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是好人

更新时间:2016-08-12 15:36:5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21

李想在巴格达进了很多货,已经送回去两次,正好今天准备送第三次。
  便让手下带了那支票直接去巴士拉换钱。
  谢珏便也将自个和苏月这几天买的那些都交给李想手下一起带回去。
  第二日一大早,哈里发的人便过来驿馆,将黄金带了过来。
  巴格达的黄金有三种方式,一种是锻造成了二两或者五两一个的金币,一种是打造成了各种首饰和器皿,第三种就是金条。
  莫森他们给的多是金币,两个巨商给的是三种混合,而哈里发的,是满满三箱的一块块足足有五斤的黄金块。
  纯度比首饰和金币更高。
  谢珏在码头将茶交给了哈里发的人后没有多久,正好容山押着茶饼的船也到了,便让容山只是换了个船,带着一些黑衣阿曼的人一起,压船将黄金送回去。
  (容山:好苦逼,来两次都没看清楚巴格达到底啥样)
  李想并不认识塞里人的贵族,第二日一大早的便先去将答应给哈里发堂兄的茶送过去,顺便找熟悉的人问,看是否能引荐一下。
  谢珏便带着苏月再去逛图书馆旁边的那个大市场。
  刚走到市场门口便被谢光给堵住了。
  “哟,谢公子。”谢光满脸堆笑,招呼打的那是一个亲热。
  谢珏便也回之一礼。
  “谢公子,我听闻哈里发以高价买了你的茶叶。”谢光也不绕,直接道:“我得提醒你,你这样做可有些危险。”
  他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谢珏和李想的住处,还亏得哈里发那么大张旗鼓的送黄金,才算是找到了人。
  谢珏的眉头轻扬了下,道:“谢船长此话何意?”
  谢光笑了一下道:“你是谢青的侄子,我不会害你,你要知道,如今这城里,可不是哈里发为头,如今,哈里发不过是占着名头而已。”
  左右看看,谢光压低了声音道:“如今这城里,是塞里人的天下,可是,你却只将那些名贵得,宋国都只能皇帝喝的黄金水给了哈里发,你以为哈里发那么大张旗鼓的给你送黄金是什么意思?那是故意做给塞里人看的,就是想摆阔,好显得塞里人没有钱,不过是野蛮人,如今这个时候,塞里人不好对他动手,对你一个宋人,还不好动手嘛?”
  谢珏的眉头不觉一皱,也不说话,只带了微笑的看着谢光。
  谢光既然这样说,必然有后面的话。
  “你跟着李想没用的,李想根本不认识塞里人贵族。”谢光呵呵接道:“不过呢,我倒是认识几个,你若是手上还有茶,赶紧的,给他们送去,这事便能平定下来。”
  “送?”谢珏轻道了一声。
  李想说过,巴格达人以经商为荣,贵族基本等同于是大商人,而塞里人则是以武力著称,穷。
  但是穷,也不会是说会抢了你的东西。
  毕竟,巴格达立城之后,就是靠着四通八达的贸易才形成如此规模,除非是部落之间的战争产生的掠夺,一般的正常商人交易,是受到完善保护的。
  当然,你要是自己主动去送,那便不属于此范畴了。
  可如今谁都知道他的茶有多贵重(都说是黄金水了),谢光倒好,一开口就是手上有的都送。
  “哎,谢公子,钱财乃身外之物,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谢光叹了口气道。
  谢珏微微一笑,道:“谢船主的好意我领了,若是像哈里发那般,只是送个意思,那自然没问题,但若是全送,只怕塞里人是高兴了,哈里发会不高兴吧?”
  李想也说了,一点不卖给塞里人肯定会得罪人,大家做生意讲的是个和气生财,得罪了当权者自然没有好果子吃。
  倒不是因为安全,在巴格达城里,塞里人贵族还没有那么不要脸,公开抢钱杀人。
  (请黑衣阿曼防备的是盗贼和小人)
  谢光这是当他什么都不知道故意说严重的,只怕,那些送出去的,自然也少不了他的好处。
  谢光愣了一下,道:“莫不是,谢公子你还有数量不少的茶?”
  莫森那里二十万两,哈里发这里五十万两……
  天啊!
  而且,贡茶的价格可不低,就算按照一饼二十两银子的价格,三万饼就是六十万两!
  如果说还有的话,那就得要百万两!
  一般海商一船货最多十多万两,不光是没有那么多钱买货,也没有那个胆子,海洋里的风险太大,一个不小心,就人船都没了。
  这家伙居然敢这么豪赌!
  而且谢青说他家道中落,家道中落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一看谢青脸色,谢珏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其实这问题李想也直接问过。
  微微一笑,谢珏道:“还有几千饼,本是留在船上的,我已经让人送了过来,这些茶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的,我只付了首款,约定回去后,获利对半分。”
  谢光了然。
  这种做法在海商里也有,有些有钱的商人,想赌大的,但是又不愿意自己冒生命风险,便找船合伙,出钱买货,回来后大家分钱。
  心下却是更怒。
  这等于出钱的风险都是别人的,谢珏转手就成富商了。
  心中盘着的毒蛇都吐出红信了,脸上的笑容却是更诚恳的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只有一点了。”
  想了想,谢光又道:“那这样,我认识一个首领,他实力不错,几千饼的茶,他也能吃得下,你赶紧回去带上茶,我这就带你去他那,价格按照哈里发的来,到时候,你隐晦一些,十饼送两饼给他,就皆大欢喜了。”
  谢珏想了想道:“如此也好,不过,今日我想买点东西,明日再去如何?”
  他对谢光的印象可不是很好,这事还得回去问下李想。
  “成,我这就跟他先提下,知道你给他们留了份额,他们也不会那么恼怒,哎,你是不知道,现在巴格达的税赋可是由他们收的。”好似突然想起一般,谢光又道:“对了,你们交税了吗?”
  谢珏点点头。
  大食以贸易起家,对贸易很优待,港口管理比较松散,并没有宋国港口那么严格。
  但是虽然税赋不高,也是要交税的。
  李想是老手,除了隐瞒下来的那三单生意(那个是直接将税赋抵成折扣让对方处理),其余的都是在交易的时候便留下了税款,然后直接交给官衙。
  谢光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笑道:“如此甚好,咱们可不能让人抓到把柄。”
  心中却是暗恨起李想来了。
  “那成,我先走了,你们先逛。”怕脸上再挂不住,谢光赶紧走人。
  “三爷?”看着谢珏盯着谢光的背影,谢七轻轻的唤了一声。
  “我觉得这人不是好人。”苏月亦低声道了一声。
  虽然说当时在海上情况危急,大家自顾不暇,但是再危急,一点招呼都不跟他们打,还自顾自的跑了。
  这人品就有问题。
  谢珏微微颔首:“咱们先去买东西,等回去看李爷怎么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