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就遇渣

更新时间:2016-09-23 17:51:1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1706

一场春雨一下,满山的茶树冒出了新芽。

  龙溪村便进入了一年之中最繁忙的季节。

  天未明,山间缭绕着淡淡的雾气,启明星的光芒还在天幕之上闪耀。

  村里已经有人走动,带起了人声。

  纷扰的喧哗,金戈铁马,低喃的诅咒,被那人声一下惊破,化作了片片碎光。

  苏月一下惊醒,翻身坐了起来。

  头上冷汗直冒,身子也不觉微微颤抖着。

  胸口残留着激痛。

  耳边似乎还回想着那穿透所有画面渗透过来的声音。

  那个,她一直当做闺蜜,当做自家姐妹一般对待的女人。

  “你醒了?”

  一声清冽好似泉击玉石的声音响起,将那些混杂的声音一下击破,苏月一愣,转头看去。

  床边站着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阳光从那半扇窗户里斜照了进来,在他神色清冷的面容上映照出了淡淡的樱色。

  骨秀神清,皎然如玉。

  玉树不及其姿,芝兰未有其华。

  虽是年纪还少,却已经可以预见以后的绝世风华。

  苏月再愣,那少年已经转身,声音清淡的道:“既醒了,便快去看看你母亲吧,她快死了。”

  母亲?

  眼珠转动了一圈,将周围的境况收入眼中,再摸了一下身下那薄薄的木床,苏月的眉头皱了起来。

  难不成,我又穿了?

  这破旧得可以的环境……

  上次好歹穿的是侯府千金,虽然是那般的侯府千金。

  见苏月没动,少年回头,微蹙着眉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苏月心头一跳,起身下了床,跟着少年进了另外一间茅草屋子。

  屋子不大,陈设更是简单,不过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并两张椅子而已。

  一个老妇坐在床边,正皱着眉头探视着床上之人,见两人进来,站起了身。

  眼中带了怜悯的冲着苏月道:“月牙儿,去见见你母亲吧。”

  月牙儿?

  苏月心头一动,来不及想更多,下意识的,便从少年身边走过,走到了床边。

  床上躺着一个形容削瘦依然不减秀美之色的女子,看到她来,那本已灰败无色的脸上突然浮起了一层亮光。

  少年扫了一眼那两人,对老妇微微扬了下下颚,转身出了门,老妇亦跟着出去。

  只留了那母女两人在屋里。

  “月牙儿……”女子轻唤了一声,从破旧的薄被下面伸了只手出来,对着苏月招了下。

  没有任何犹豫,苏月上前握住了那只手,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莫哭,莫哭。”女子已经无力,连抬手替心爱的女儿擦泪都做不到,只能轻轻握了一下苏月的手。

  身体里涌上了心痛酸楚之意,苏月忍不住轻唤了一声娘。

  “月牙儿……”女子眼中满是不舍和怜爱,咬了下唇,道:“月牙儿,娘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你姓苏,你娘和你爹是明媒正娶,并不是什么苟合,你是正经的贵家小姐,不是什么奸生子!”

  女子用了最后的力量从脖子上拽下了一个小玉佩,塞在了苏月手中,道:“这个,是你爹爹留下的信物,还有,我们婚配的契书,和一些银两,娘都埋在了门口第三棵树下,你收好,记住,一定要收好,谁都不能给!”

  “娘!”苏月只觉心中碎了一般的痛,顺着身体本来的意识哭了出来。

  “娘的好月牙儿,好闺女……”女子的声音逐渐的轻淡了下去,眼中亦慢慢无神,低喃般的道:“娘对不住你……以后……以后只能靠你自个了……娘的月牙儿……你还这么小……这么小……”

  满是悲戚和不甘的声音一点点低落,最后无声无息。

  女子的手亦松了去,唯有一对眼睛,依然爱怜无比的看着苏月。

  苏月跪在了木床前,握着那女子的手痛哭出声,任由一声声撕心裂肺般的叫声冲出口。

  她知道,这是这个身体里原来那个灵魂,那个叫月牙儿的小姑娘最后的发泄,亦是最后的留恋。

  随着哭声开始嘶哑,那种心碎一般的痛楚亦慢慢消失。

  苏月伸出手,将女子的眼睛合拢上,低低的呢喃道:“我会,给你们报仇的……”

  月牙儿……

  原来,她不是再次穿越了,而是,回到了这个身体的从前。

  上一次,她穿越过来的时候,月牙儿已经十五岁,在强撑过那么多年的艰辛之后,选择了放弃,将身体让给了她。

  而这一次,月牙儿选择了现在就跟随她母亲一起走。

  而她,将再次代替月牙儿。

  重生!

  既然上天再给了她一次机会,那么,这次!

  不光是月牙儿的仇,还有她自个的仇。

  她誓要连本带利的报了回来!

  “哟,你们是谁?这少爷长得可真俊,莫不是我那小姑子的新相好?”

  屋子外头响起了一个甜腻腻又荡又尖利的声音。

  苏月身子一挺,站了起来。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

  是了,虽然上辈子她穿过来的时候,原身在十岁以前的记忆都没了,但是有一样,她是知道的。

  在母亲死后不久,她就被卖给了人家做丫头!

  现在这个时候,那人出现在这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