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塞里贵族

更新时间:2016-08-12 15:39:2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6

谢珏微微蹙眉,原来说好的是明日,怎么现在就来了。

  不过想想这塞里人的宴会总要去的。

  左右李想今夜就能把事情办好,早日把事了了,早走也好。

  虽然他本还想着多跟那些学者聊聊,只是现在多了这事,总是膈应得慌,还不如早走。

  反正他还买了那么多书,也能认得阿拉伯文字,回去的时候,自己在船上慢慢研究便是。

  便道:“你让他们等下,就说我们换下衣服,然后派人去找李爷,让码头送五千茶饼去阿布大人府邸。”

  苏月把手中的小玩意对箱子里一放,站起身来。

  “你不用去。”谢珏亦站了起来,出声道。

  这巴格达贵族的宴会真是少儿不宜。

  “我跟你去。”苏月却是想了想道:“我来泡茶。”

  谢珏不觉扬眉。

  苏月嘟着嘴道:“我是个小孩,便是出了什么问题也情有可原。”

  谢珏懂了。

  现在李想不在,没有人打配合。

  小丫头这是怕那些人借着茶为难他,所以给他一个台阶和借口。

  心下一暖,谢珏便想说没关系,我能应付。

  苏月已经抬头道:“还有,明儿就要走了,我连正经的宴会都没去过呢!”

  那些故事书里,那些电影里,描绘得那么漂亮奢华的巴格达宴会。

  第一次,刚泡完茶就被带出去了,第二次……根本就连门都没进。

  明日就要走了,好歹也让她见识一下啊!

  异域风情啊!

  谢珏那眼角抽了抽,心中交战。

  最后还是败在了她那又期待又带了担心的眼神中。

  让她去换了衣服,收拾好后一起走。

  谢珏带到巴格达的人并不多,翻译管事都留在了巴士拉帮龚管事进出货,只带了谢光容山十个侍卫过来,其中六个侍卫还跟着容山又押黄金回去巴士拉了,身边也就谢七和四个年轻侍卫。

  谢珏现在的阿拉伯话也说得不错了,想来谢光也蒙不了他,也没去找李想的手下,留下一个侍卫,要他将东西清理好后,都送上船去。

  然后带着苏月谢七还有那三个年轻侍卫,再加上黑衣阿曼的人一起,跟着谢光往阿布的府邸走。

  巴格达位于底格里斯河边,右边是个圆形城市,分为皇城,内城和外城三层。

  皇城是哈里发的居住地,内城是贵族大商们的府邸,而外城则是普通百姓,市场,驿馆,图书馆等处所在。

  码头就在外城边缘。

  而因为城市繁荣,人口增加,各国来的人络绎不绝,右城不够住了后,便又跨过河,在河东边建了一处新城。

  两边用浮桥连接,车马相通。

  那些新来的居民,还有一些贫苦下层之人,多居住在此地。

  还有就是,塞里人的营房,和他们首领的府邸。

  阿布的府邸便在北城。

  还是比较偏远的地区。

  走过一片低矮的平房后,便出现了一片灯火通明的精美建筑。

  “谢公子。”听得身后有人轻唤了一声,谢珏停住了脚步。

  回头看去。

  他身后跟着的,是那个叫萨丁的少年。

  阿曼接了他们的活后,派了三十个人给李想保护码头仓库,再派了四十个人给他,为头的,便是这个少年萨丁。

  这些人的责任主要是保护驿馆的安危还有就是他们的人身安全,不过今儿一大早的,他让他们分了二十多人跟着容山送黄金。

  这么天,萨丁带着人一直跟着他们,却从来不多说话。

  (最多是在苏月在小摊子上上当的时候哼一声)

  现在居然主动出声。

  萨丁的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了一对眼睛,扫了一眼前头的府邸,低声道:“我们不能进去。”

  谢珏微怔:“不能进去?”

  “他们是黑衣族,是被放弃的族群,是被塞里人称为下贱之人。”谢光回身,用汉语淡淡的道:“他们是被禁止进入塞里人的庭院的。”

  起初在驿馆看到那些黑衣人,谢光是吃了一惊的。

  转念便明白,这肯定是李想雇佣的。

  巴格达城市极大,人口众多,不光有贵族,更多的是普通百姓,其中不乏贫困无依之人。

  这些人一旦铤而走险,也是很可怕的。

  何况是看到那么多黄金。

  只是,请了黑衣阿曼又如何?

  谢珏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将萨丁带开了一些,低声道:“我知晓了,你们觉得那是不洁之地,所以不想进去。”

  萨丁的眼睛一闪,顿时亮了起来,连连点头。

  谢珏微微一笑,道:“你们就在这里等好了。”

  这些天相处下来,他知道这些黑衣阿曼的身手不错,而其自尊心更强。

  而且,这些人好似有一些必须遵守的铁律,比如一些荒淫的场所,他们都不会靠近。

  (好在他这段日子也就是去图书馆和带着苏月逛街而已)

  萨丁连连点头,想了想,又转身在谢珏身边低声道:“你小心些,塞里人都不是好人,要是不对,便赶紧往后门跑,我们在那边接应你们。”

  谢珏不觉一愣,这来赴宴,需要从后门跑嘛?

  不过看着萨丁那真诚的目光,还是顺着他的手悄悄的看了一下,那片灯火通明的建筑里后门的地方。

  离府邸还有百米距离,黑衣阿曼们都停了下来,看着谢珏几人跟着谢光进了大门,便有人迎了进去。

  萨丁的眼睛眨了下,对旁边的人道:“去通知我阿爸,如果家里有人,都带来,再有,把马都牵过来。”

  “怎么?”旁边的人有些不解。

  他们黑衣阿曼的老巢也在东城这边,不过是离了有十几里地的贫民区而已。

  骑马过来也不过一会的事。

  不过,这宋人不是去赴宴的嘛?塞里人虽然对他们不好,可是对商人还是不错的。

  “我总觉得那个宋人的感觉不对。”萨丁皱着眉头道:“塞里人里有钱能买得起茶饼的只有赛格麻,也只有赛格麻有决定权,那个宋人带谢公子到阿布这里来有什么用?”

  旁边的人瞪他:“那你为什么不早跟谢公子说?”

  他们是外围的人,也就围观了下哈里发送黄金过来,才知道这宋人卖的东西这么值钱。

  但是萨丁是跟着阿曼一起和宋人谈生意的,阿曼都不要丝绸和黄金了,而是直接要的茶饼,想来是早就知道茶的贵重。

  而且,他们都是散落在后面保护的,萨丁你却是随身跟得最近的啊。

  萨丁一脸无辜:“我又不知道他们是往这里来。”

  谢光跟谢珏说的是宋国话好吧,谁听得懂。

  只说赴宴赴宴的……

  这是到了这门口,他才想起这事好吧!

  旁人哎了一声,打马便往老巢跑。

  他们可是收了钱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