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毒酒

更新时间:2016-08-13 12:24:4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80

苏月抢过那杯酒喝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李想和谢珏都不避讳她,塞里人的当着她面也说过几句。

  她并不是真正的八岁小孩,就那么几句也多少能推断出背后的意思。

  所以,这次她一定要跟着来,就是想着李想不在,要是万一对方拿茶说事找茬,她一个小孩跳出来会比较好。

  她不懂阿拉伯语,不知道谢光和阿布的话有差距和破绽。

  但是她熟悉谢珏。

  谢珏端着那酒杯考虑的时间并不长,脸上神色也没变,但是她就是知道谢珏不想喝那酒。

  但是那种情况,谢珏又不能拒绝。

  所以她抢过来喝。

  她不喝酒,所以也喝不出味道对不对,但是谢珏既然不想喝,她自然是要打破的。

  反正她一个孩子,再怎么责罚也就那样吧。

  (谢七:姑娘哎,你现在身份不过是个下人,不管是不是孩子,只要下人对主人不敬,在这里也是可以打死的)

  可是过了这么一会,她是真的觉得不对了。

  只觉得头昏沉沉的,眼前都是星星,浑身也好似软成了面一般,一点着力处都没有。

  这绝对不是酒醉的感觉!

  倒是跟她上辈子中过的软筋散有些相似!

  她叫了一声,便翻着白眼往后倒,谢珏探手抱住了她,轻喝了一声。

  谢七一个回身,手中的长剑已经抽出,搭在了谢光的脖子上。

  “解药。”不等谢光惊叫出声,谢珏便冷冷的道。

  说话的同时,他抱着苏月站了起来。

  随着他的起身,一股子冷冽至极的杀气从他身上漫了出来。

  他年纪不过十四,身量其实还没有张开,清隽秀美的五官还带了青涩之意。

  可是,随着他身上的杀气盛剧,他身上的青嫩和温雅一起,消散个干净。

  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冰刃一般。

  一把,染过鲜血的利刃。

  谢光的牙齿都在打颤,颤声道:“你,你别乱来!什么解药?他不过是不胜酒力!”

  谢珏低头看了苏月一眼,手指在她筋脉上一搭,再又抬头,脸上是一丝神色都无了。

  只是冷冷的,用阿拉伯语对阿布道:“解药,如果你现在送下来,我还会依照刚才所说的和你们交易,如若不,那么……”

  “那么如何?”阿布哈哈大笑道:“原来你知道说我们的话,那便更好了。”

  指着谢光,阿布接道:“他跟我做了交易,将你卖给我,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好好待你,在床上也会好好的疼你。”

  谢珏转头看向谢光,依然神色淡淡的道:“原来,谢船长不是卖茶,而是准备卖我?”

  “你……你……”谢光脸色苍白,头上一圈冷汗。

  有心想说你居然骗我,你居然懂阿拉伯语!又想去骂阿布,居然这么直接的把他给抛弃了。

  但是谢七的长剑就架在脖子上,也只能转头冲着阿布道:“阿布大人救命!您,您就先跟他交易吧。”

  “这个人你不喜欢杀了便是。”眼神都没给谢光一个,阿布毫不在意的道:“你,我喜欢,很喜欢!你留在我这里,我会给你巴格达最美的首饰。”

  “可我不喜欢你。”谢珏冷然道:“给解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带劲!也不怕告诉你,那酒本是给你喝的,不过,你这个样子我更喜欢!”阿布笑得胡子都抖了起来,手一挥,拿着武器的侍卫纷纷涌进,将门口堵死。

  蹭的一声,另外三个侍卫也长剑出鞘,挡在了谢珏身边。

  “走。”苏月挣扎着发出声音:“软……筋……”

  谢珏低头,轻声问道:“是软筋散?”

  苏月点头,再度发声:“走……”

  就算不懂阿布说的意思,但是也能猜出大概。

  妈蛋的,这阿布是个变态啊,他是想打谢珏的主意,所以,故意让谢光带了谢珏来,让他喝下软筋散,然后就……

  是软筋散就不会有性命之碍,无非是有段时间不能动,失去神智而已。

  谢珏微微松了口气,一手抱着苏月,一手,亦抽出了长剑。

  冲着阿布道:“你最好想清楚,现在咱们还可以好说好走,一旦我们动手,我可不保证结果。”

  阿布却好似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只是睁着一对色眯眯的眼睛,好似失神一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下面走来,喃喃的道:“真美!太美了!你比最美丽的宝石都美!”

  后面这一句,却是用汉语说的。

  (这是阿布特意跟谢光学来的)

  苏月迷迷糊糊之中听得这句,脑袋嗯嗯之响。

  突的又想起一件事来。

  上辈子谢珏是闻名天下,但是那名声传的是他的巨富和手段,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谢珏很美!

  明明,他长得这么漂亮,风姿这么优雅,现在就有如此风华,十年后还不得迷死所有人?

  在宋国那个崇尚美人风雅,只要长得漂亮什么都占便宜之地,但凡见到谢珏,应该传颂的是他的绝代风华,钱财手段这些都得靠后。

  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过,谢珏漂亮!

  再仔细想,从脑中又蹦出了一句话。

  那是那个买了谢珏海货的管事说的,当时事情汇报完,那管事叹了口气说,谢珏做事很厉害,就是脸上的那些刀疤太吓人。

  刀疤……

  仔细想想,若是没有她,没有她的茶,谢珏就不会和李想打交道,那么到巴格达一定是跟着谢光。

  如果他被谢光出卖……

  如果,他也像今日这般被谢光出卖!

  苏月眼前一片模糊,都不知道自己脑袋在想什么,只是拼着最后一丝神智,抓了谢珏的手臂,急道:“别管我,快走!别毁容!我喜欢漂亮的三爷!”

  最后一个音落下,人便昏迷过去。

  “月儿!”谢珏急叫了一声,将她紧抱在怀中。

  低头看着她泛着红潮又透着苍白的小脸,想着她这个时候居然还只想着他,心都好似被揪了起来。

  “三爷。”谢七在旁边历喝了一声。

  就这么一会,阿布的人已经堵死了门口,而外面还有更多人的涌进来。

  刀光森寒,在烛光下反射出了一片追命之光。

  而那些人眼中的狂热和血气,更是让空气都颤抖起来。

  “月儿。”谢珏轻唤了一声,手指在她那紧闭的眼帘上拂过,想着她先头说的话,心里却是又泛起了一丝甜意。

  这丫头平素都是死鸭子嘴硬,现在倒是知道说出真心话了。

  (自动去掉漂亮的三字)

  “别怕,三爷,死也不会丢下你。”谢珏带着安抚的笑容,低头,在苏月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再抬头之时,谢珏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被凛然代替。

  身上的气势全开,头发因为激荡的气力而微微扬起。

  他眼神冷冽,唇角却勾起了一丝淡然笑意,看着阿布好似看着蝼蚁一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