悠嫁给萧锦晔也没什么不好,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世上多少怨偶不都这样过了么?
  可是看到唐茗悠接二连三的受伤,秦嬷嬷终于改了想法,只想趁早带唐茗悠离开这里。
  唐茗悠微笑着道:“没事的,一点皮肉伤,很快就会好的,嬷嬷不难过!”
  “我的小姐,嬷嬷心疼啊!”这是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姑娘啊,怎么舍得让人欺负呢?
  别说是这种伤,哪怕她擦破点皮,她都要担心。
  唐茗悠心生感动,这个秦嬷嬷是真心疼爱她的。
  唐茗悠为了转移秦嬷嬷的注意力,便道:“嬷嬷,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秦嬷嬷问。
  “王府里的下人都是男的,我今天跪了一天都没看到一个女人!”
  这个疑惑已经让唐茗悠纳闷了很久了,之前也是,每个来给她送饭的都是小厮,没有丫鬟。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摄政王他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是从前那些在府上做事的丫头总是心高,想爬王爷的床,被烦了几次之后,王爷就下令府中不再用女人了!”
  秦嬷嬷解释道。
  “您是怎么知道的?”唐茗悠惊讶地问。
  “这事儿都传遍了,老爷要把您嫁给王爷的时候,我就打听了,为此还高兴了一阵儿,觉得您以后可以省点儿心,没想到……”
  秦嬷嬷想着又难过了起来,虽然没有丫鬟爬床,但是萧锦晔这么心狠,唐茗悠受的苦更多。
  唐茗悠见她又伤感起来,忙道:“哎呀,嬷嬷,好痛哦,快给我上药!”
  秦嬷嬷听她喊痛,哪有心思流眼泪,赶紧去找药。
  “糟了……药用完了,上次您身上的伤太多了!”秦嬷嬷看着那瓷瓶,满脸的崩溃。
  唐茗悠看着这青花小瓷瓶,又想起了那个温柔的男人。
  好多天没有他的消息了,也没有听王府的下人提过他,真是个神秘的男人!
  “没了就算了,包扎一下就好了!”唐茗悠懒懒地说,她太累了,只想睡觉。
  秦嬷嬷也没办法,毕竟这里没人会帮她们。
  唐茗悠的膝盖一直痛着,夜里都痛醒过来,一夜难以安眠,第二天还要去跪。
  萧锦晔那个男人,简直跟魔鬼一样无情!
  这一次秦嬷嬷连夜帮唐茗悠做了个柔软的蒲团,里面用冬天的棉袄里的棉花铺满。
  唐茗悠跪在那里,虽然还是会很痛,但是不会加重伤势了。
  “小姐,我还是去求王爷吧,我不能再看着你这么跪下去!”秦嬷嬷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肯听唐茗悠的了。
  唐茗悠拗不过她,只能随她去,反正她知道,萧锦晔是不会放过她的!
  萧锦晔却让秦嬷嬷回来,带给唐茗悠一句话。
  “他让你带什么话?”唐茗悠问。
  “王爷要您说出您到底是怎么让那些下人听话的。”秦嬷嬷一脸为难地道,“那些下人也没有听您的话啊,王爷这不是为难人嘛?”
  在秦嬷嬷看来,那些人来给她们送好饭好菜,帮她们都是因为她们心里还存有善意,并不是受了什么控制。
  唐茗悠真的很感激秦嬷嬷是个如此单纯又善良的老人,否则她还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反常呢!
  秦嬷嬷见唐茗悠沉默不语,想了想,还是道:“要不小姐您就编个瞎话吧,不能一直这么跪着啊!”
  “你以为他会相信吗?”唐茗悠叹息着道,那个男人精明极了,瞎话可骗不了他。
  萧锦晔在不远处看着她们主仆二人的互动,眼神忽明忽暗。
  “王爷,王妃膝盖好像伤的很重!”空九忍不住在一旁提醒道,总觉得自家王爷这么折腾一个女人,不太好的样子。
  萧锦晔瞥了一眼空九,问:“你心疼?”
  “啊?不……不是的!”空九脸噌地就红了,“只是……只是她毕竟是王妃!”
  萧锦晔哼了一声,道:“这个女人果然会妖术,连你都抵挡不住了!”
  “没……没有啊!”空九摸了摸脑袋,他没有中妖术啊,只是单纯地觉得王妃有点可怜而已。
  萧锦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意要让唐茗悠受折磨,他虽然讨厌女人亲近,但是也不会刻意去伤害她们。
  可是偏偏就是唐茗悠,让他总是忍不住想要摧毁她眼里深藏的倔强和骄傲。
  这种感觉,他自己都里不清楚!
  他执意要她承认她会妖术,其实他自己都根本不信世上有真正的妖术!
  但是又无法解释为什么唐茗悠能够控制那些人的心神,让他们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就算是唐家的独门绝技,似乎也做不到这样的程度吧?
  如果连人心都可以控制,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别说是战场,就算是朝堂,也可以无往不利,令敌人都可以听从自己的号令,还真是可怕的能力!
  萧锦晔对唐茗悠的这种古怪能力,是既感到忌惮,又感到惊奇,如果她能为自己所用,倒也罢了,如果不能……
  萧锦晔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机!
  唐茗悠却在这烈日下感受到了一阵寒意,她的目光朝着萧锦晔原本所在的地方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小姐,你怎么了?”秦嬷嬷看唐茗悠身体紧绷,以为她很不舒服。
  唐茗悠摇摇头,道:“没事!”
  她刚刚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可是那地方却已经没有人了,真是奇怪!
  这罚跪的第二天,唐茗悠并未能坚持下来,下午就晕倒在了秦嬷嬷怀里。
  原主的身体太弱了,加上天气炎热,根本撑不住。
  唐茗悠又开始发起烧来,身体滚烫,秦嬷嬷赶紧去找萧锦晔,却被告知萧锦晔不在。
  她转而去找胡德成,胡德成也没在王府,王府的其他人根本就不理会秦嬷嬷的求救。
  秦嬷嬷看着病的神志不清的唐茗悠,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就在秦嬷嬷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锦澜苑里。
  “王爷?”
  秦嬷嬷激动极了,赶紧跪地行礼,他肯来看小姐,小姐就有救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