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放火!

更新时间:2016-08-10 16:35:3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59

“月牙儿,你也别怨舅舅。”年轻男人走到苏月身边,将苏月拉了起来,道:“至少,你还能活着。”
  苏月低下了头,将拳头捏得死紧。
  现在,这个小身体里面是她的灵魂,可是上辈子,月牙儿还是个孩子。
  先是遭遇暴力群殴,再是母亲惨死,随后又被舅舅卖掉。
  再加上那药瓶里的东西,难怪她十岁以前的记忆一点都没有,连智力都受影响。
  自然,也不记得元娘子死前的交代……
  而这些人!
  在这样害了月牙儿之后,居然在十年后,还有脸顶着亲舅舅舅妈的身份上京城去找她要钱,要身份,要权势。
  上辈子她什么都不知道,虽然极度厌恶他们的嘴脸,却不过是小以惩罚。
  但是现在!
  “行了,跟她说什么?”妇人从男人手里拿过那锭银子放嘴里咬了一口,道:“都怪你那妹子,当初人家周家要娶她做良妾,她若听了我的,如今还不是喝香的吃辣的,偏生她看中了那野汉子,非要嫁给他,瞅瞅,如今不得好死了吧。”
  男人瞪了她一眼道:“什么野汉子,我妹子跟他可是有婚书入了官衙的。”
  妇人嗤笑一声道:“那又怎样?那男人一走八年不见,如今被人找上来,你没见那老爷不过一张帖子,衙门里的婚书便无效,便是死,你妹子都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外室!”
  苏月只觉眼前一片血红,有滚烫的液体带了灼痛从眼角流下。
  外室……没名没分的奸生子!
  这个屈辱在上辈子让月牙儿被欺负到死,让她穿越过来后举步维艰。
  便是那个人……
  居然……居然是如此!
  “哎呀,说这些干嘛,赶了这么远的路累得慌,你赶紧的去看看,弄点吃的来。”男人不耐的挥手道。
  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抬头之时,苏月脸上已经带了一些仓促和不安,低声道:“厨房有娘做的醉蟹。”
  “哟,初做的醉蟹可有些日子没有尝到了,快去,端了来……”
  “我去拿。”妇人瞅了苏月一眼,打断了男人的话。
  苏月低了头,乖乖的走进了屋子里,靠在床边坐下。
  外面传来了男人不耐的声音道:“她才多大,你还怕她做什么?赶紧的,去拿吃的。”
  不多久,又听得那妇人高兴的道:“哟,这吃的东西可不少,你瞅瞅,还有肉,还有酒!你老说她过得不好,瞧瞧人家这吃的,可比咱们要好多了。”
  “别啰嗦了,快,拿大碗!这酒可香!”
  苏月静静的坐着,直到外头的声音逐渐淡去,才慢慢的站起了身子。
  这么些时间,她已经完全接收了月牙儿的记忆。
  此地民风淳朴,因为龙溪村出产鼎鼎有名的贡茶龙团,周围的村镇也算富足。
  从被舅舅舅妈赶出村子后,元娘子一直带着她到处打零工,在龙溪村,接的便是帮早起茶农和茶工们做饭的活。
  昨日,元娘子本是带着她去镇上采购这段时日的肉菜,同时,将自己做的醉蟹送给镇上酒楼的掌柜。
  此地离海边很有些距离,元娘子做醉蟹的手艺又特别棒,那掌柜一吃之下便定了下来,让元娘子做完龙溪村的生意后,便去镇上专门给酒楼做醉蟹。
  为此,还特别大方的提供了几大坛子高纯度烈酒,让伙计驾了马车连带着元娘子买的酒菜一起,先给她们送了回来。
  当时元娘子特别高兴,还特意没有跟车一起回来,而是去镇上布店拿那定金给她买了匹布准备做新衣服。
  谁知道,一出店门就遇见了一帮子拿着棍棒的人,一边臭骂着她们,一边将棍棒往她们身上招呼。
  苏月微微闭了下发酸的眼睛,再张开,便只有冰冷的寒意。
  酒楼给的酒不是平常勾兑后能喝的酒,那两人却是不知道,只贪着那酒香,连着几大杯下肚之后,便已经醉昏过去。
  苏月没有看醉趴下的那两人,径直走进了厨房,用力,将那几坛子酒都打翻在地,围着那两人洒了一圈。
  然后,又抱了一坛比较小的进入了茅屋之中,将那酒都倾倒在了床上。
  再将柴火一捆捆的抱进去,堆在了床边。
  做完了这一切,苏月走出了屋子,走到元娘子说的地方,找了根树枝将树下的土给挖松。
  浅浅的一层土下,露出了一个小铁盒子。
  打开那盒子,里面是一张叠放得整整齐齐的婚书,还有两锭十两银子的银锭。
  苏月脑中又浮现起在镇上之时,元娘子拉着月牙儿的手,轻柔的说着以后要在镇上租个小院子,有了生意和酒楼老板做后盾,她们也不怕元家舅舅知道地方追过来找麻烦。
  那时候,元娘子满心的憧憬,月牙儿亦是满心欢喜。
  将铁盒子拿起来,苏月转身去了那小屋子中,走至床前。
  薄被掀开后,可以看见女人身上纵横交错的一道道青紫色,在那清瘦见骨的身体上画出了狰狞的痕迹。
  虽然瘦,但是毕竟是成年人,以苏月现在的小身板是根本无法拖出去的。
  苏月轻抚了一下女人的脸颊,低声道:“对不起,我能做的,只能是让你尘归尘,土归土,干干净净的去,而不会被人再侮辱折磨。”
  上辈子,她在得势之后,曾经派人回来迁移她的坟,来人回去后说,她的尸体被埋得极浅不说,还有被毁尸的痕迹。
  当时,那舅母说,那是被狗刨出来留下的痕迹。
  现在想想,一定是那些人的手笔!
  苏月再度闭了下眼,将薄被给女人盖上。
  抬眼看了下四周,苏月走出了门。
  这个简陋的家是由三间茅草屋子组成,而为了做饭,厨房外面还堆着成堆的柴火。
  苏月拿起火石点燃了火灶,然后将燃烧起来的木柴丢进了正屋之中。
  看着那烈焰熊熊而起,苏月紧抱着铁盒子,淡声道:“公子所说,我已经做到了。”
  树林里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三道人影。
  正是先头离去的少年三人。
  看着那站在火焰之前,虽然娇小,却被映衬成了鲜红身影的小姑娘,少年微微一笑,道:“我只说了酒楼老板送来的东西都在厨房里,可没有说要带你走。”
  苏月没有回头,只轻笑了一声道:“我跟着母亲学过龙团的制作之法,出来的龙团虽然不能上贡,但是卖给番外,却是能卖个好价钱。”
  “如此……”
  苏月转身,打断了少年的话,道:“不过,我们是合伙关系,我可以制茶,但是你得给我应得的酬劳。”
  “如此……”少年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在火焰的照耀下,带了动人心魄的妖魅之色:“走吧。”
  苏月淡淡应了一声,转身跟着少年往树林外面走。
  她知道,自己赌对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