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6-08-10 16:37:3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60

少年微微一怔,唇角便微勾了起来,道:“说明白点。”
  定了定神,脑中回想了一下蒋氏那摆阔的模样,苏月沉声道:“去年天气冷,建安这里都下了大雪,今年开春之后雨水又多,茶树发芽的时间都晚了好些。”
  见苏月停了声,少年微扬了一下下颌:“说下去。”
  “茶青采摘的时间晚了,制成成茶的时间自然也晚了,我前几日在龙溪村的时候,便听他们说,贡茶是有时间规定的,今年耽误了这么些时候,要想赶上时间,只能从武夷山的山道上穿过去。”苏月低垂了眼帘道。
  少年轻哼了一声。
  福建多山,很多地方道路都不通,山高林密,不光不利于车马通行,还多匪患,所以,往年为了保险,贡茶都是从沿海往江南走,再从大运河送往京城。
  这么走,的确是安全,但是时间却要耗费久些。
  可今年春季来得晚,成茶时间已经晚了,再走老路,什么时候到就不知道了。
  现如今京城那局势,想来负责贡茶的官员是不敢拖延了时间被人抓住把柄的。
  那么,便只能冒险选择走陆路。
  穿过武夷山,进入两湖之地,便好走了。
  只是,那山路年久失修,再加上今年雨水本来就多,山路的危险可不是一点两点。
  他只要在其中做一些手脚,不光能让蒋管事消失得无影无踪,还能……
  不过,小丫头这么说,是想干嘛呢?
  难不成还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苏月抬眸瞄了一眼那少年,见他身上的杀气轻了一些,又接道:“要是遇见泥石流什么的,少爷的人若是能救了那官爷,日后便好做事许多,而那蒋管事,自然也死得无法追究。”
  少年的眼中闪过一道不明亮光,带了轻笑道:“哦?可是蒋管事死了,你也就死无对证了,就算拿着这婚书去京城……”
  “我不会去京城。”苏月打断了他的话:“至少不会现在去,现在我一无所有,只怕没有上路,便被人收了性命去,我要去京城,也会等到我有力量,有足够的力量,去替我母亲报仇的时候。”
  看着少年的眼睛,苏月一字字的,沉声道:“不是别人的工具,而是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报仇的时候。”
  小小的女孩一身狼狈,头发上脸上满是灰绿色的茶末,却是站得笔直,眼睛亮得如同春日的太阳,掷地有声的说着,对她来说绝对不是豪言而是绝对要去做的壮语。
  “有志气!”少年轻拍了一下手掌,忍不住道:“你就这么有信心,你能有报仇的那么一天。”
  苏月手指在竹篾子上的茶叶上轻抚了一下,淡声道:“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我有钱了,便是没有法子对他们动手,我出钱去雇些杀手也是可以的吧?就像,他们对我母亲一样。”
  少年笑出了声,道:“这想法倒也不错,很好,你便好生给我做茶,呐,谢七的身手就不错,等你存够了一千两,便雇他吧。”
  “少爷!”一直把自己当背景板的谢七突然被指名,不经大脑的便道:“小的可以不要钱的。”
  少年回头瞪了他一眼。
  谢七立时不说话了,低着头退了三步,朝苏月露了个歉然的微笑。
  苏月亦朝谢七回了一个笑容,看向少年道:“说到这个,我倒想问问少爷,我们到底是个怎么合作法?这钱怎么分?还有……”
  抿嘴一笑,苏月接道:“我叫苏月,我该怎么称呼少爷您呢?”
  都合作了,还不知道对方叫啥,也太有点……
  少年看着她微微翘起了眉,想了想道:“我姓谢,名珏,家里排行第三,你叫我三爷好了。”
  “谢三爷。”苏月拂了拂衣袖,正式的施礼。
  腰弯到一半,突的僵住了。
  谢珏!
  靠!谢珏!
  这家伙是谢珏!十二年后名动大江南北,名字连侯府看门的小丫头都知道的,被私下称为东海王的江南巨富谢三爷!
  据说是海商出身,铺子田庄遍布南方,还拥有一支能直接跟海匪对战的船队。
  京城被破之前,听闻这家伙散尽家财,召集了二十万号称南军的义军!
  弯腰施礼直接变成了往前直扑。
  苏月抱住了谢珏的腿,快声说道:“谢三爷!我能做龙团,还能做味道绝佳的红茶,也能做消油去脂的黑茶,我还知道哪些茶适合什么人,我能帮你将这些茶在番外卖出大价钱!我不求别的!一成就好,三爷只要给我一成红利,带我上船出海!我一定能帮三爷赚得盆满钵满!睡觉都被银子笑醒!”
  谢珏实没想到前头还一本正经满脸悲愤,连施礼都带了淑女范的小姑娘,就这么如同滚地一般的扑过来……
  然后如同一盆子珍珠同时落在瓷盆上的哇哇之语。
  他都没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眼中只看到,因为激动,苏月说话之时喷溅出的唾沫星子。
  眼瞅着谢珏那脸色直接乌云盖顶,谢七赶紧冲上前,将苏月给拉开,自己挡在了谢珏前面,冲着苏月吼道:“臭丫头!你干什么!我家少爷是你这种人能碰的嘛!”
  这也就是龙团的香味还在鼻间萦绕,要不在你扑上去的时候,少爷就能杀了你!
  被他这一吼,苏月才回过神来,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然后小心翼翼的,从谢七身前探出一个头,往谢珏看去。
  完蛋了,一时激动,只记得这家伙是超级金大腿,却忘记了,和这家伙的钱一样出名的,是这人的洁癖!
  或者说,是因为他先头那瞬间放软的神情,让她无法跟日后那个因为酒溅到了身上,就当场斩杀了敬酒花魁的男人融合在一起。
  看着小姑娘那小心忐忑,一对红眼睛里面总算带上了那么一丝惶恐。
  谢珏眼角都在抽,磨了磨牙道:“好,我给你一成,你说的那些东西,每样给我做出五万斤来,而且,还要将茶卖出比以前高出一倍的价格!要不,我就丢你去海里喂鱼!”
  谢七很是有些怜惜的看着脸色一下变了的小姑娘。
  哎,少爷,还是一样的心狠手辣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