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疑惑!

更新时间:2016-08-10 17:43:3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685

大气!
  奢华!
  贵气逼人!
  苏月站在了澡堂子边缘,看着面前足足有十几个平方,由大理石铺砌而成,乳白色的热汤上面飘浮着鲜花花瓣,四角还点着不知名的香,热气袅袅,只供她一人的澡池子。
  只觉得人都有些飘。
  早在上上辈子就听说过,古阿拉伯的澡堂子和罗马帝国的澡堂子一般奢华,还干净。
  路上李想也有普及巴格达的澡堂子文化。
  可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这,已经完全不是澡堂子的概念了好不!
  “愣着干嘛?”谢珏脱得精光搭了条毛巾走了进来,斜瞟了她一眼,迈腿便进了澡池子里。
  五月从泉州出发,至今已经十个月,就算船上淡水充足之时,也不可能好生洗个澡。
  而前面的那些港口,条件还没有他自个船上的好。
  身体刚沉入水中,谢珏便惬意的吁了一口气。
  坐在池子里的石阶上,头靠在了池子边缘,谢珏正准备闭目养神,突的觉得不对,回头冲着苏月道:“你怎么还愣着?不是天天嚷着身上都长毛了?”
  苏月的眼角都抽了起来。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洗的嘛?难不成,这个时代的澡堂子是混浴?
  这么先进!
  男女……男女……
  靠,男女啊!
  等等!
  我才八岁,而且这水不透明,里面啥都看不见。
  就当是去游泳穿了比基尼!
  再说了,他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啊?
  他那身子可比我的好看多了。
  虽然水汽袅袅,谢珏还是一眼看破了她那纠结表情后面的心声。
  不觉噗嗤的笑了一下,转回头,闭上眼睛养神了。
  这丫头,现在才意识到啊?
  不说在锡兰那里,便是船上,他也帮她洗过好吧。
  早就看光了!
  被他那笑声一刺,苏月也哼了一声,从另外一边下了水。
  “过来。”谢珏眼睛都没睁开,勾了勾手指。
  “干嘛?”苏月瞪他。
  这澡堂子这么大,各自泡各自的好了。
  “不知道让你进来干嘛的嘛?”谢珏依然眼都没睁开,勾着的手指伸直,指向了旁边放着的搓澡布。
  苏月:啊哦!果然,我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这么好心!还是把我当丫鬟使呢!
  心里吐槽,苏月还是起了身,拿起了搓澡布,让谢珏侧过一点身子,给他搓起背来。
  一搓,便一层死皮搓了下来。
  (两个多月没有正经洗澡,在巴士拉又直接游玩去了)
  苏月看着那散落在水面上的物体,再瞅了下闭着眼睛享受的谢珏,心里考虑着,让这家伙睁开眼睛看看,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
  就听得谢珏凉凉的道:“那旁边有塞口,可以换水。”
  苏月低头,就见池子两边有几个大木塞子,左边的木塞子在上面,右边的在下面。
  正好可以形成水的流动。
  苏月眨巴了下眼睛,还是乖乖的挪动身体,将两边的木塞子给打开,然后认命的继续去搓死皮。
  “李爷说这附近有一个市场,里面有很多好玩的玩意,待会要是不累,我带你去玩玩。”谢珏从眼角瞅了她一眼,憋着笑道。
  “真的!”苏月立时高兴了起来。
  从码头上过来,她便看了一路。
  那些林立的商铺,那些人群,那顶着一个大托盘到处走的小贩,还有那直接摆在街道边的小摊子。
  “嗯,你要是喜欢什么,尽管挑。”被她的高兴感染,谢珏也不觉翘起了唇角。
  “哇哦。”苏月一对星光眼,搓得上心了些,想了想,问道:“三爷,你说,这趟回去,能赚多少?”
  这一路上,谢珏交易了三次。
  不过除了那些黄金,其他的都是货物,到底能卖多少,她是不知道的。
  谢珏睁眼,看了她一眼。
  在苏月暗道完蛋,不该问出来的时候,悠悠然的道:“具体多少现在还无法说,要看看这最后的茶饼能卖多少,还有就是,回去之后,官府要抽买多少。”
  “咦咦?”苏月不解。
  能卖多少她知道,回去抽买多少是什么意思?
  谢珏指了下自己前面,让苏月换地方搓,淡笑道:“就比如说,咱进的那些龙脑,按照市价来算,得要七八贯一两,合到一斤,得有百来贯一斤了。”
  不是七十贯嘛?苏月脑中闪过疑问,瞬间又明白了。
  宋国的一斤等于十六两呢!
  哇哦,那朱罗领主可送了三十头大象的龙脑啊!
  (就算树脂不可能满载,那总也有一万七八千斤吧!)
  “可是,如果是官府抽买,估计只会按照三十贯来付钱。”瞅着苏月那满脸惊喜,谢珏凉凉的道。
  “啊!”苏月的脸一跨,半晌之后才闷声道:“也是,其他人也要赚钱嘛。”
  只是,三倍的差距,也太狠了。
  “所以呢,到底能赚多少,我现在无法告诉你。”谢珏从她手上拿过搓澡布丢到一边(早搓脏了)。
  拿了块干净的搓澡布,谢珏将苏月的小身子一转,一边给她搓背,一边道:“不过,按照现在的势头,就算有抽买,去掉黄金珠宝那些,百万两还是能赚的。”
  百万两!
  苏月的眼珠顿时瞪圆了(都没有发现谢珏在给她搓背),在心里暗自计算。
  去掉一万的茶饼,再去掉谢珏带的其他货物的利润,怎么着,这百万两里面有六十万要算作两人一起的。
  那么她的百分之三十,就是十八万两!
  上辈子她穿过来后,用尽心思,结合现代的所有知识,将经商技能充分发挥,一年也就赚个一两万两而已。
  也就是靠着赚的这些钱,她才能摆脱那个老巫婆,后来又替那人掌管王府,让他没有为银钱……
  打住!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报仇的机会总会有的!
  十八万两啊!
  她回去都可以拿钱砸人了!
  侧头看了下她那眼珠乱转,身体都兴奋得发抖的模样,谢珏微微一笑,道:“你准备拿这些钱干什么?”
  “买茶山,茶园,买地,买铺子!”苏月兴奋的道:“这样,咱们有自己的茶和丝绸等物,下次就可以赚更多了。”
  “想法倒是不错。”谢珏轻笑出声:“不过,你一个小姑娘,只怕不好记在名下吧?没关系,爷先帮你买着,等你大些再给你,不过,先说好哦,我这可只是预计,首先,得等咱们安全回去,货物在路上没有太大的损耗才行。”
  别一下兴奋过头,又抱着箱子睡不着了。
  他本是调笑,苏月听着却是突的打了个冷战。
  安全回去!
  她想起了一件事。
  上辈子,谢珏的名号真正响起来是在十一年后,但是八年后,苏月便知道了谢珏。
  那时候,她刚穿过来两年,还没跟那老巫婆斗得你死我活,还在为云家的家计发愁。
  所以派了管事前往江南,想找到海货的进货渠道。
  管事回来后,跟她说遇见了一个叫谢珏的海商,刚从番外回来,卖给了他一批货物,亦是靠着那次交易,她的嫁妆翻了倍,才有了后面的底气。
  可是后来再派人去江南,却被告知,谢珏不卖货了,他组建了自己的商队,有了自己的番外来品的专卖铺子,除非非常铁的关系,否则不会分货给别人。
  亦是因为这样,再三年后,江南无人不知道谢珏,京城的大户人家也无人不知道谢珏了。
  但是,在八年后,明显谢珏还没有那般底气,记得当时管事的说,谢珏大约也就几十万的身家而已。
  如果按照谢珏所说,这次回去至少有百万两的利润,那么,八年后,他怎么可能只有几十万?
  就算去掉她做的茶的效益(可人家也去掉了黄金和珠宝)。
  那些团茶,谢珏自己也能赚到大把的银子,以他的脑袋,这趟只要回去,几十万总是能赚到的!
  除非,他这次并没有安全回去!
  不不,应该是船没有安全回去!
  因为谢珏人是活着的!
  想想看,那特大风暴,那差点断粮断水,差点船员因为疾病而死翘翘……
  这才只有一半,回去的时候,谢光只怕就不肯带他们了。
  就算跟着李想……
  难不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