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悲催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6-08-10 16:39: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28

他本长得丰神隽秀,再着了一身点尘不染的月白衣衫,坐在那,就如同仙人一般。
  那比白玉还银白,骨节修长漂亮极了的手,动作若行云流水,不带一点烟火的。
  调出了一碗高山流水,雅致到极处的茶汤。
  那手法,那风姿,那美得让人窒息的茶汤。
  再配上那茶香。
  领主当场便以黄金两百两卖下了那一斤龙团。
  同时,以每斤三两八钱的价格,购买了三万斤团茶。
  谢珏收下了黄金,团茶却没有收钱,而是换做了等值的南珠象牙,香料珊瑚琥珀等物。
  而且,还不需要对方马上交货,而是先立下字据,等船回来的时候交货。
  等交易敲定后,谢珏又买了十万斤稻米上了船。
  安南的稻米是一年三熟,产量高,所以米价特别贱,十万斤稻米,也不过千来两银子而已,谢珏直接丢了两百斤团茶给米商。
  沿着港口的石板路往船上走,谢珏的心情很好,一转头看到苏月那便秘脸,也没有马上打击她,而是很温和的问道:“怎么了?看到爷泡茶,终于知道自己那点子泡茶技巧,不过是哄骗乡下人的了?”
  谢七差点没笑出声来。
  少爷,你可是喝了一路苏月泡的茶,难不成,你是乡下人?
  好在他在脸色变动之前想起了他每次露出好意,谢珏都会找苏月撒气,硬生生的将脸憋住。
  扭头看向旁边。
  苏月狠狠的瞪了谢七一眼(再藏也看到了),再又低垂了眼帘道:“三爷,说句实话,是我那种泡茶方式好喝,还是您这种好喝?”
  这个年代的泡茶和现代的泡茶,其实也不是一个概念。
  现代的泡茶,是真的泡,把茶叶放进茶杯,冲开水就是。
  茶艺不过是针对不同的茶,采用不同的水,不同的水温,不同的茶具,不同的冲泡时间,尽量让不同茶叶的茶香绽放出来。
  而这个年代的茶艺,却真的是艺术性高于茶香性。
  首先,茶不是泡的,而是煮的!
  这个时候的茶,多是团茶居多,所以,煮茶之前,是先将团饼扳开,丢一些在水壶里,放在炉火上去煮。
  然后,那些文人还喜欢一边煮一边往里面丢东西。
  最讲究的,便是最后将茶水从水壶里倒出来的时候,因为丢的不同东西,再加上特殊的手法,就能在茶水面上,形成各种不同的图案!
  她上辈子就见过很多次那些文人玩煮茶。
  当然,最后皇帝还是会说,他最喜欢的,还是她泡的茶,简单通透。
  当时她很得意,觉得自己的茶艺是超越这个时代的煮茶法的。
  就算当时也有几人煮出来的茶汤让她惊艳,可那时候,她不容许自己去正视。
  而现在,在心境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在真正的,对一切都开始以学习的心态去看的时候,她看着谢珏煮茶。
  那般美妙!
  便是茶香还未溢出之时,都觉得身心沉醉。
  而那茶香合着茶面上的景象,而是绝美的享受。
  那已经不单单是嗅觉和味觉的享受,而是视觉触觉,连心都被触动的享受。
  看着谢珏点茶,在惊艳的同时,她心中也涌起了压不住的疑问。
  泡茶法,除了茶本身,最多给你的是一个意境。
  而煮茶,却好似包含了整个人生。
  在如今这个推崇文人,推崇意识流的时代。
  泡茶法真是乡下人喝的,就是解渴喝味道。
  而煮茶法才能表达出他们崇高的心境和修养。
  皇帝那个人本身亦是独领风骚的词人和书画家,怎么会喜欢她的泡茶法胜过煮茶法呢?
  这一个月见多了小丫头被自己打压的各种苦逼模样。
  现在苏月突然露出这种许久不见,正经沉稳,甚至带了慎重的表情。
  谢珏不觉一愣。
  站住了脚,看着她道:“你,莫不是一直认为自己的茶艺很好吧?”
  以一个七岁女孩,还是乡间女孩来说,苏月所知所会的,已经很让人震惊了。
  但是,更让他觉得有趣的是,苏月身上的那种自信。
  虽然不明白她那种自信是从何而来,不过,打压以后,却很是能让他愉悦。
  只是,他现在说这个话,倒不是冲着打击来的了。
  苏月在茶上面有超级天赋,但是,如果方向和认知不对,以后……
  苏月没有察觉谢珏语气里的不同,脑中还想着那疑问,微蹙着眉头道:“我是觉得,单论茶本身来说,我那种冲泡法,是最能体现茶的本色的,但是,我看了你煮茶点茶,却又觉得不对,也许……”
  “如果单是喝茶的味道,自然你泡的好喝,但是,这也只是针对你自己做的那些茶,而团茶,茶香味没有那么浓郁,冲泡和煮茶出来,反而煮茶多了特别的味道。”
  有疑问就好,谢珏轻松了一口气,难得的耐心道:“而且,煮茶和点茶,喝的已经不单单是茶味,还有点茶人的品味和心境,不同时候,不用的茶,比如加了姜的茶,和加了香料的茶,就完全不同。”
  想想上辈子自己并没有机会去茶厂,自然也没有机会做出自己想要的茶,无非是在贡茶里面做文章。
  苏月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冲口道:“三爷,那要是斗茶的时候,我泡的茶,和点茶高手的茶,你会觉得那个好?”
  谢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她半晌,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就不该对你施以颜色的!
  谢七有些不忍,凑近了苏月,低头,极小声的道:“月牙儿你别伤心,放心,要是真有那时候,三爷一定不忍心你落败,就算昧着良心,也会说你的好!”
  “谢七!”谢珏转头,阴森森的磨牙:“我听到了!”
  你当我是那种没有原则,以亲近度来干扰神圣的斗茶结果之人嘛?
  磨完之后,又对苏月道:“回去之后,你便给我去学怎么点茶!要是学不会,丢你下海喂鱼!”
  要偏袒,至少你也用煮茶法跟人斗啊!
  苏月哦了一声,继续跑神。
  也就是说,皇帝当时就是袒护她!
  不是因为她泡茶的手艺好而袒护她,而是因为袒护她所以夸奖她的泡茶手艺好!
  为什么?
  见苏月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谢珏开始磨牙。
  心里正想着回去怎么整她,就见谢光从前头走来。
  脸上堆着满脸的笑容,迎面就道:“哎,贤侄,你怎么没告诉我,你手上有龙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