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特大风暴3

更新时间:2016-08-08 17:32:5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14

因为往年船队这个时候都已经过了那片海域半个月,所以谢光船上的舟师也不清楚,这个时候这片海域会突发特大风暴。
  而且,当时风暴来得无声无息,谢光船上的舟师发现之时也是有些慌措,只是让人往后面的船上传递了大风暴来的了信息,便赶紧避让。
  至于后面的船有没有传下去他也不知道。
  谢光也没有管。
  而那种特大风暴中,再巨大的海船也脆弱得如同一张纸。
  谁也顾不得谁。
  所以船队汇合后,谢光没有解释,李想和谢珏也没有多说一句。
  大家只是各自检查自己的损失,然后就是重新定位。
  暴风雨中罗盘都失效,完全没有方向感。
  重新定位后,才发觉已经被吹离了航线很远距离。
  (暴风之下船被吹的速度很快,这都吹到大洋中间了)
  而本来就在前面不远的中途补给港口已经离了非常远的距离。
  也就是说,本来他们是沿着海岸线走。
  现在是完全被吹到了大洋中间。
  如果去港口补给,那里路程便要多上许多。
  谢光便道,直接往巴士拉走。
  大家的船各有损伤,好在帆降得快没有怎么受损,受损的桅杆,船上也都带着修理备用的木材,修理了一天后。
  便又重新起航。
  (其余部分一边走一边修呗)
  只是到底船受损了一些,航行速度便慢了下来。
  这下谢珏倒也不怕被他们丢下了。
  李想应是比谢光更早发觉不对,带的路也比谢光巧妙,所以他们的三艘船倒是受损最轻的。
  而且,这次出来之后,谢珏虽然没问,但是到底心里存了不爽。
  而谢光和其他船主也有不爽。
  虽然大家还是一起走船,互相之间确是旗语都不打了。
  走了几天后,李想跟谢光说了声,说自己舵有问题,让了他后面的两条船,变成了谢珏前面的两条船。
  谢光没有多想,也没有拒绝。
  反正李想让不让,以这种速度,谢珏也掉不了队。
  而且李想虽然退后了,但是也没有和谢珏有什么联系,一样也是旗语都不打,水手直接也没有交流。
  谢光便认为应该是谢珏的运气好,只怕是看到了李想的船所以跟着出来了。
  不过,人运气总有走到头的时候。
  其实,李想没和谢珏有联系,是因为,谢珏病了!
  不耐烦见任何人。
  他本有洁癖,以前便是鞋子上沾了一点灰,那伺候的人都要挨板子,这出海之后强制收敛了一些。
  但还是一日三澡的要洗,衣服都要一天换三套。
  现在吐成这样,还顶着苏月那味道帮她洗头换衣服。
  大局一定,自己就恶心病了。
  倒苏月的床上不醒。
  苏月的舱房是在谢珏舱房旁边的小间,原来是做库房用的,所以门特别结实。
  这么大风暴,愣没有进什么水。
  谢珏想想自己吐得的现场,在看看那湿得不成样子的床,打死都不在自己床上睡。
  (想想就恶心)
  直接占用了苏月的床。
  只他随后便又高烧起来。
  苏月便也顾不得跟他计较。
  衣不解带的守在旁边照顾他。
  船上那些本是带着准备卖的成药这下可起了大作用。
  船上不光有受伤的,有许多人也跟谢珏一样发烧感冒。
  好在以前就出过这种状况,苏月已经试验出了几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和药方。
  大伙的病都没有恶化。
  只谢珏倒的时间久了些(还是恶心的)
  待十天后谢珏从昏了醒醒了一会又昏,昏了睡的循环中清醒过来时。
  苏月趴在床头睡着,一张本已经被养圆的脸又成了尖下巴,紧闭的眼睛下面硕大的两个黑眼圈。
  看着,便让谢珏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一种动物。
  谢珏不觉想笑,唇角刚翘起又紧抿了起来。
  悄悄的伸出手指,在她那带了乌紫的嘴唇上轻抹了一下。
  这丫头……
  虽然一直处于迷糊状态,谢珏还是记得这些日子苏月是怎么照顾他的。
  那可真是……
  趁着他迷糊,什么抱怨话都说出来了。
  连让你洁癖,爱个干净都能爱到自个病死,也是醉了,这种话都有。
  可是抱怨是抱怨,她却是他出了一点汗,就忙不迭的帮他换衣服。
  除了自己去洗澡,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他。
  他发烧的时候,还自己上床,脱光了衣服帮他降温。
  她的身体那么柔软,那么温暖,小小的身体,却好似火炉一般。
  虽然高烧,可是他却在她那小小的胳膊里,从有记忆以来,他从来没有过的,睡得死沉死沉。
  当然,这家伙只怕睡得跟他一样沉!
  谢珏唇角上翘,从唇缝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苏月立时惊醒,熊猫眼还没有睁开便道:“三爷你醒了吗?要不要喝水?”
  谢珏又哼了一声,这次声音却是柔软很多。
  苏月睁开了眼,瞅了下谢珏的样子,探手摸了下他的额头,喜道:“太好了,你退烧了!”
  谢珏的唇角翘了起来。
  这么欢喜,得有多真心啊。
  苏月接着喜道:“我还怕你再烧下去,会把脑袋烧坏掉!对了,这是几?”
  举起了三根手指头。
  谢珏那脸色顿时黑了。
  脾气还没有发出来,谢七挤了半个身子进来道:“姑娘,是用滚水煮嘛?”
  抬头一看谢珏醒来了,又喜道:“啊,少爷你醒了!太好了!”
  谢珏瞪他:你要是敢说担心我脑袋烧坏掉,老子杀了你!
  谢七那舌头一转便道:“小的去让厨房炖点粥。”
  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
  谢珏哼了一声,抬眸,带了懒懒的神情冲着苏月道:“煮什么?”
  “煮茶。”苏月道了一声后,微蹙着眉头道:“咱们船上没有蔬菜了,听吴叔说,以现在的航行速度,只怕还有一两个月才能到港口,我记得,如果太久不吃蔬菜,在海船上这种潮湿的环境,很容易得败血症,咱们黑茶和发酵后的团茶里面富含维生素,每天煮了后,喝茶,再吃掉茶叶,应该能避免。”
  这还是遇到大风暴的时候,激发了她脑中对相关电影的记忆,也让她想起了这件事。
  所以自作主张的,让……
  等等,自作主张?
  苏月脸色有些苦的道:“三爷,看在小的也算侍候有功,你能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嘛?”
  谢珏磨牙。
  磨了以后道:“是团茶就有效嘛?有的话,给李爷那送些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