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疏忽

更新时间:2016-08-11 12:43:4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627

李想的货物已经进出得差不多了,也有时间在驿馆休息,见谢珏和苏月带回来的自鸣钟,顿时察觉这是个好东西。

  只是自鸣钟在巴格达都属于精贵之物,数量并不多。

  谢珏把市场里的都买了也不过三架而已。

  正好那图书馆的学者来给谢珏送书(其实是想再趁机讨论讨论),便介绍了两人去自鸣钟作坊。

  (这作坊他也有份)

  这个时代的自鸣钟还没有后面欧洲出产机械自鸣钟那么精细,完全是手工制作,但是其精美和上面镶嵌的珠宝却比后世的更加华丽。

  单独看,都是精美别致的摆设。

  把苏月看得那个目瞪口呆啊。

  (她一直以为这玩意是欧洲人发明的,原来欧洲人发明的是机械自鸣钟而已)

  两人在作坊里待了两天,将作坊的成品都买了不说,那些半成品也要求他们加快进度,马上做好买走。

  (李想是跟作坊工人商量加什么宝石,谢珏则是在旁边偷学)

  待得第三天,李想和谢珏总算看到苏月那快翘到天上的嘴(我就没玩到)便又带着苏月继续逛街,看看风景买买东西。

  李想也顺便指点下谢珏购买点好赚又不占地方东西回去。

  (可怜的容山,刚回来没两天才看了巴格达一个大概就又被指使压着购买的货物和李想的人一起往回送)

  逛了几天,零零碎碎的又买了一些东西和李想的货物一起送走,几人都快将哈里发给忘记了,这日刚回到驿站,就被哈里发的人给堵住了。

  让两人去参加哈里发的晚宴。

  巴格达是个享受之城,贵族们天天都会举办各种宴会。

  哈里发的晚宴更是每天都有。

  这里的晚宴不像宋国那般规矩和讲究,饮食更是简单。

  各种肉!

  鸡肉,羊肉,骆驼肉,鹿肉……

  然后就是各种烤饼,奶酪。

  再然后就是一堆水果!

  李想和谢珏到的时候,宴会早已经开始了。

  大殿中间的歌舞跳得正酣。

  哈里发坐在上头的软座上,吃得满嘴流油,周围或坐或躺的贵族们也吃得正好。

  听得下人来报说是宋国商人来了,有一些便不觉坐了起来。

  莫森是个谨慎多疑之人,那天虽然觉得茶乃极品,但是也没有马上禀告哈里发,而是自己先试喝了二十天。

  二十天下来,那让人无法入眠的油腻感没了,口臭都没了。

  连身体都觉得轻盈许多,还被小妻子夸更加英俊帅气了。

  这才赶紧的送给哈里发喝。

  他说的时候,正是晚宴要开始之前,来赴宴的贵族也到了一些,其中有听说过他和其他四人跟一个宋人做了价格老贵之物交易的,便叫嚷着说要一起见识见识。

  哈里发这才令人去找那两个宋人商人。

  而莫森这些日子是尝到甜头的,也想交好李想和谢珏,所以自己带的茶就是不泡,专等着谢珏前来。

  只是一个劲的夸好。

  夸得李想和谢珏刚一进殿,哈里发便让两人泡茶。

  一句客气话都没有。

  谢珏也不多言,直接就坐泡茶。

  听说哈里发的晚宴比莫森那里更加荒诞,谢珏便没有带苏月来。

  而且,就算现在大食的势力两分,哈里发也占了国王的位置。

  给哈里发泡茶,不掉身份。

  这次他还带过来了苏月自个亲手做的茶,味道比给莫森的要好不止一点。

  茶香一出来,就盖过了满殿的肉香和体臭味。

  那些本是看笑话的贵族也不觉坐直了身体。

  哈里发就算国土被夺了大半,连巴格达的管理权都让出去大半,但是这么多年的享受下来,好东西是一品就知道。

  茶水入口,眼睛便放出光来。

  谢珏笑道:“这个,是我宋朝做的,专门给皇帝喝的贡茶之中的绝品,一年也就五百饼而已,在下所带,不过二十饼。”

  他这些天跟着那些学者,虽然不算流利,说话交流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这些话便是自己说出来的。

  苏月自己亲手所做的当然不止二十饼,但是谢珏却不愿意让别人去喝了。

  这二十饼是没办法,必须得打开通路,其他的,他都没带下船!

  哈里发的眼睛更亮,本是想说让别人也尝尝的话便咽了下去。

  等谢珏泡出第二轮,就是给莫森的那种,才让旁边的贵族也尝尝。

  然后,谢珏又泡出了第三轮,这便是比莫森的好,但是比不上给哈里发的那二十饼的了。

  三轮下来,在肉香的映衬下,就算没尝到(第一轮哈里发不给别人),也能察觉其中的差距。

  有些贵族的眼底,便掠过了一丝郁闷。

  哈里发却是高兴,以三十两黄金一饼的价格将第三轮的茶饼全部给买了。

  一共一万斤。

  然后在问过谢珏还有一万斤第二轮的那种茶,再又确定就是给莫森的那种之后。

  哈里发大手一挥,让在座的贵族以二十两黄金的价格平分了。

  在座的贵族有二十来人,就算去掉莫森和参加过莫森宴会的其中一人,每人也就五百饼,何况莫森和那人还不肯放弃。

  当场,就有人说要加价让别人让出份额。

  直接在哈里发面前吵起来了。

  哈里发大笑,又出了个馊主意。

  让谢珏把茶饼全部送到他这里,他先付钱,至于那些贵族的份,就看……后续了……

  有一个跟哈里发交好的堂弟立刻不干了,直接上前拉起李想(本想拉谢珏被谢珏躲开了),说是他随身就带着金子,马上给他们去驿馆提自己的份额去!

  李想借此机会赶紧告辞,半借着那堂弟的拽,和谢珏离开了皇宫。

  离开皇宫后,那堂弟便放开了李想,沉着脸问道:“你们真的只有这两万饼了?”

  李想心里咯噔一声,低声回道:“在下那还有四千饼,都是给莫森的那种品质的,谢公子海船上还有一点好的。”

  堂弟斜挑着浓眉看他。

  李想立时接道:“在下这里的,都可以跟大人交易,以十八两黄金一饼的价格。”

  堂弟微微颔首,道:“我不欺负你,二十两就二十两,我再多给你点乳香和象牙,不过,那些好的,你们要再给我一千饼,黄金你去巴士拉提。”

  说着,随手写了一张纸递过来。

  谢珏眉头微蹙,李想已经上前一步接过那纸,回道:“没问题,我的茶饼就在码头,可以一并交给大人。”

  “很好。”堂弟点点头道:“还有,如果你们还有的话,马上送点过去卖给赛格麻。”

  李想心里一惊,抱拳道:“多谢大人提点!”

  堂弟见他一下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话,还是以催促着李想的姿态,一直逼着两人去到码头。

  他们到了码头,堂弟的手下也到了码头。

  只拿了五百饼的黄金,再就是一些货物。

  待他们连同李想的茶饼都带走后,谢珏不解的看向了李想。

  李想长吁一口气道:“你放心,巴格达的贵族把信誉看得很重,不会亏我们这点钱,这个是他们的支票,有这个,我们可以拿着直接去巴士拉提黄金。”

  “赛格麻是谁?”谢珏问道。

  “应该是塞里人的头领。”李想叹了口气道:“是我的不对,疏忽了,我有几年没来了,不知道这几年巴格达的局势变化很快,塞里人已经在巴格达里占据了优势,咱们的茶现在都给了哈里发的人,他们肯定会有意见,那些人,可……”

  李想话没说完,只是叹了口气。

  “我跟容山说了,这次回去会再带一万八千饼茶饼过来,够嘛?”谢珏淡声问道。

  李想一喜,道:“应该够了,塞里人没有巴格达贵族有钱,他们最多也就买得起这么多。”

  只怕这么多都不够钱买,那时候再分给巴格达贵族,他们也没话说。

  便是想占便宜,可是哈里发的价格摆在这里,明着,塞里人还不会做太掉分的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