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好处

更新时间:2016-08-05 12:38:2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6

离开三佛齐,一路向西。
  在出了马六甲海峡后,有四艘船离开了船队,结伴往大光去。
  其余的船则是继续往朱罗走。
  途中也遭遇过风暴和台风袭击。
  好在船队的船体积巨大,风帆结实,倒是有惊无险。
  有了严格的时间管理,船上的生活也不算无聊。
  苏月是拼命的学习,任何一点时间都不放过。
  (她也没有空余时间!)
  而谢珏是无聊或者心烦之时便逗苏月,看着她急得跳脚,满脸愤恼的越战越勇,越勇越败,越败斗志越高昂的模样。
  便是时间都过得轻松快速很多。
  一些积攒在心底的阴郁也消散了一些。
  便是偶有船员犯了错,也不再像一开始那般处罚苛骇。
  不知不觉,到得朱罗的港口之时,按照宋国的时间算,已经是十一月了。
  只朱罗的天气依然炎热,港口上的人,多还穿着薄衫。
  安南和三佛齐的风俗虽然与宋国不同,但是多少还是受些影响,这朱罗可完全是异域。
  不光建筑奇异,行人穿着更是奇异。
  别说苏月,谢珏也带了好奇和兴奋。
  到港之后,没有忙着交易,而是几个人先去城里逛了逛。
  苏月上上辈子也就出国到东南亚逛了逛,上辈子就没离开过京城,最远就是到京城附近的庄子里住住。
  这进了城,还是千年以前的朱罗城。
  那眼睛都不够看了。
  完全忘记了身体里面的灵魂三辈子加起来都三十好几了,比一个真正的小女娃还兴奋。
  拉着那充当翻译的管事,见到什么都要问上一问。
  船上那些水手和谢青的人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个谢珏带上来的人都知道苏月是个女娃,也知道她差点就被人打死,本就心存怜惜。
  而这女娃人长得可爱,性子还好,就算被少爷折腾得半死,也不会哭闹,最多郁闷起来跑到船头大吼几声,或者唱一些不知所谓的鬼哭狼嚎。
  最重要的是,这女娃心地好。
  船上这么些日子,谁都知道少爷对这小丫头就跟对谢七一样,有着不一样的情分,可她一点都不拿架子,嘴特别甜,不管碰着谁都是大叔大哥的喊,领着少爷的命令来吩咐事也是请和您字挂头。
  船上有谁生病了或者不舒服了,她还跟少爷求情(自己又被折腾),拿船上带的那些货物(茶酒药)给他们用。
  (以前是想都不敢想!)
  这半年走下来,船上的人都喜欢她,连带着,对少爷的一些苛刻要求也能忍受了。
  而他们这些个跟着谢珏出来,更是跟她混得捏熟。
  见谢珏没有出言反对,那管事自然是跟着她,有问必答。
  看得谢珏的眼角都有些抽,对谢七道:“我倒不知道,她居然收拢了人心!”
  那管事对他都不会说这么详细!
  “三爷,她可是你的人。”谢七叹了口气道。
  小姑娘逗人喜欢你也……
  每回她知道了些什么特别的,还不是转眼就告诉了你?还有,现在咱们不是一起走的嘛?那管事说给苏月听和说给你听有什么区别?
  谢珏瞪了谢七一眼,想说我跟她不过是合作关系。
  但是脑中那句她是你的人突的又响了一遍,让他瞬间有种麻麻的感觉,那反驳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只冷冷的哼了一声。
  心想,那么蠢,那么麻烦,有时候行为跟野狼(嚎叫)似的,要不是看在她听话的份上……
  “三爷,你快来看,这是宝石哎!”
  听得苏月满是惊喜的叫声,谢珏快走几步,脸上带了不屑的道:“宝石有什么稀奇的,要是喜欢,爷买了赏你。”
  苏月回头,满脸惊悚的道:“啊?三爷你说啥?”
  买宝石赏我?!
  看着她那绝对不相信你绝对是哄我后面绝对有大坑的模样,谢珏抽了抽嘴角,冷声道:“爷说,宝石有什么稀奇的,就你这个乡下人没见过世面。”
  果然是听错了!
  苏月的脸色顿时放松下来,想想又不对,自己上上辈子的确是平民老百姓一个,宝石这种东西也就是看看图片流口水而已,但是自己上辈子,那可是得过皇帝喜爱的!
  (虽然现在很不明白是为什么)
  宝石什么的,总也是见过的!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苏月摇摇头,将想跟谢珏争执的念头跟摁了下去(每次都是她输),笑眯了眼的道:“这宝石,好便宜啊!三爷,我能赊点茶,换一些不?”
  她面对着的,是一个地摊。
  地上铺着一块草席,上面丢了好些零碎宝石原石。
  个头并不大,也看不出质量。
  看在谢珏眼中,自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不过,看苏月那么高兴,谢珏忍不住的道:“这些是原石,你买了干嘛?”
  你会打磨嘛?
  苏月高兴的指着跟着他们一起出来的一个侍卫道:“容大叔说可以帮我打磨。”
  虽然小,品质也不好,但是真心便宜啊!
  先头翻译大叔就问了,给十斤茶叶就拿走一半,再加一匹丝绸就全部拿走。
  丝绸她不敢打主意,茶叶总成吧?
  这一路上,按照她的法子,那些团茶只烂了一点点,其余的都自然发酵了,到地方之前,她过火焙了一些出来,虽然不够红茶黑茶的品质,但是也可以当做好茶卖了!
  一半,那也是不少的数量,虽然小,好歹这种回去也能卖不少的钱呢!
  万一里面要出来个高品质的蓝宝红宝的……
  那岂不是……
  等等!
  苏月脑中闪过一个画面,猛的想起了一件事。
  从那摊子前跳了一下,一把拉住了眼风若刀正瞪得容山蹭蹭后退的谢珏,极其神秘的道:“对了,三爷!我想起一件事,不过,我要求好处!”
  谢珏立刻收回瞪容山的视线,转而瞪她。
  好处!
  人都是我的,你跟我谈什么好处!
  “三爷。”火还没发出来,一个留守的侍卫便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
  也顾不得看这几人的神情,低头,凑近了谢珏道:“谢光的船偷偷离开了港口,听说跟港口上的人约好,十五日后回来。”
  谢珏的神色顿时一凛。
  那眼神,真真的变成了刀子。
  谢光,果然有私心!
  他那眼神一变,便是谢七都退后了好几步,其他人更是直接闪开了几米的距离,只弯腰保持着随时听候吩咐的姿势。
  只有脑袋里努力回想起多年前看的那个新闻的苏月,依然很是兴奋的,特意凑近了他,低声道:“偷偷出去?是不是去的锡兰?三爷,我跟你说,锡兰那里的宝石可多了!有个地方,就离海边不远的地方,随便一挖就能出来好多宝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