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万八的衣服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3:43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38

“姐,我要买这一件,还有这一件,这一件。”

  鲍春花一口气指了四五件衣服,这些衣服款式她都没有见过。

  “行,老板把刚才说的那几件衣服全都拿下来,让我妹妹试试。”

  老板一看,这是大主顾啊,连忙将衣服拿下来,让鲍春花到里间去换衣服。

  每换一件,老板都会使劲的夸奖鲍春花,这让鲍春花脸上的羞涩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这城里人就是会说话。

  试完了之后,鲍春花扭捏的对彭巧翠的说。

  “姐,老板这么好说话,俺们都买了吧。”

  彭巧翠说道:“你个傻妮子。”

  鲍春花是第一次进城,可能对某先是请不了解,但是彭巧翠可是在这个城市里住了二十几年,对于老板的这些套路门清,自然而然的知道这些老板想做什么。

  彭巧翠上去就和老板说价钱,看的鲍春花一愣一愣的。她以为自己村上的那些村妇就已经很会砍价了,没想到彭巧翠看样子比她们还厉害。

  终于在彭巧翠的一番唇枪舌战之下,老板终于屈服,五件衣服,没有一件是按照老板的报价买的,全都是拦腰一斩。

  临走的时候彭巧翠还从老板手中拿了一双手套,是那种很轻薄的手套。

  鲍春花看到很多女孩儿都带着种种样式的手套,彭巧翠告诉她,这种手套带上就是让女人看着漂亮,还有防晒的。

  摸着手套上光滑的面料,鲍春花心中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

  “春花,我给你说,这里的这些商贩都精明的狠,看似他们的要价很便宜,但是他们最起码赚一半的价钱。你要学会砍价,就跟我刚才一样,这样你才不会吃亏。”

  “姐,拿东西也算么?”

  “这不叫拿,这是搭给咱们的,这就好比在老家出去卖菜一样,人家买了你十颗大白菜,你还不给人家搭一把韭菜?”

  鲍春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老侯在她们两个身后走着,看着鲍春花一脸的求知欲望,他觉得又好笑又生气。

  生气的是,自己的老家实在是太落后了,连城市里最普通的衣服都觉得是好东西。

  好笑的是,彭巧翠这些技巧都是上了二十几年的当总结出来的,根本不管用。

  她现在也就是一种显摆的心理在作祟。

  买完了衣服,又买了两双鞋子,还有一套化妆品,都不是很很贵的动,两个人手中的东西加起来也不到三百块钱。

  两个女人这才意犹未尽的从轻工市场走出来,不过鲍春花已经很满足了。

  原来城里人都是这么买衣服的?而且这里的衣服这么漂亮了。

  简单的吃了一点通北市独特的小吃之后,老侯决定带着鲍春花去大商厦去逛逛,也让她见识一下,真正的城里是怎么生活的。

  一路上老侯对着鲍春花是千叮咛万嘱咐,因为这些商厦里面的东西,不管是哪一件都不是他们能消费的起的。

  用彭巧翠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衣服都是黄金打造,买上一件就足够他们一家人至少花销两个月的,这个结论让鲍春花直接惊呆了。

  “姐,这件衣服好漂亮啊!”

  “姐,这件裙子怎么这么短?”

  “姐,你看看这个好暴露哦,这要是在村里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两个女人在对着橱窗里面的衣服评头论足,老侯说他想去上个厕所,让两个人在那里等他。

  “赔,你们必须赔!”

  “不是,这个真的不是我们弄脏的。”

  “还不是你们,看你们的样子就是从乡下来的,不是你们还有谁?”

  老侯上完厕所回来,就听到前面吵吵嚷嚷的,还围了很多人,挤进去一看,彭巧翠和鲍春花被一个女服务员给骂着,服务员的手中还拿着一件裙子。

  “怎么了?”老侯问道。

  “姐夫。”鲍春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老侯你说这些人讲不讲理,我们只不过是进她们家店里转了一圈,什么东西也没碰,她就说我们把她们的裙子给弄脏了,非要我们赔。”

  彭巧翠指着服务员手中的裙子说道。

  “你是正主啊?正好,你看看这裙子,被她们两个的脏爪子给弄的,这可是国际大牌啊,弄成这个样子,让我们还怎么卖啊。”

  “你是怎么说话呢?怎么骂人呢?”彭巧翠一听到服务员的话就开始急了。

  服务员将裙子抖开,老侯在上面果然看到一个漆黑的手印。

  “我就是这么说话的怎么了?看你们两个那样子,就知道是刚刚进城的乡巴佬,这么贵的裙子你们几辈子都没见过,肯定想要摸摸,这下好,摸坏了吧,赔。”

  “同志,我看你在这里工作,素质应该不错吧,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嘿,我就这么说话的,你们毁了我们的衣服,你还不让我们说了?你知道这件裙子多少钱么?一万八,这可是一万八的裙子,让你们弄成这个样子,我们还怎么往外卖?”

  “你什么证据都没有,怎么就能说是我们弄的?”

  “你还要证据是不是?”

  服务员把手中的裙子交给另外一个服务员,对着周围的围观群众大声说道。

  “来来来,大家都看看啊,就是这两个女人,他们两个把我们的一件一万八的裙子给弄脏了,现在还不承认,还需要什么证据。”

  “你们看看他们的这身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她们身上能有干净地方么?”

  说着话,服务员就在鲍春花的头上揉了一把,然后摊开自己的手。

  “来来,大家看看,你们看看这一脑袋的油,还说不是她们,大家说不是她们还能有谁?”

  “你干什么?”老侯连忙站在鲍春花的前面,将两个人挡在自己的身后。

  “怎么被我拆穿了?不好意思了?我告诉你们这些土包子,今天必须给我拿来一万八,要不然我就报警,让警察把你们这些乡下来的全都赶出去。”

  听了服务员的话,周围的围观群众对着老侯三个人全都指指点点的。

  “看到了没有,这些乡下人真没素质。”

  “就是就是,穿的那么破烂,还来这么高级的地方。”

  “谁说不是呢,来就来吧,还随便动别人的东西,这下好了,弄脏了吧。”

  “政府真应该出个条例,不能让这些乡下人进城。”

  “就是就是。”

  周围这些人的指责,气的老侯全身颤抖,但是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位女同志,你口口声声的说我们是乡下人,说我们是土包子,是,我们是乡下人,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但是我们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就算这件裙子是我们弄脏的,我们大不了买下来,更何况这裙子还说不定是谁弄脏的,你就开始在这里泼脏水?怎么了?住在城里就了不起么?”

  “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土包子,你住哪儿?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土包子,你吃什么?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土包子,你穿什么?”

  “怎么你住在城里就高人一等么?你住在城里你就可以随意的辱骂别人么?你还别不信,回去问问你家里人,往上倒三辈,你们家有一个是城里人么?”

  “穿的是光鲜亮丽,挣的钱比我们多,见的人也比我们强,但是就你这样的素质,真给你们城里人丢脸,我都替你们丢人,要是城里都是像你这样的人,我告诉你,我还不稀罕来。”

  周围的人听到老侯这么说全都沉默不语,那名服务员更是恼羞成怒。

  “好,有种你们别走,我现在就报警,等警察来了,我看你们怎么解释。”

  服务员怒气冲冲的去打电话了,老侯就站在门口动都没动。

  彭巧翠拉了一下老侯,示意他别把事情闹大,万一真是她们弄的,丢人不说,还要赔钱,说不定还要进去坐牢呢。

  老侯拍了拍彭巧翠的手,让她去安慰一下,已经不知所措的鲍春花。

  周围的人一看这件事情越来越大,围观的人更多了,就连旁边店里的都凑过来看。

  对着老侯他们三个指指点点的,说什么的都有,基本上全都是说老侯他们这些乡下人,手脚不干净,甚至还编出了老侯他们就是小偷、骗子之类的谣言。

  彭巧翠抱着鲍春花,这些指指点点,让她们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反倒是老侯坦然的面对这些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很快警察就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这家店的老板。

  警察分别盘问了当事人,还有那些围观群众,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再加上服务员盛气凌人的态度,让老侯他们身上的嫌疑更重了。

  不过,像这样的店里到处都按着摄像头,警察在店老板的指引下,当场将那个时段的监控给掉出来。

  画面里出现了彭巧翠和鲍春花两个人影,在店里面看着,除了在店面中央的位置,鲍春花蹲了一下身子,他们连店里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触碰。

  “不可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