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特大风暴2

更新时间:2016-08-08 17:31:1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60

谢七叫了一声,探手去抓。

  只是船此时正被抛起,船体处于倾斜状态,他的身体也因为失重而被抛起。

  那一抓,便擦着谢珏的手而过。

  谢七眼睛都红了,正准备脚点地,不管不顾的冲出去,就见谢珏的手停在了空中没动。

  赶紧用力拽住了他,脚抵在了门上,固定住身体后,又转头去看苏月。

  苏月一手死死的抱住了床脚(焊死在船上的),一手拼命的拽住了腰间的绳子。

  因为摩擦,她的小手上都一片红色。

  “抱住床腿!”苏月冲着谢珏大叫道:“别管难看不难看了!”

  谢珏是个享受型的,拿到谢青的船后,没有时间做太大改造,但是自个舱房还是弄得很舒服。

  而且,为了配合舷窗的高度,特意将床也加高,四个铁铸的床腿外头还包了一层锦缎。

  但是再高,它也高不到哪去啊。

  苏月还好,只是蹲着身子,谢珏的个头就得……

  谢珏还在犹豫,苏月已经不顾手心里的疼痛,用力的将绳子一拽,将他拉近自己身边一把抱住他,同时叫道:“放心了,你便是狗蹲,那也是美男子一个!”

  谢珏怒。

  此时一个比先头更大的浪头扑来,甲板上有人刚叫了一声抓紧,那浪被直扑而下。

  谢珏直接转身,双手紧抱住了床脚,将苏月抱在了里面。

  海水扑进了舱房里,没有固定和收起来的东西被再次扫落卷走。

  谢七见两人紧抓住了床脚,便欲去关门。

  “别去!东西没有人重要!”苏月从谢珏怀里探出个头叫道。

  在看过的那几部电影里面,活到最后的人都是死死的抓住了固定物,只要海船不直接被打翻,这里就是最安全的。

  “抓紧!”谢珏也大声叫道。

  谢七看了眼舱门,转回身,紧抓住了亦是固定在船上的椅子。

  将身体挡在了两人和舱门之间。

  大浪连番袭来,船就如同飞扬的纸片一样,在浪头上颠簸。

  好在有李想预先示警,主帆是放下了的,也事先偏离了一些线路。

  狂风吹动着尾帆,将船推向了一边。

  在颠簸了一个多时辰后,船被吹出了暴风雨的区域。

  船太颠簸,谢珏忍住了前面,后面是完全忍不住的大吐特吐。

  吐得手都有些抓不紧。

  苏月却是不顾他吐得自己满头满脸的,死死的,一手抓着床脚,一手紧抱住他腰。

  待到船开始平稳,苏月才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而谢珏是两手一松,直接瘫在了她的身上,还吐出了最后一口黄水。

  “少爷!”谢七松开椅子急窜过来。

  谢珏轻轻动了下手。

  “他是吐脱力了,无事,歇息一下就好,七哥你赶紧下去看看,要是没危险了,先弄点水来。”苏月帮忙翻译后,又自个加了一句。

  谢珏有洁癖,还是超级洁癖的那种。

  要是再不给他清洗赶紧,只怕他就被他自个恶心死了!

  看着苏月一脸苍白,身体都还在抖,却是这么说话,谢七的眉眼不觉弯了弯,起身道:“好,那,少爷就交给你了。”

  苏月郁闷:交给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让我帮他洗!我哪有那个力气啊!

  郁闷过后,一低头,就对上了谢珏的眼睛。

  谢珏长得非常漂亮,一对眼睛更是动人,又大又长,眼角微微上翘,笑的时候魅惑,不笑的时候雅致,一旦生了冷意,又带了凛然之威。

  但是无论何时,这眼睛都是清澈透亮,仿若千年冰晶一般。

  可是现在,却带了一些朦胧或者说迷茫,或者说无措?

  无措?

  谢珏无措?

  苏月心中刚掠过这个念头,就见谢珏的眼睛眨巴了一下。

  然后一股脑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几乎是撕裂一般的,将身上的衣服给撕了下来。

  撕完自己的,又去撕苏月的。

  一边撕,还一边死皱着眉头,一副嫌弃到极点的模样。

  苏月怒:我那头发臭还不是被你吐的!我这模样丑也是被你吐的!

  她脸上满是各种那啥,一对眼睛却是发亮,燃烧着熊熊的愤怒之火。

  看得谢珏突的笑了一声,只觉得那些肮脏之物也没有那么难以忍耐,而苏月这样子居然也不错。

  (苏月:那肮脏之物是你吐出来的)

  衣服脱掉后,谢珏用还干净的地方给她脸上一擦,然后站起来,打开了固定在床脚的箱子,从里面拿了两件披风出来。

  一件自己披上,一件给苏月裹上。

  这舱房里面的家具和箱子都是铁制的,不光都固定死了,里面也有好几层防水层,密封性能极好。

  这两件披风在上头,也不过是湿了一点而已。

  没有多久,谢七便提着两大捅水上来了,将水桶一放,门一关,又下去了。

  (下面那凌乱啊)

  等谢珏和苏月梳洗完换了衣服出来。

  下面还在清理。

  天开始微亮,厚重的云层落在了身后。

  前边不远处,是李想的那两艘船。

  见谢珏出来,容山跑了上来道:“三爷,桅杆有些受损,人没少,有几个水手受了伤。”

  “重嘛?”谢珏看着李想的那两艘船(也受损了),沉声问道。

  容山微微一怔,随后笑了一下,又马上正经了脸色道:“还好,有一个断了胳膊,其余的是被划伤。”

  谢珏点点头道:“让他们休息,把船上带的药拿出来用,嗯,舱房可有损失?”

  “第一舱进了水,估计里面放的丝绸有些损坏,其他的都还好。”容山说完后,顿了下又加了一句:“多亏李爷通知我们,事先便锁了防水舱门,还封了缝隙。”

  所以只有最上面,最靠近甲板舱门的第一舱进了些水,而下面的舱房反而没事。

  茶叶和稻米都装在下面,一旦进了水,便会沉重许多,那船就不知道能不能顺风飘出来了。

  谢珏点点头。

  “咦,三爷你看。”容山转头之间,指着乌云方向道。

  谢珏转头看去。

  就见乌云下面还是一片翻滚的海浪。

  然后,从那海浪里吐出,一条,二条……

  几条大海船出来。

  正正是谢光他们那几条船。

  看样子,大风暴里的风吹的都是一个方向,也只有这边可以躲避。

  所以,大伙都被吹到一块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