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各有心思

更新时间:2016-08-13 12:22:1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51

和莫森的府邸比起来。

  这个府邸明显比较新,建筑也更加粗狂。

  没有莫森府邸的贵雅之气,到处都透着一些暴发富的感觉。

  进了门后,便是一条杂色大理石铺设的道路,两边的花园在夜色中带了粗放的活力。

  道路的尽头是一座高大壮观金碧辉煌的房子。

  进了前厅后,便是一个围绕了长廊和房间的庭院。

  而正对着庭院的圆顶大厅里人声喧哗,捧着各式用具的下人来往不息,两边插着的火把蜡烛将里面照得通亮。

  谢珏脚步不觉微微一顿。

  “谢爷。”一个面容带了宋人和阿拉伯人特色的男人走了出来,用汉语喊了一声,又朝谢珏看了一眼,随后笑道:“这位便是谢公子了吧?”

  “是。”谢光赶紧上前一步道:“您今天也来了啊。”

  说着,回头对谢珏道:“这位是格力大人,他父亲是宋人,继承了外祖父的爵位。”

  谢珏明白了。

  李想曾经说过,宋国商人到了巴格达后,其中也有人在当地娶妻或者有艳遇。

  这人只怕就是那艳遇的结果。

  格力带着笑,不露痕迹的将谢珏打量了一下,心下暗道,也难怪阿布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打这人的主意。

  居然敢瞒着赛格麻做这种事。

  不过,这样也好,有阿布在前面顶着,他正好可以不惹怒赛格麻,同时可以将那些黄金水都收入囊中。

  “走吧,阿布找了我来,就是说要让我尝下宋国来的黄金水,可都等急了。”格力笑着转身,带着他们往前走。

  谢珏将那一瞬间冒起来的不安给压了下去,只是将苏月拉紧了一些,然后对谢七做了个警惕的神色。

  这段时间以来,一开始他还会想一下李想说的那个顾虑,可是后来见过莫森和那些巴格达贵族,再又在图书馆里和学者们畅谈。

  那件事便被他抛之脑后,早忘了个干净。

  再又见过哈里发后,一国之王都对他彬彬有礼,他对巴格达贵族的印象就更好了一点。

  (只除了宴会上的各种那啥,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去碰的)

  可是在现在,他却突然想起了李想说的那事。

  心下不觉有些懊悔。

  还是应该等李想回来再一起来的。

  或者,将那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的药膏找出来抹上也成啊。

  外面看着热闹,进到里面,才发现里面除了主位上坐着的一个满脸大胡子腰圆膀阔的中年人外,就没有其他客人了。

  谢珏那不安又冒了出来。

  不过想想去莫森那里,一开始也是莫森一个人在,又稍微放下点心。

  只是,比起莫森来说,面前这位实在是有些面目可憎。

  人家莫森也胖,但是气质却满是贵气,举止也很文雅,面前这位,却是看到他们进来,那眼睛立时眯了起来,手中拿着的肉油都滴落在了衣衫上。

  “这位是阿布大人。”谢光推了一下谢珏,领头走到阿布的下面,直接跪倒在地,半磕头道:“小的,见过阿布大人。”

  谢珏心中的违和感更厉害了。

  如果他没有跟着李想见过莫森见过哈里发,也许不会觉得谢光这种行为有错。

  在宋国,商人见到七品官都是要施大礼的。

  但是现在他见过了,便是在哈里发面前,李想带着他也不过是躬身施礼。

  这么一想,便没有跟随着谢光跪倒。

  谢光脸色微白,侧头瞪了他一眼。

  阿布却是笑道:“这位是新来的吧?不用多礼,就坐,就坐。”

  他很胖,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般,又是坐在了灯光阴影下,配上沾满了油渍的大胡子。

  便是笑着,那眼神都带着一股腻色。

  谢珏心中不喜,微一抱拳,便带着苏月走到旁边的坐垫上。

  谢光瞪了他一眼,对阿布再施一礼后,忙起身,坐在了谢珏身边。

  “谢公子。”谢光坐下后便不悦的道:“你是来求人的,这个态度怎么能行?”

  谢珏轻飘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阿布大人不也说了没关系?”

  谢光一噎。

  将头转到一边,阴狠狠的翘了下唇角。

  心道,你个不晓事的小子,以为人家是好说话?等下便让你知道厉害。

  当初他挂满帆的往巴士拉赶,但是到巴士拉的时候,船上还是死了一些人。

  他嫌船上晦气,再加上不想再犯朱罗的错误,所以将船队联系好后,便让手下运货,自己往巴格达赶。

  巴格达是个自由贸易城市,在大市场中都有各国专门划分的区域,宋国的区域是最大的。

  宋国的货物到了后,会在这里摆放,然后和巴格达的商人进行交易。

  但是在市场卖,到底比不得直接跟巴格达巨商交易,货物卖得快,钱也回得快。

  只是巴格达的巨商都是贵族,一般人见不到,一般数量和质量的货物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谢光没有这个渠道。

  但是谢光知道李想有,所以这次特意邀请李想加入船队,想蹭他的关系。

  谁知道他那天扬帆走了几十海里,才发现李想根本没有跟上,而是留下来,跟谢珏走在了一起。

  李想的关系蹭不到了,他只能自己到处想法子。

  他不像李想在巴格达住过两年,他跑巴格达也不过两次,还是跟着谢青来的。

  巨商不认识,市场上的官员倒还是熟悉。

  从市场官员那里知道现在是塞里人得势,便让人介绍巴上了阿布的一个随从,进而认识了阿布。

  可惜,阿布虽然是塞里人的贵族和将领,但是并不是富商。

  而且塞里人和巴格达贵族不合,也没有渠道介绍巴格达的巨商给他。

  他正伤脑筋之时,又从市场官员那听说了谢珏卖茶之事。

  而且,那市场官员还说李想也到了。

  和他还有其他人带的货物不一样,李想带的都是高档货,不光丝绸是那些极品,便是瓷器都是精品。

  李想根本就没有进市场,货物是直接卖给那些贵族巨商的。

  虽然比不得谢珏的价钱,收获也很是可观。

  想想同样的,大家都是从宋国远道而来,一路风险惊吓,船上还死了人。

  他这所有的货物卖完也就能赚个二三十万两,李想却是超过五十万两。

  而谢珏是五十万两黄金!

  而且,好歹大家是一起来的,谢珏还是跟着他一起走的,怎么着,都要让他占点好处吧?

  既然不愿意分茶,分钱给他。

  那么便做一点别的贡献吧。

  和阿布接触的第一次,谢光便知道了阿布的喜好,所以特意带他去看了谢珏。

  果然,阿布转头就介绍了一个格力给他。

  格力虽然算不得巨商,但也是有实力的大商人了,将他的货吃掉了一半。

  然后,阿布就提出了,可以介绍他给塞里人头领赛格麻认识,但是条件是,他必须将谢珏带到他的府邸。

  他不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那又怎样?

  何况……

  宋国有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商人在海外死亡,其船队的人可以分掉他部分财产。

  只要谢珏‘死’了,那么他剩下的那些茶,那些黄金就都是他的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