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你活着就好!

更新时间:2016-08-10 17:46:3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07

那些宝石,黄金,那些银子铜钱……

  都是一场空嘛!

  都……是……一……场……空……

  见苏月先是惊讶随后蒙头沉思,然后望着自己一副快哭出来,耳朵都耷拉下来的模样。

  谢珏忍不住大笑起来:“喂喂,你怕什么?天塌下来,还有三爷给你顶着呢。”

  这丫头那自顾自的神思瞎想的特长还真是有趣。

  一句话,就不知道她能联想到哪去。

  估计现在只怕想到不能安全回去就意味着船出了问题,或者得病死了。

  然后,她一定是为了那些个的宝石银钱说不定就是一场空而哭。

  苏月那满腔的负能量被他这么一笑,如同泡沫上被戳了一针一般,散了去。

  定定的看着谢珏半晌,苏月叹了口气道:“没关系,只要你活着就好!”

  倒不是因为谢珏活着大腿就可以继续抱。

  而是想想这一路的艰辛还有回去未知的风险。

  在这一刻,苏月是真心诚意没有任何杂质的,只想要面前这个少年活着就好。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那时候在船上,他烧得人事不省,天知道她有多担心啊……

  谢珏收住了笑声,转过她的身体,拿着帕子去擦她的小肚皮,声音都放柔了的道:“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一定护好你……”

  对着倏然转头看过来的苏月眨巴了下眼,谢珏接道:“的宝石。”

  “咦咦咦?真的?”苏月忍不住叫道道:“那我把那几颗宝石缝你裤裆里!”

  谢珏是肯定能活着回去的,就算掉水里,衣服都被浪冲掉了,谢珏那特制的内裤肯定是不会脱掉的(他有洁癖)。

  裤裆里的宝石,它也值钱啊!

  谢珏的脸顿时黑了,牙都磨出嘎吱声,恨声道:“给莫森泡的茶要不能卖出二十两黄金,你的红利全部取消!”

  苏月脸亦一下黑了……

  做红茶和黑茶可比团茶费茶青得多,五斤到七斤茶青才能出一斤成茶(根据茶青的水分)。

  建安的茶山多,但是第一道茶芽却只有那么多。

  虽然谢珏的人到处想法子收,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做出了两万五千饼茶饼。

  这次带来的大多茶饼,还是用的第二道茶青做的。

  春天的时候,茶树长得快,只要茶芽被摘掉,第二道茶芽便长出来了,只是,因为气候开始热起来,长的速度也快些,叶片便也粗大一些。

  而且,因为是第二道长出来的,茶青的口感和营养都比第一道要差。

  所以,北苑贡茶只会用第一道茶芽。

  后面的茶青便会弃之不摘,让茶树去保存养分。

  也是因为如此,第二道茶青的价格非常便宜,量也能收足。

  但是做出来的茶叶口感和营养到底是比第一道做出来的差些。

  谢珏带去给朱罗领主试味的黑茶和红茶都是第一道茶青的。

  (后面那一万就是第二道的了)

  可是说好要给莫森喝的,却是二道茶青的。

  (李想说最好的留着卖给哈里发)

  要卖二十两黄金…………

  她哪里卖得出去啊!

  (那将领说的也不过是十五两黄金啊)

  苏月悲愤:“你就是故意想昧我的分红!二十两黄金,你卖试试!”

  在朱里那里,你也没有卖到二十两黄金啊!

  (香料带回去宋国卖的价钱不算!)

  谢珏呵呵一笑,将她摁在水里一顿乱洗,再又拎了起来,慢悠悠的道:“你三爷我自然是卖得出去,只不过,我记得某人当初是这么说的,靠……”

  苏月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脸色更加悲愤的道:“我知道了,我只按照十两黄金提成,多出来的,都是你的本事。”

  我是技术工人,只管保证质量,所以,我知趣,不去吃你这营销渠道的利润分红……

  反正……这一次能不能安全回去都不知道了……

  说得再多都是假的。

  瞅着苏月那认命的模样,谢珏眼睛微微弯了一下,舌尖在她那细嫩的小手心里舔了一下,以眼神示意苏月。

  放开我的嘴!

  苏月哦了一声,心思还沉浸在就算卖了二十两黄金一饼(天啊那得多少钱啊),船一出事,还是会啥都一场空的怨念中,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只是收回了手,将手在帕子上擦了擦(有口水),然后往池子边上爬。

  一边爬一边还在想。

  这人活着但是钱没有了,只怕是又遇见了特大风暴,所以船沉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找几个大木桶,将重量轻又贵重的东西放在里面。

  这样就算出事,大木桶可以浮水,人可以靠着活命,也多少能带点财富回去。

  那些宝石可也价值万金啊!

  只要带上那么几袋子,回去之后她依然是豪富!

  谢珏瞅着她那模样,一口气憋在了胸口,半晌才缓缓吁了出来。

  闭了下眼。

  心想:就不应该听谢七那混蛋的话,果然话本子什么的是不能看的!

  再是什么鬼魂灵异,这丫头她不过就是一个八岁的小丫头片子!

  毛都不懂!

  她居然,居然……还去擦手!

  气恼之下转念一想,自己居然……

  对一个小丫头片子……

  靠!我又不是变态!

  谢珏将身体对水里一沉,死死一口气直接憋到憋不住后,才从水里冲了出来。

  正准备再大喝一声,将胸口的郁气冲出来。

  就见到了苏月趴在池边,两眼直冒光的模样。

  “你作甚?”谢珏吓得一跳,不自觉的捂着某处往后面一跳。

  “三爷太棒了!就是这样,你是要多练习练习闭气!要不,您再练习下怎么抓着木桶闭气吧!”苏月高兴的道。

  谢珏肯定是能活下去的,所以他带的木桶一定能安全抵达!

  谢珏的人其实不错,只要能带着东西回去,少不得还是会分她一些,要不,多准备一些木桶?

  苏月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极好的法子,高兴得都忘记了谢珏活着不等于她活着,也根本没有想到,能让人只是活着回去的,未必是海难。

  这个世上,最险恶的从来不是自然界的风险。

  而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