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秘的温柔男人

更新时间:2018-02-24 14:53:57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2853

萧锦晔不负所望,仿佛没看到唐茗悠的眼神,紧握着她的手腕,道:“不要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你承受不起代价,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妖术,但你最好从此以后都别再动,否则……本王绝不会让你好过!”

  唐茗悠真想用催眠术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冷血的男人,可是刚刚连续对多人使用催眠术,又受了伤,精神力已经不足了。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不容易催眠的那种人,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一不小心没催眠成功,反而让他把她给弄死了!

  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会杀人!

  “以后你带着这老妈子禁足在锦澜苑,半步不得出,要是敢在王府兴风作浪,就要有死的觉悟,本王不会因为你的父兄而对你手下留情!”

  让他答应娶这个女人,唐振钦就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若是他的女儿还不安分,那就休怪他无情!

  萧锦晔丢下这句话就走了,锦澜苑的门被从外面锁上了,而唐茗悠和秦嬷嬷则是满身狼狈地站在院子里,无人问津。

  秦嬷嬷痛哭失声,抱着唐茗悠,道:“老爷为什么要把小姐嫁过来啊,这不是害苦了您吗?”

  唐茗悠自然也是不理解的,唐振钦并非贪恋权势之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在天启朝初定之后,就匆匆卸甲归田,半分功劳也不要。

  但他这一次却执意要她嫁给萧锦晔,甚至不惜用他的命来威胁。

  一定有什么她无从得知的理由吧?

  “好了,嬷嬷,别哭!”唐茗悠柔声安抚道。

  秦嬷嬷心下一暖,总觉得这样的小姐,温柔地不像话,随便一句安慰的话,都会让人打心底里觉得安宁。

  她当然不知道,这种事情,对唐茗悠这个精神科专家来说,就是一种本能。

  秦嬷嬷擦了擦眼泪,扶着遍体鳞伤的唐茗悠走进屋子里。

  她想要点热水,可是并没有人理她,秦嬷嬷又愤怒又无奈,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容不得她做主。

  唐茗悠知道,从此以后,这王府就是一座监牢,没人会把她当王妃对待,她必须要靠自己生存下来!

  唐茗悠让秦嬷嬷去打了井水,擦干净了自己的身体,冰凉的井水让她身体都快要结冰了,但她也只能忍着,又不能一直脏兮兮地过。

  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干净了,秦嬷嬷赶紧让她躺进被子里,用被子把她裹住,好让她温暖一点。

  “小姐,你的身子这么弱,也不知能不能熬得住,要是……”秦嬷嬷说着又流起眼泪来。

  唐茗悠浑身都是鞭痕,还有头部被磕到的伤,她的嫁妆都被抬去了库房,贴身带的东西几乎没有,所以也没有药。

  半夜的时候,唐茗悠就发起高烧,一直不断地做噩梦。

  秦嬷嬷始终不敢睡觉,想要出去求救,但是门被繁琐,外面也没有人。

  这种情形让秦嬷嬷既绝望又痛心,真怕小姐就这么死了!

  唐茗悠糊里糊涂的,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忽冷忽热,很难受而已。

  天亮的时候,终于有人来给他们送饭,门被打开,小厮走进来,沉默地放下食盒就要走。

  秦嬷嬷赶紧上前拦住他,求道:“王妃她浑身是伤,还发着高烧,人都烧糊涂了,求你快去请个大夫来吧!”

  那小厮看了一眼秦嬷嬷,道:“我去禀告胡总管!”

  说着就走了,秦嬷嬷以为大夫很快就会来,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人。

  中午的时候,还是那个小厮给她送饭,可是这一次只是把食盒送到门口,人就要走。

  秦嬷嬷赶紧追上去,喊道:“这位大人,大夫呢?为什么一直没有来?”

  “胡总管出去了,不在府上!”那小厮冷漠地道。

  “那……那府上有没有别的人能请大夫的,我们家小姐已经快不行了!”秦嬷嬷惊慌失措地问。

  “没有!”小厮不带感情地回答,然后粗鲁地推开秦嬷嬷走了。

  秦嬷嬷在后面狂追不舍,一把拉住小厮,道:“大人,求您了,不行去求求王爷吧,人命关天啊!”

  秦嬷嬷一边哭一边跪下来,给那小厮磕头,为了她家小姐,她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可是她从小带大的小姐啊,已经比自己的亲骨肉不差了。

  小厮目光复杂地看着秦嬷嬷,最后道:“别跪我,我也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你家小姐命不好吧!”

  小厮扒开秦嬷嬷的手,试图离开。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连请个大夫都不可以?她毕竟是王爷娶回来的王妃啊!”秦嬷嬷痛哭失声,不懂为什么要对小姐这么残忍!

  那小厮叹了一口气,说:“她把表小姐害惨了,王爷很生气,没人会帮你们请大夫的!”

  小厮说完,就不管秦嬷嬷怎么抓牢他,也奋力甩开就跑了。

  大门落锁的声音,让秦嬷嬷陷入绝望。

  到底该怎么办?小姐这样,真的会死的!

  唐茗悠一直在发烧,人也不清醒,否则她自己可以想办法自救,但此刻,只能听天由命了!

  秦嬷嬷看着唐茗悠那烧红的脸,恨不得替她受了,甚至替她死了也好。

  “为什么啊?老爷……少爷,你们快来救救小姐啊,你们怎么都不管她了呢?”

  秦嬷嬷哭得惨烈,却根本无法撼动冰冷的人心。

  天色渐渐暗了,秦嬷嬷哭到脱力,趴在唐茗悠的身边昏睡过去。

  唐茗悠在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汁液灌入自己的口中,让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她稍微舒服一点之后,就睁开眼睛,看到萧锦晔的脸呈现在自己面前。

  “你……”

  唐茗悠想要开口说话,发现自己的声音喑哑得发不出来。

  那个人冲她露出了极为温柔的笑容,暖的仿佛会化开千年寒冰。

  “乖乖……”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唐茗悠的头,眉眼间尽是笑意。

  唐茗悠皱了眉头,这个人有和萧锦晔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她可以肯定,这不是萧锦晔!

  那个男人冷到了骨子里,也无情到了骨子里,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呢?

  唐茗悠睁着眼睛,想要问他,也无法开口。

  那人指了指手里的瓶子,道:“药哦……明天再喝,给你!”

  然后就把药放在了她的枕头边上。

  唐茗悠朝他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可是她太疲惫了,又不能说话,很快就睡了过去。

  噩梦渐渐远离,她总感觉一双温暖的手轻抚着自己,帮她驱逐了一切疲惫和痛苦。

  唐茗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秦嬷嬷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小姐,你已经不发烧了,可是身上的伤还没好!”秦嬷嬷道。

  唐茗悠想起什么似的,从枕头边摸到两个瓷瓶,还有一张纸。

  上面写明了药效和用法,唐茗悠这才确信,昨晚她真的见到一个和萧锦晔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这是哪来的?”秦嬷嬷惊讶地问。

  “昨晚你睡着了之后,有人送来的!”唐茗悠避重就轻地回答。

  秦嬷嬷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幸好他们还没有灭绝人性,否则真怕小姐你熬不过去!”

  “嗯,帮我上药吧,有些地方我碰不到!”唐茗悠将那擦外伤的药给了秦嬷嬷。

  秦嬷嬷赶紧给唐茗悠上药。

  唐茗悠似无意地问:“嬷嬷,摄政王他有兄弟吗?”

  “嗯?不知道哎,为什么这么问?”秦嬷嬷有些惊讶。

  唐茗悠有些失望,看来要问王府的人才知道了,双胞胎兄弟吗?那真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啊,像是事物的阴阳面一样,一黑一白。

  不过那个人为什么会来帮自己呢?

  唐茗悠很疑惑,但是她昨天从那个人的眼里看到的全是善意,应该不是坏人。

  有了药之后,唐茗悠的身体恢复得也很快,没几天就可以下床了。

  但是她也走不出这个院子,门被上了锁,院墙又太高,根本爬不出去。

  每天就像坐牢一样,到了时间会有人送饭送水过来。

  她很想洗个热水澡,但是这里有水却没柴,后来秦嬷嬷贿赂了来送饭的小厮,让他弄了两捆柴过来,烧了热水。

  没想到小厮给她们送柴之后,就再也没来过,送饭的人又换了一个,还是个特别凶巴巴的。

  这个小厮丢下食盒就走,秦嬷嬷要是上前攀谈就会被呵斥。

  这样的情形让唐茗悠明白,这是整个王府在排斥和孤立她们。

  唐茗悠微微露出冷笑,既然如此……她就要让整个王府鸡犬不宁,不想让她好过,那谁都别想好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