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赚太多了

更新时间:2016-08-05 12:36:4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18

安南的港口不大,有实力的商家也就那么几家。
  消息传递得非常快。
  谢珏这边还在写货物清单,便有人找上了谢光,问谢光可有龙团。
  谢光这才知道谢珏做了这么一笔大买卖。
  安南离宋朝近,虽然茶叶的消耗量不少,但是价格实在是卖不太起来。
  一般在泉州卖三百文左右的团茶在这里也就能卖个一千文左右。
  虽然也有三倍的利润,但是比起别的货物去到大食的利润,就微不足道了。
  所以,除非本来就是跑短途的,像他这种远洋船队,在安南一般都是补给而已。
  最多就是回航的时候,如果仓位还有多,再补点宝货。
  (因为这里的宝货比起更远的那些地方来说,还是贵了好多)
  可是,谢珏这次却靠着龙团,直接以三两八钱的价格卖掉了三万斤团茶!
  这钱不光他看得眼红,那些专门跑这边的海商更眼红。
  可是,跟人家领主的人一说,对方说,那你也拿出龙团啊。
  你也能点茶点到让我们领主直接失魂,人谢公子说啥是啥啊。
  领主的意思很明白,能拿出龙团的茶商,其品质自然要比其他的茶商好得多,价格贵几倍也没问题!
  你们要想加价也容易,带龙团和贡茶过来!
  再点出一壶好茶!
  这话一出,很多人便没有声音了。
  能拿到龙团还用得着你说?
  只谢光心里不觉打起了一点小九九。
  龙团是贡茶中的极品,商人想拿到龙团那是做梦。
  但是谢珏的出身不一样啊,说不定,他手里可不止那么一点龙团。
  如果能分一点出来,他带到大食去,只怕一斤便可得千两黄金,而且,讨好了大食君王,别的东西价格就好说了。
  谢光的想法,谢珏一看就知道,也不挑破他,只微蹙着眉头道:“是有一点,不过刚才已经全部卖掉了。”
  “啊?全部?”谢光有些不信,心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说全部卖掉了,什么意思?
  谢珏点头,又满脸感激的道:“这还得多谢谢船主提点。”
  “我?”谢光皮抽着笑。
  我提点?
  我提点你拿龙团做引子,别的团茶都卖出那么高的价格?
  “是啊。”谢珏极其真诚的道:“那龙团本是我一个远亲送我的,我一直没舍得喝,这不是你提醒我,茶叶不好保存嘛,前些日子我便拿出来,结果一闻,便发觉有些变味,这才赶紧的趁着卖相还好,想着卖些银钱,还好,你介绍的这位领主是个好人,不光高价收了,还买了我好些团茶,这样,也就不怕坏了。”
  谢光眼角有些抽。
  心道,早知道你手里有龙团,就不提醒你了,直接以保管之名买过来了!
  失策失策啊!
  谢珏脸上笑容未变,道:“这次多亏谢船主提醒,我已经让人送去五十两黄金,小小谢意,你别嫌弃。”
  谢光心里一口气憋住,半晌才缓缓吐出来,脸上的笑容更甚的道:“哎呀,贤侄真是多礼,我这是应该的,你赚点钱也不容易,那,叔便不客气了,受了你的礼。对了,我还听说,你买了十万斤稻米,买那么多作甚?为什么不带点别的?”
  谢珏心里冷笑,脸上却依然淡雅之中露出了惊讶之色,道:“不好嘛?我是听说,这往后去的地方,宝货和香料都比这里便宜,想着买了也是占地方,这稻米便宜,带在船上做粮食也好。”
  谢光心里顿时一松。
  暗道了声傻逼。
  原来还以为谢珏多聪明,看样子也不过是误打误撞。
  十万斤稻米,你想吃到什么时候去!
  占了船舱的地方,你到三佛齐怎么装货?
  嘿嘿笑了两声,谢光便走了。
  船离开安南港的时候,苏月也才明白谢珏买那些稻米是干嘛的。
  酿酒的!
  虽然和北方的高粱比起来,这种稻米出酒量并不足。
  但是也能酿酒。
  而且口味香甜,口感更好。
  也是在这个时候,苏月才发觉,谢珏这艘船上可是藏龙卧虎。
  除了那些水手,有精通丝绸的管事,有精通宝货的管事(带着一起在安南挑货的),有精通香料的管事,有精通番外语言的翻译……
  连厨房里的大厨,都擅长酿酒。
  船到了三佛齐的时候,大厨酿造出来的第一批米酒,便为谢珏换来了巨大的好处。
  三佛齐国人众多,民风彪悍,又因为久居水上,更是好酒。
  但是自己酿造的果酒实在是不够劲,而从宋朝而来的海船带的酒又太烈,而且量少。
  谢珏的这种米酒度数比果酒高,烈性又不如白酒,口感还老少男女皆宜。
  再加上谢珏以他那仙人之姿在管事叙说这米酒对身体的各种好处之时,品酒微酣。
  一下就引起了当地酋长的喜爱。
  还推荐给了国王。
  这次,谢珏没有卖酒,而是将那些酒全部献给了国王和几个大酋长。
  而国王是大手一挥,直接赏赐了黄金两百两,又以三两八钱的价格要了他五万斤团茶。
  谢珏以老规矩,直接易货,换了等额之物。
  当然,这些是谢光那些人知道的。
  而谢珏利用船队在港口补给和大家交易的时间,带着谢七和苏月还有翻译连同几个管事护卫进了内陆。
  这些内陆之地离港口还有些距离,海商一般是在港口卸货交易,然后由港口的三佛齐商人再往内陆高价派送,香料也是港口商人先收了,再高价卖给海船的商人。
  这一来一去,中间的差价就非常可观。
  谢珏用米酒和贡茶开路,让沿海的几个酋长睁只眼闭只眼,和内陆里面的几个酋长达成了共识。
  谢珏私下送了酒茶和丝绸进去,和那几个酋长订下了等额的丁香檀香豆蔻等物,约定好回来的时候装船。
  三佛齐的团茶价格大约是两千五百文左右(二两五钱银子),而且人多,茶的需求量也大,船队里带的团茶多在这个地方出售,谢珏的虽然卖得高,但是想想他还有那么多的茶叶只怕都会烂在路上了,嫉妒心便也没了。
  还有那么一两个好心的船长来提点谢珏,让谢珏低价,将茶叶全部倾销,再换上能在大食卖大价钱的香料。
  谢珏便也从善如流的,再和最先尝酒的酋长交易了三万斤团茶。
  只不过,酋长多给了三分之一的货物之事,便瞒住了其他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