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好孩子

更新时间:2016-08-05 12:42:0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98

苏月上上辈子的家境只算中等,母亲去世之后发生了些事,更是大学学费都是靠自己赚的。
  但是女人对珠宝的喜好是天生的,所以,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加介绍,说是斯里兰卡的某个宝石矿因为过度开发而被破坏得严重,造成了什么什么后果……
  苏月对什么什么后果是不记得了,死死的印在她脑海中的,是那个地方以前的盛况。
  据说是随便找块地往下挖,就能挖出十几颗甚至上百颗质量上乘的宝石!
  而对地理超级不敏感的她,也因为这个,而死死的记住了那个地图上的一点。
  而且,她还记得,那报道上说了,发现这个地方是一百多年前。
  也就是现在的八百多年后啊!
  现在那里肯定还没有被人发现!
  一挖就是宝石的宝地啊!
  而斯里兰卡也就是现在的锡兰,记得离朱罗并不远!
  苏月兴奋的说完,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谢珏的眼神有些不对。
  冰冷之中带了一些郁闷,郁闷之中带了一些阴森,阴森之中,似乎有些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是个什么鬼!
  苏月微微退后半步,讪笑了两声。
  谢珏却是逼近了一步,完全贴上了她的身子,还手臂一伸,搂住了她的腰,一手捂住了她的嘴,一手对周围挥了一下。
  谢七连同其他人识趣的再退后了一些。
  低头,凑在了苏月的耳朵边,谢珏低声道:“你从哪知道的?”
  苏月一惊,那眼珠顿时乱转起来。
  完蛋了,她现在要是说从水手那知道的,只怕谢珏转身就去灭口了……
  可……可……
  她能从哪知道的啊!
  她一个乡下女娃,总不能说是听说……
  对,就是听说的!月牙儿以前可是在泉州住过的!
  刚欲张嘴,才发觉嘴被谢珏堵着呢,只能用眼神向他表示。
  我可以解释!
  谢珏却是笑了起来,也不松手,只低低的再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声音顿了一顿,冷峻严肃了些的道:“想清楚再回答。”
  苏月的眼珠不觉又转了一下,下意识的便真的认真想了。
  是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啊?
  这么好的地方,如果以后能自己来不都是自个的?
  面前这人,虽然是超级天才,但是性格别扭,专业爱好看她笑话,而且还腹黑又心狠,还不把别人当人看,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性命,下人要是犯了一点错,就惩罚严苛,要不是她牺牲自己给他完虐二十遍围棋,他都没有想过拿点米酒给那暴风雨中受了风寒的水手治病。
  可是,刚才自己一想到,便没有任何顾忌的告诉了他。
  就如同,这些日子以来,只要自己有什么好的想法,都会不由自主的告诉他。
  其实,仔细想想,面前这人还是不错的。
  他虽然性格别扭,但他的确是救了她,虽然专业看她笑话,但是教她和督促她却不带一点假和松懈。
  他不在乎人命,也许只是因为他以前的认知里,奴才和下人就不是对等的生命,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关注别人这一点。
  他连怎么表示对人关心和示好都不知道。
  他自己生病了要不是她强行压制才吃药休息,也都会自个硬挺过去。
  他对自己那么苛刻,要求那么严格,自然也会对别人要求苛刻和严格。
  所以,他不能容忍别人犯错。
  而且,其实因为他的严苛,下人们也下意识的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生病了。
  可是,她说出来后,他不也是马上同意了拿药拿那些可以卖高价的货物救人?
  说是说折磨,可是二十轮棋下下来,她也进步很多啊。
  而且,他还这么年少,十三岁的年纪,在她上上辈子,不过是个初中生而已。
  他却要担负起这么多人的责任,带着船漂洋过海。
  其实他这么聪明,懂得这么多,不用出来,也有前途。
  脑中转悠了很多想法,时间其实不过短短一瞬。
  苏月抬头,在谢珏慢慢松开手的时候,灿然笑道:“因为,三爷你是个好孩子,所以,我相信你!”
  你答应我的利益一定不会少了我的!
  谢珏愣愣的看着她,自动忽略了前面那句(你个八岁的女娃说我是好孩子!),只想着后面那句。
  在被自己这么折腾过来,还相信我嘛?
  因为,你是我的人,所以相信我嘛?
  一种从未有过的涟漪从心底泛起。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用这么清澈的眼神,这么依赖的语气,一点要求都不带的……
  “我相信三爷一定不会少给我分成的!”
  感动之中听得苏月更加笑容灿烂的加了这么一句,谢珏的脸色顿时又黑沉下来。
  冲着旁边勾勾手,等谢七过来后道:“带她回去,没有写好五百张大字,不准下船!”
  苏月顿时懵了:我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这就是个恶魔少年啊!我不要同情他啊!
  被谢七直接拖走。
  一边走还一边低声道:“你也是,太心急了,你还怕少爷少了你的?你不说,少爷给得更多!”
  苏月更加苦逼。
  瞅着她那悲愤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谢珏的心情又好了。
  再勾勾手。
  报信的侍卫和管事们,头都不敢抬的靠近。
  “去了解下,锡兰离这里多远,有没有地图。”对翻译管事说的。
  “回去拿团茶和绉纱过来,把这些宝石都换了。”对侍卫容山说的。
  “打听下,这里最大的宝货商人是谁,还有香料,我们明日开始谈交易。”对宝货管事说的。
  “刚才之事,若是敢泄露出去,小心一家子的性命。”对所有人说的。
  一众人立时应了,然后纷纷按命令办事去了。
  谢珏站着没动,只是看着苏月被拖走的方向长叹了一口气。
  刚才那些人离得远,苏月又说得低声,想来是没有听见具体的。
  但是他却不能不防。
  他原以为,苏月是受母亲之死的刺激所以变了性子,再加上和他一样,天赋异禀,所以才知道那么多。
  但是相处越久,他却越来越怀疑。
  而锡兰之事,既然是随便一挖就能挖出许多宝石的宝地,知道的人肯定不会让这个消息泄露一分一毫。
  苏月一个自小就跟着母亲打零工的,又能从何处知道?
  从水手那?更加不可能!
  只能是,苏月从不知名的地方知道的。
  就如同她知道的其他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比如,被她称为数字的简易符号,被她称为表格的统计方法……
  可这些,却是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否则,她不是被当成妖怪,便是被当成禁脔。
  更何况,现在她是他的人。
  他可以欺负她,却不会让任何别的人打她的主意!
  只是,这丫头,这么不经大脑,只因为相信他,就什么话都敢说……
  真是……
  哎,今儿天气不错,听说这里出产猫儿眼,倒是和她那气鼓鼓的模样有些相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