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分明是个妖怪

更新时间:2016-08-29 13:42:06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3242

第二天那个送饭的小厮来的时候,是唐茗悠堵在门口的,恢复了精神的唐茗悠,轻易地就让小厮中了她的催眠术。

  秦嬷嬷诧异地问唐茗悠:“小姐今天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他,是因为饿了么?”

  “这种饭菜,饿了都不想吃!”唐茗悠看了一眼食盒里的东西,倒进了胃口。

  每次不是冷的,就是馊的,很明显是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却拿来给她吃。

  真是可恶透顶了!

  萧锦晔,你等着瞧吧!

  唐茗悠暗暗发誓,这一次要让摄政王府鸡犬不宁。

  “小姐,要是不行的话,咱们把大白杀了,给你补补身子吧?”秦嬷嬷看着唐茗悠怀里的大公鸡。

  没想到这只鸡那天躲进了屋子里,唐茗悠后来就收养了它,把它当宠物一样惯着,自己吃什么,就给它吃什么。

  大白渐渐地就和唐茗悠亲近起来,总是赖在她怀里。

  听到秦嬷嬷的话,大白发出了几声尖锐的鸣叫,仿佛在抗议一样。

  “乖,不会吃你的!”唐茗悠笑眯眯地安抚着大白,它才安静下来。

  秦嬷嬷一脸尴尬,道:“这只公鸡还真是神了,能听得懂我说话啊?”

  “它聪明着呢,而且它这么厉害,我怎么舍得吃掉它!”唐茗悠道。

  这可是个不错的大公鸡,攻击力一流,那天她可是见识过它怎么连续啄伤了几个纨绔子弟的。

  秦嬷嬷无奈,只好把食盒里的食物拿出来,分成三份。

  唐茗悠道:“今天不用吃了,待会儿会有人送来好吃的!”

  “啊?”秦嬷嬷惊讶地看着唐茗悠。

  唐茗悠笑着道:“我和那位小厮说好了,他会送来的!”

  “可是……”秦嬷嬷根本没看到唐茗悠跟那个凶巴巴的小厮说话啊。

  唐茗悠却只是笑而不语,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果然门锁又被打开,那小厮沉默着送来了一盒食物,都是热乎乎的饭菜。

  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还有一份汤。

  秦嬷嬷简直惊呆了。

  “吃吧,嬷嬷,还有大白,痛快地吃!”唐茗悠这十多天来,第一次吃上这么好的饭菜,可是有点等不及了。

  两个人一只公鸡,吃的特别开心,把盘子都快吃掉了。

  “小姐,真是太好了!”秦嬷嬷感动地都快哭了。

  唐茗悠想,不止如此呢,接下来还会有很多好戏看的。

  果然……那个凶巴巴的小厮给她们送了好饭好菜之后,又被换掉了。

  可是在唐茗悠的控制下,新来的依然还是会替她办事,送来的都是好饭好菜,甚至还给她送热水,从库房里给她拿新衣服新鞋子。

  只要唐茗悠想要的,就没有拿不到的!

  不管换成谁,都会乖乖地听唐茗悠的话。

  这个现象让在后面安排这一切的人惶惶不安了,于是他决定亲自来做这件事。

  唐茗悠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他就是安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既不是胡德成,也不是萧锦晔,而是一个唐茗悠和秦嬷嬷都不认识的男人。

  看起来在王府的地位不低,因为他的服饰和前面来的小厮不同,料子都是绸缎的。

  但这里的主子只有萧锦晔一个,所以唐茗悠判断他应该是类似胡德成一类的总管,或者比胡德成稍微低一些。

  这个人一进来就对唐茗悠释放了满满的恶意,眼神恨不得在唐茗悠身上刺个洞。

  唐茗悠但笑不语,第一次没有对他下手。

  就在这个人放松警惕之后的某天,唐茗悠再度将他变成了自己的俘虏。

  “小姐,我发现现在王府的下人好多了,对咱们挺照顾的呢!”秦嬷嬷笑眯眯地吃着点心,很满足的样子。

  虽然没有自由,但是吃穿用度都变好了,秦嬷嬷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

  唐茗悠可不这么想,但是她不会告诉秦嬷嬷,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

  大白被唐茗悠养得更加健壮了,唐茗悠还会刻意地锻炼它的好战天性,没事儿就让它抓虫子吃。

  后来唐茗悠甚至让府上的下人去买斗鸡来,让大白去跟斗鸡打架,培养它的战斗力。

  府上渐渐人心惶惶起来,明明所有人都有默契要欺负唐茗悠,可是竟然没有人能做到!

  只要见过唐茗悠的人,都像着了魔一样,无缘无故地对她言听计从。

  更可怕的是,唐茗悠开始让他们做一些捣乱的事情。

  比如……时不时地偷懒睡觉不干活,时不时地喝酒闹事,时不时地赌钱打架,或者干脆半夜里放一把火,把王府里的人闹得人仰马翻。

  整个王府井然有序的情形被打破,鸡犬不宁起来。

  最先来找唐茗悠的是胡德成,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府里所有的怪事都是从唐茗悠这里开始的。

  胡德成来的时候,直接提了一盒子精致的美食,送到了唐茗悠的面前。

  唐茗悠笑眯眯地谢了,并不意外。

  秦嬷嬷倒是客气地道:“胡总管亲自来给我们送饭,还真是劳烦你了!”

  唐茗悠分明看到了胡德成脸上不自然的笑容。

  “王……王妃!”胡德成总算喊了她一声王妃,这是长久以来,摄政王府的下人,第一次承认唐茗悠的身份。

  胡德成显然是不情愿的,因为他们这些人始终认为,唐茗悠配不上他们的王爷,不配当他们的女主人。

  唐茗悠却只是静静地吃东西,并且招呼秦嬷嬷和大白一起吃,就是不理会胡德成。

  胡德成有些着恼,可是又没有借口发挥,只能静静地在一旁站着。

  他一开始的不耐烦,最后却因为看着唐茗悠那慢条斯理吃饭的样子,而安静了下来。

  胡德成不由地开始想,这个唐小姐,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让那些下人对她唯命是从?

  除非她会妖术,可是……她身上并没有任何施展妖术的东西,而且据他观察,唐茗悠根本不像是会弄歪门邪道的样子。

  他活了一把年纪,根本就没听说过世上有真正可以控制人心的妖术,都是一些骗子而已。

  唐茗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再过了一会儿,胡德成惊讶地发现,自己虽然一直在等她吃饭,心情从最初的急躁和不耐烦,而慢慢平静下来,心甘情愿地站在一旁守着。

  就像守着萧锦晔一样心甘情愿,毫不勉强。

  这个认知,让胡德成感到心慌,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精神上似乎又很顺其自然。

  这是多么的矛盾啊!

  唐茗悠终于吃饱了,用帕子轻轻擦了嘴,然后笑着问胡德成:“胡总管还有事?”

  “是!”胡德成竟然恭敬起来,连腰都不自觉地微微弯曲。

  唐茗悠点头,问:“有事就说吧!”

  胡德成逼着自己挺直身体,道:“我想问王妃,您到底是如何控制他们的?”

  “嗯?”唐茗悠微微歪着头,仿佛不理解胡德成的意思。

  “就是……”胡德成不知道怎么说了。

  唐茗悠笑着道:“没什么,就像你一样,他们见到我之后,会心悦诚服!”

  唐茗悠给了一个解释,当然都是唬人的。

  胡德成什么都没得到就走了,接下来府里的乱象更多了。

  最后,萧锦晔站到了唐茗悠的面前,气急败坏!

  “女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萧锦晔是直接将唐茗悠的脖子给掐住了,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威胁人。

  秦嬷嬷在一旁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敢上前,怕萧锦晔一激动,就将唐茗悠给杀了。

  大白倒是很护主,飞起来要去啄萧锦晔,却被唐茗悠给制止了。

  大白可不能牺牲在萧锦晔的手里。

  “说话!”

  唐茗悠只是眨巴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萧锦晔松开她,唐茗悠这才道:“你要我说什么?”

  “你对王府的下人做了什么?”萧锦晔恼火地问,最近这些日子他不在府里,府上全都乱了。

  连他的书房都乱七八糟的,下人完全不听使唤,问胡德成都问不出所以然。

  他直觉地认为这和唐茗悠脱不了干系。

  因为那日,他是亲眼看到那些欺负唐茗悠的人忽然发狂,然后离开王府竟然就脱了衣裳在街上狂奔。

  闹得满城风雨,他那个骄纵的表妹徐娇娇更是因此而名誉扫地,再也不敢出来见人。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个妖怪!

  唐茗悠摇摇头,说:“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只是做该做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他们都对你言听计从,还在府中捣乱?”萧锦晔可不会被唐茗悠给糊弄过去。

  唐茗悠惊讶地问:“他们捣乱了?不会吧,那是王府的下人,他们怎么会对我言听计从呢?”

  唐茗悠将装傻进行到底。

  这可恶的男人,若不是他的意思,那些人怎么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她们主仆。

  她可是差点死掉啊!

  要不是那个温柔的男人……想到这里,唐茗悠看了一眼萧锦晔,还真是差别巨大,明明一样的脸,怎么就差这么多?

  这一眼让萧锦晔微微皱眉,问:“你那样看我做什么?”

  “我怎么看你?”唐茗悠反问。

  萧锦晔懒得理唐茗悠,只是生气地问:“你到底耍了什么诡计?”

  “王爷认为我能耍什么诡计?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唐茗悠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萧锦晔却根本不信,道:“你在大婚当天,把娇娇和她那些朋友整的很惨啊!”

  “是吗?他们差点把我杀掉,你为什么不说?”唐茗悠冷笑着问。

  明明他娶了自己,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怎么能坐视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却不闻不问呢?

  这样的男人,实在叫人看不起!

  萧锦晔被唐茗悠那凉凉的眼神看得眉头紧蹙,这个女人是在怪他?

  “所以你是在报复本王?”萧锦晔几乎肯定地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