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哇!

更新时间:2016-08-07 14:54:5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16

谢珏一共带了五千斤的红茶和黑茶,两千斤团茶。
  领主给了三箱子的黄金,一小箱子的宝石,外加二十头大象的树脂。
  还不是给李想的丁香和肉桂(树枝树皮),而是半处理过的沉香(树脂)!
  看得李想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直到听到身边那粗眉大眼的年轻人(谢七)拍着胸脯对管事低声道:“太好了,我还怕咱少爷会亏,这可是十两银子一饼买来的啊!要是跟在三佛齐一般,少爷还不得亏死!”
  这心才落了下来。
  十两银子一饼,那只怕就是贡茶里的新品了。
  这就难怪会有这么好的味道,而且,还能保存这么久都不变味!
  不过想想,还是忍不住的低声问谢珏道:“谢公子,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嘛?”
  再好的茶,对于这些完全没有接触过(以前喝的都是不对味的)的领主来说,也不至于让他产生这么大的喜悦,出手这么豪阔,何况,那家伙还是大口大口的喝的。
  这一路过来,李想不卑不亢,该提醒的会提醒,多的话不多说也不多问。
  比谢光看上去可靠谱。
  谢珏有心交好,再加上还有那茶饼的分成,便也不瞒他,低声道:“头前那种叫黑茶,解油,吃了大肉之后,喝上一些可立解油腻,后头这种叫红茶,性温养胃。”
  李想秒懂!
  那领主先头吃了那么多大肉,再是喜欢吃,只怕也腻得慌,几口黑茶下去,油腻感解除了,自然就觉得舒服,而红茶养胃,能让饱食之胃温暖,味道又好,领主油腻一解味觉自然敏感,喝下去又觉得胃更加舒服。
  这已经不是茶的口味问题了!
  心头一动,李想靠近了谢珏一些,压低了声音道:“谢公子,若是还有这种黑茶红茶,留着,去大食卖!”
  谢珏脸上露出了不解之色。
  李想低声道:“大食那边的人都喜好吃肉,因为油腻形成的疾病也不少,那些巨富豪商也多为此而苦,有这样的好东西,多大的代价都愿意付。”
  谢珏了然,对李想道了声谢。
  正想说什么,就听得领主又哇哇的大叫。
  翻译管事道:“领主是问,还有没有,这些不够,他需要更多,因为,他还有几个兄弟在别的领地。”
  这么好的东西,可以拿过去敲诈兄弟。
  谢珏想了想,让翻译管事道:“船上还有一些,大约有一万饼,可以不用黄金宝石,只跟领主换树脂就成。”
  领主大喜,哇哇的乱叫了一顿,又随手丢了一把东西下来。
  翻译管事大喜,低声道:“领主说,只要你愿意给他时间,他可以用四十头大象的沉香,四十头大象的白檀还有三十头大象的龙脑来换!”
  李想则是直接变了色。
  宋国的香料价格,二等沉香都要三十两贯一斤,一等沉香价格直接翻倍。
  白檀便宜一些,但是龙脑更贵,上等龙脑都能卖到七十贯一斤
  一百头大象,怎么都有大几万斤的香料啊!
  便是成本是十两银子一饼,这价格,也比他们带那些丝绸瓷器赚得多得去了!
  这小子,比他相像得要厉害得多。
  他不过提点一二,这小子便能抓住重点,利用现在最好的时刻,博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他们平常想要收这么多香料都不可能!
  (一是钱不够二是人家根本没有这么多货!)
  和领主约定,在李想的见证下立下字据之后,一行人便告辞出来。
  在城里逛了半天后,便启程往港口走。
  领主依然是派了大象队伍送行。
  两天之后,便到了港口。
  一回船上,谢珏便让人送了黑茶和红茶各两千饼还有两千饼团茶给了李想。
  李想接到东西后愣了半晌,方长叹一口气。
  此子,不光聪明,还够大方够义气!
  (按照约定,谢珏一共卖出去一万七千饼,分给他的,应该不到三千饼,而且,并没有说是黑茶和红茶)
  转头,便去找了谢珏出去。
  带他去见港口的那些大商户。
  将那些团茶以八两到十两的价格,又卖出去八万斤。
  然后带着他,找了相熟的商人,购买了大量在大食能卖出高价的货物,和品质极好的宝货。
  那一来一去的,帮忙计数算账的苏月兴奋得是觉都睡不着。
  她可有三成分红啊!那得多少钱啊!真真是一夜变土豪的节奏!
  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也是抱着领主给的宝石箱子(谢珏作为预付分成丢给她的)笑醒。
  朱罗的港口虽然比别处要大,但是好货还是有限的。
  李想和谢珏这么一弄,等到谢光兴高采烈的从锡兰回来,就发现,他收不到什么货物了!
  不光货物收不到,而且因为别的海商都卖掉了大批的丝绸和瓷器,这些货物的价格掉的厉害,让他生生的被压了三成价格。
  但本来便是因为他自己不告而走,话都没留,也不能说你们怎么自个交易了不留点东西给我,连抱怨都不能!
  (本来就是各凭各的本事,他丢下谢珏不管就是想谢珏什么都买卖不了)
  这一口气,差点憋成内伤。
  谢珏听说谢光说要多留点时间好卖货,出发时间推后二十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让谢七加多点戒备。
  在谢光到处找人,四处推销着他那些货物的时候,带着苏月出去玩了。
  (实在是看不过苏月抱着宝石箱子流口水的样子)
  海船要留在港口补给,而且打着是出海游玩的名号,谢珏让人租借了一艘当地的海船,扬帆出海。
  却的,是根据苏月模糊不清的记忆推断出来的地方。
  锡兰的海湾。
  当地的船没有宋国的海船庞大结实,也就坐个几十人,但是不过是跨越一个海峡去锡兰,却是足够了。
  谢珏真真是一派游玩的架势,指点着船到处乱走,然后,不小心就逛到了某个海湾。
  留了水手在船上,谢珏带了谢七容山和苏月一起,坐了小船上了岸。
  这里还是一片原始之地,沙滩上去,便是一片岩崖,再深入,是茂密得脚都迈不进去的森林。
  谢七和容山在前头拿着砍刀开路,谢珏则手持着一根树枝,一手牵着苏月,一手用那树枝在地上时不时的扫动一下。
  偶有扫起了一两条蛇,便紧抱住吓得跳起来的苏月的腰哈哈大笑。
  苏月那个气恼啊,可又实在是怕蛇(谁不怕?),只能抱紧了谢珏的手臂,两只眼睛瞪得溜圆的,时刻注意着周围。
  谢珏暗笑得爽,手臂大力挥动,还指着那凌空划过的痕迹一本正经的道:“哇!好大的……”
  蛇字没有发出,便没声了,看着前面直接呆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