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勾搭上大海商

更新时间:2016-08-06 12:21:1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30

船队到港口后,都会自行补给,除非非常要好,或者一开始就约定一起交易的,那么买卖也是各自找人。
  在安南和三佛齐,谢青给的人本就跑过多次,连内陆也去过,所以门路很清楚,一找就能找到人。
  这朱罗却是只有翻译管事到过一次,还不过是跟着谢青出来熟悉风俗语言的,并不熟悉当地的大商户。
  本是说好由谢光牵线的。
  现在谢光明显撂摊子了,谢珏就只能只能摸门路找人。
  回船见苏月居然安安静静的写字(虽然是偷懒只写三个字一张),也放下了些心,留了两个侍卫在船上看着她。
  自己带着人进城打探。
  找了两天都不得门而入,谢珏便不找了。
  要人带着苏月事先焙好的那些团茶(就是在船上发酵的),找了港口市场里的一片空地,摆了桌子,立起一个茶摊。
  这由团茶后加工而成的半红茶,味道虽然没有苏月做的那些正宗红茶味道纯正,但是香味也极浓。
  而且非常解渴。
  朱罗港口地处热带,当地人喜欢喝果汁,但是果汁毕竟比不得凉茶解渴。
  再加上那浓郁得跟以前来的中国茶完全不一样的香味。
  茶摊子一起来,就引来了许多人。
  但是最先购买的,居然李想。
  却是谢珏有些想不到的。
  宋国有三大港口,其中泉州最大,杭州次之,广州地位好,但是因为货源问题,便落在泉州杭州之后了。
  而海商,也以泉州最多,杭州次之。
  谢青和谢光都属于泉州海商,并称为泉州二谢,船队里的其他海商也是泉州本地的,唯独李想,本是杭州人,原来也是从杭州出港,这次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居然到泉州和谢光并队而行。
  只是,到底不是老乡,李想和谢珏一样,跟船队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格格不入。
  两人之间也没有打过交道。
  所以,李想以五两银子一饼(一饼一斤)的价格买了五饼茶后,便往谢珏坐着的棚子走来。
  谢珏的身子都不觉绷紧了一些。
  李想在棚子外站住,看着里面坐着的神情清冷之中带了倨傲的少年,被风吹雨淋出满是皱褶的脸露出了一丝笑意。
  抬了下手,让谢珏看了下手上提着的茶饼,李想走进棚子,对谢珏笑道:“公子有多少这种茶?”
  谢珏微微一笑,没有出声。
  李想笑着摇摇头,左右看了下,自个找了个木桩坐下,道:“公子若是愿意,在下可帮公子联系买家,公子手上的这种茶,可以留一半到大食,其余的都可以在这里卖掉,价格,在下建议公子开价八两一饼。”
  谢珏的眉头不觉轻扬了一下。
  他让人拿到这茶摊上的,是苏月说做坏了的,质量最差的,而且是针对市场里的散户,所以价格开得也不高。
  这也就是李想是宋人,管事才会说五两一饼,其他那些当地人,都是直接拿手中的货物易货。
  但是这样做毕竟是小家子买卖。
  他这么做,目的也是要引大客户现身的。
  瞅着谢珏神色,李想又笑道:“当然,若是公子还有更好的茶,也可以卖得更贵一些。”
  想了下,李想接道:“这里不过是朱罗的一个港口,再往里,还有面积广阔之地,还有叫天竺之地,都是富裕之地,富人和领主们多好新鲜玩意,也喜欢喝茶,你这茶味道与以前的茶完全不一样,一定能得他们的喜好,如果能耐放,那么他们肯定愿意高价购买。”
  话音稍顿,李想那看不出真实年纪的脸上带了一些调侃道:“而且,在我们那价格昂贵的香药等物,在他们这里,不过是树林里面的附属产物而已,只要让奴隶们干上几天,就能得到很多,公子可以不同他们谈价格,只说,一饼茶,换多少香药便是。”
  谢珏心想我在三佛齐就是这么做的,脸上却是带笑道:“多谢李船主提醒,若是李船主能介绍客户,我愿意分一成五茶饼与李船主。”
  方法是知道,但是找不找得到人这么做就另说了。
  李想既然来提点他,自然是有其中的门路。
  这点子利益,他是愿意出的。
  听得他说,李想先是眉头一扬,随后哈哈而笑:“小子可畏啊!”
  这位谢公子听闻是谢青的侄子,果然不能小看。
  那些船主都道,在安南和三佛齐,这小子是走了狗屎运,所以才能卖出那般高价。
  现在看来,那些人都走眼了,此人虽然年纪小,却的确是个聪明剔透之人。
  他提点了方法,但是没有门路,这方法等于没用。
  但是,也不要想他白白贡献自己的门路,这个利益自然是要给的。
  不过,利益怎么给,却是个学问。
  本就是以货易货,单单给钱不是不能计算,但是怎么算?怎么算,这个中间都会有分歧。
  聪明人便不会用钱来核算,而是直接用货。
  但是,用换回来的香药和茶饼来计算又是完全不同了。
  换回来的香药,是已经确定了的最终收获。
  而茶饼。
  这么说吧,他认识的领主不止一两个,以他的熟悉程度,他拿茶饼去换的香药肯定要比谢珏自己换的多。
  只一句话,这少年便打动了他的心。
  谢光没有回来,出发的时间至少也推后大半个月(补给和上下货的时间)。
  谢珏便带着人和李想一起,雇佣了当地的人,直接带了货物往内陆走。
  鉴于苏月这几日表现良好,在她那星星眼的注视下,谢珏便也带上了她。
  说是内陆,其实也离港口没有多远。
  大约就几十里的路。
  只是沿途山林茂密,走起来有些困难。
  走到中途,李想先去报信的领主派了象队来接,这走得才快起来。
  就算这样,也走了三日才到了那个以巨木和巨石建成的大城。
  这城池和京城肯定没得比,泉州都抛它不知道多少街。
  但是比起安南和三佛齐来说,却是要威严宽大许多。
  更重要的是,里面走的人,就算不穿鞋,他也会带个金项链!
  阳光照耀之下,满城金光闪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