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身世

更新时间:2016-08-10 16:36:3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66

庄子并不大,茶厂是建在了后院里。
  前头是一块青石板铺就的平地,后面则是通畅的茶棚子。
  清风携着茶香穿棚而过,让炉火吱吱作响,焙得竹篾子上的香味更重。
  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挺直着小身板,一点点的翻动着那些逐渐变色的茶叶。
  她的手上带着高温烤出的红嫩色,脸上满是汗珠和灰渍,样子实在是狼狈。
  可那平平淡淡说出那番话的样子,却是让少年心头一跳。
  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少年拍了拍手中的粉末,刚欲说话。
  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从外面跑了进来,双手抱拳,弯腰低头道:“少爷,那两混蛋已经安置好了,不过那宁远侯府的管事又回到了镇上,说是想买些茶叶带回去。”
  苏月嗖的一声回头,瞟了少年一眼又赶紧的转回头去。
  少年脸色有些僵,啪的一巴掌拍在了年轻人头上。
  年轻人很是有些无辜的抬头瞅了少年一眼,又赶紧的将头低下,道:“那个,少爷,咱们……”
  我说错了什么?是您说一旦有那管事的消息就马上回报你的啊!
  “哼。”少年冷哼了一声,拉过旁边的椅子,对上面一坐,道:“那两人还活着,现在龙溪村流传的是那两人喝醉了酒,让厨房起了火,连带着整个茅屋都被烧得一根草都不剩,所以,那两人就算被烧得半死,也是自找的,只不过可怜了月牙儿那丫头。”
  说完,少年邪魅一笑:“不过,若是龙团做不出来,我随时可以丢你回去,想来,那传言又要变一变了。”
  苏月哼了一声,不理他,只全心神的都在竹篾子上的茶叶上。
  随着茶叶的颜色转变,越来越浓的茶香溢了出来。
  到茶香浓郁到极点之时,苏月不顾炉火的滚烫,直接将炉子一踢,抱着竹篾子对旁边一放。
  然后快速的将茶叶给摊散开来。
  浓郁的茶香一下锐变,就好似蝴蝶破茧,在最后一刻绽放出最美的风姿。
  便是旁边候着的年轻人,都能感觉到那茶香从带了青草味逐渐转化成浓郁的松甜味。
  然后在这一刻,仿似春花开放,浓郁之中,更多的是清雅之姿。
  龙章凤姿,团花簇景。
  吸一口,都让人沉醉。
  少年的神色也逐渐变了。
  若说开始来的时候,他闻着那味道也不过是觉得有那么一些相似而已,哄皇宫里的人不行,骗骗土包子和洋包子还是可以的。
  那么现在,他是的确被惊到了。
  这味道,比真正的龙团更纯正,更浓郁。
  只怕最正宗的龙溪龙团都没有这香味。
  “谢七,去拿茶具,上山上龙泉接泉水下来。”少年站起了身道。
  “现在还不是喝的时候。”苏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要过火,就是放置一段时间,等火气过去,这样,香味能沉淀,也不会内燥。”
  少年对谢七挥了下手,又缓缓坐了回去,看着苏月将茶叶散开,看着她越抹额头上的灰色越多,淡声问道:“你跟宁远侯府是什么关系?”
  “少爷应该知道。”苏月冷笑了一声。
  既然知道对方是宁远侯府的管事,又有专门人盯着,想来查出那管事前来的目的,也很简单。
  在最初的愤怒过后,苏月冷静下来,在那袅袅茶香里想清楚了一件事。
  舅父舅母活着,也许是件好事。
  现在时机不对,她不能去京城,但是,并不等于她以后不去。
  而到时候,舅父舅母就是人证。
  而……
  当初她放火的时候,是确认过那两人已经醉死,而大火一起,如果错过了最佳时间,他们就算醒了,想逃出来也不容易。
  是有人救了他们出来。
  想想当时屋子边只有她和少年的人,她跟着少年离开的时候,那大火还没到将人烧死的地步。
  少年眉头微蹙的看着她,道:“你火气倒是不小。”
  苏月冲着他咧嘴一笑:“嘿嘿!”
  代表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我能做出龙团,自然就有底气发火!
  “那人是宁远侯次子夫人蒋氏的陪房,打的旗号,是替蒋氏嫁妆铺子来收今年新出的茶叶。”少年眉头松散开来,手指在膝盖上轻敲着道:“不过,根据我手下得来的消息,他来此,是为了对付宁远侯次子养在外面的外室和私生女的。”
  “哈!”苏月笑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那张贴身收着的婚书,递给了少年。
  少年没有接,只是视线扫过上面的字,便淡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八年前,东海水患,宁远侯次子作为五皇子的伴读跟着五皇子一起南下督战,便是那个时候遇见你母亲的吧?”
  苏月将婚书收好,看着少年不出声。
  “那么,”少年手指继续敲着膝盖,缓缓的道:“你欲如何?”
  八年前的那场海战,朝廷算是小胜,但是五皇子和宁远侯次子回去后并没有得到封赏,反而被皇帝不喜,连带着宁远侯都夹着尾巴做人。
  那种时候,宁远侯是绝对不会让儿子娶了一个渔家女的事曝光的。
  而是马上给儿子另外娶了一门亲。
  然后,这蒋氏知道了月牙儿母女的存在,千里迢迢的派人过来杀人灭口。
  现在有这个婚书,再加上那半残的舅舅舅妈,只要抓到那管事。
  以现在京城的局势,有些人是非常愿意这小姑娘去京城告御状的。
  只是,这些人里面绝对不包括他而已。
  要是这小姑娘有这种想法,那么……
  他也只能放弃龙团了。
  虽然,真的很可惜。
  少年声音清淡,却是脸色持重,眼底有淡淡的狠戾之色,便是强制压抑,也透着一股染血的凛冽出来。
  苏月不觉微微退后了一步,脑中突的一惊之后,想起了一件事。
  冲口道:“如果我记得没错,再有些时候,便是官衙往京城送新出的龙团和贡茶之时,而蒋管事要走,只怕也会在那个时候走。”
  上辈子她穿到月牙儿身上的时候,已经是现在的九年之后,蒋氏也成了宁远侯夫人,不光有权势,还有钱。
  还是自己有钱!
  因为,她的嫁妆铺子里有一个茶庄,每年都能从建安这里得到最好的新茶,利润极丰厚。
  而有次她偷听到蒋氏的奶娘说话,说是因为蒋管事当年救了运送贡茶的官员,所以才能直接从官庄之中拿到最好的茶叶。
  为此,蒋氏还给了蒋管事两分红利。
  现在不是揭穿一切的时候,但是,她也不能让蒋氏得到这条财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