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莫名其妙的离婚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4:34 作者:方小九 字数:3103

老侯打开车门,嘭的一下就把车门给关上了,吓了彭巧翠一跳。

  “春花,别理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姐夫是不是生气了?”

  “没事儿,过一会儿他就好了。”

  老侯冷着脸将车开回家,彭巧翠和鲍春花两个人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在后座上聊的十分开心,一直到了家门口还没有停下来。

  “姐,这是你们的房子么?很旧啊。”

  “都住了十几年了,能不旧么。来进屋吧。”

  彭巧翠把鲍春花让进了屋,老侯自己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擦车,他打算吃过中饭在走。

  “姐,你们家好黑啊,还没有我们家的房子亮堂。”

  “姐,你们两个就睡在这儿啊?太小了。”

  “姐,我住哪儿啊,这里太小了。”

  “姐......。”

  彭巧翠脸上全是尴尬,他们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这个小表妹完全不给自己留面子。

  “春花啊,走了一路了,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

  “姐,你们家的杯子倒是挺好看的,不像我们家直接拿碗喝。”

  “家里情况不好,让你笑话了。”

  “笑话啥,我们家还不如你们家呢,至少你们家好歹也在城里。”鲍春花说道,“这里应该算是城里吧?”

  “算。”彭巧翠自己也拿捏不准。

  “唉,姐,我打算在城里找份工作,你说我干什么好?我妈说我姐夫很有能耐,能不能让我去个什么政府里面上班啊?”

  老侯听到这里脸一下就垮了下来,自己的老婆其他的都好,就是喜欢在亲戚面前撑面子。

  “现在好了吧,我看你怎么解决。”老侯说了一句。

  彭巧翠白了她一眼,将鲍春花身上的背包放下来。

  “彬彬这两天不在家,你就先在他的那个屋子里住,我现在给你收拾。”

  “不用收拾了,我看过了,挺干净的,我自己也带着被子床单,我铺上就行了。”

  “你还带着被子?”彭巧翠脸上惊讶的说道,“你不打算回么?”

  “不回去?城里多好,又是高楼又是小车的,这里的女孩儿也漂亮,我还打算在这里找个男人呢。”

  “表姨知道么?”

  “她?她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不回去,姐,我就先在你们家住个一年半载的,你不要嫌弃我啊。”

  彭巧翠讪讪的说道:“这样不太好吧?”看了一眼老侯,老侯的脸上都快黑成锅底了。

  鲍春花也没听见,直接躺在侯文彬的床上,“姐,我先睡一会儿,不要叫我。”

  鞋子往下一脱,一双泥脚就爬上了床,脚汗味顿时弥漫到整个屋子。

  “春花,要不你先洗个脚吧?”

  “我不洗,洗脚干什么?”鲍春花说道:“在老家,一年半载都不用洗脚,我爹说了,洗脚伤寿命。姐,我好困啊,我先睡了,你要吃饭先吃吧。”

  彭巧翠还想说什么,鲍春花已经开始打呼噜了。

  端着洗脚盆出来,放到老侯跟前,“你洗吧。”

  “我不洗,大白天的洗的什么脚。”老侯的语气之中还有些生气。

  “你生什么气?”

  “我能不生气么?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走丢一个人随随便便,她要是出个什么事儿,你拿什么还人家。”

  “她还小么,见到大城市也是头一次,心里有些那个什么也是可以理解的,在说她不是没丢么?人家还给你买了一块手表,说是见面礼。”

  彭巧翠说完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块电子表放到老侯的手上,“人家春花不是故意走的,是给你买手表去了,春花说了,电视上的那些人开车都带着手表,你不带不好。”

  “我又用不着手表。”老侯嘴上虽然说着,但是还是把那块电子表给拿了过来。

  虽然是一块廉价的电子表,但是样式还不错。

  “戴上吧。”

  “先不带着,等彬彬回来给彬彬,他马上要高考了,等到考试的时候戴上,掌握一下时间。”

  老侯把手表放在自己的手上试了一下,然后又摘下来递给了彭巧翠。

  “拿着吧,春花给你们爷俩一人买了一块。还特意嘱咐我说,给你说一声对不起。”

  “算了,做饭吧。”

  吃过饭之后,老侯就准备出车了,临走的时候给彭巧翠叮嘱。

  “等会儿,春花起来的时候,你带上去外面转转,顺带洗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行了,这些我都知道,你快走吧。”

  刚到了市区,老侯就抢到一个单子。

  “您好,滴滴专车......。”

  “师傅,百货大楼。”

  “好咧。”老侯平稳的起步。

  上来的是两口子,全都坐在后座上,然后一直盯着老侯看。

  “师傅,看着你挺面熟啊?”男人问道。

  “谁都这么说?可能是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老侯说道。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位上了电视的侯师傅吧,我就说这么熟悉,原来是侯师傅的车,我们这算是坐上了名人的车了。”

  男人笑着说。

  “顺手的事儿,您啊,就别在说了,在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些事儿还真需要有人站出来,要不然这个社会就没救了。”

  “您说的对,咱们活在这世上,不光为自己活,还需要为社会做点什么,要不然跟活死人不是差不多么?”

  这三天老侯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既然接受了社会给予的这份荣誉,那么他在怎么躲避都是没有用的。

  他要做的就是用平常心对待那些街坊和乘客,也需要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能给社会的那份荣誉抹黑。

  前面不远就是斑马线,老侯放慢了速度,看到路边有人要过去,老侯将车停下,让行人先走。

  路过的行人对老侯竖起了大拇指,老侯客气的回了一个微笑。

  “侯师傅做的好,要是现在的司机都向您这样守规矩,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交通事故,和那么多的碰瓷了。”

  “我只是一个人,我管不了其他人,我只能把我自己做好,尽量的为和谐社会做一点点贡献。”

  老侯将车平稳的停到百货大楼的门口,“您二位的目的地到了。”

  “侯师傅的技术就是好,做人更好。”男人很爽快的用手机付了钱。

  送走了这一对乘客,老侯也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开始了今天一下午的工作。

  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奔波,为更多的人带来方便的出行。

  临近傍晚了,老侯准备回家了,正好有一个单子,老侯看到时间还早,就抢了下来。

  这是一个KTV的门口,到了地方之后,老侯始终等不到下单的人,打了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就在老侯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服务员跑出来。

  “是滴滴专车么?”

  “我是,请问您去哪儿?”

  “不是我,是里面的客人。”然后服务员在对讲机里面说了两句。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人从KTV里面抬出来一个人,然后放在了老侯的车上。

  “这是地址,这部手机是这位客人的,等送到了,您自己付钱就行了。”

  “这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您侯师傅我还信不过您。”服务员笑着说道。

  “认识我?”

  “您可是咱通北市的名人,谁不认识啊。我还在上班呢,麻烦您了侯师傅。”

  老侯无法只好开上车,准备送这个人送到家。

  就着车里的灯,老侯看了一眼地址,这个绕的不是一般的远,基本上是穿城而过,他们现在是在市南,地址是在市北。

  老侯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城区里还是比较堵的,还是伤绕城里比较方便。

  车子启动了没多久,那位客人的电话就响起来了,老侯没准备接,但是电话还是响个不停,老侯扫了一眼,基本上都是同一个电话,上面没有显示名字。

  足足响了十分钟,老侯最后还是决定把电话接起。

  “喂......”

  老侯还没有开口呢,电话那头的声音就喊了过来,一个非常尖锐的女声。

  “你死哪儿去了?这么晚了不回家?是不是又跟哪个狐狸精鬼混去了,我告诉你,要是十分钟之内你不回来,你就永远别进这个家门!”

  “我是......。”

  老侯还没等解释呢,对方就挂掉电话了。

  老侯苦笑了一声,这叫什么事儿呢,还没等自己怎么着呢,人家就先把自己给K一顿。

  还没走了五分钟呢,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电话。老侯有心不想接,但是那个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客人的东西,自己还是不动比较好。

  “喂......。”

  “你的爪子是不是被哪个小狐狸精给搂住了,还是爪子折了?我给你打了这么多遍电话你就是不接,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过了?不想过了,你早说,我们明天就离婚!”

  电话又被挂掉了,老侯还是没有插上一句嘴。

  后面的客人还在昏睡,还打起了呼噜,老侯把车窗摇上来一些,害怕客人着凉。

  电话又响了。

  “喂......。”

  “你是不是跟我没话说?每次跟你打电话,你就是一个字,喂喂喂的,怎么你是不认识我,还是听不出来我的声音?每一次你都是这样,跟你说两句话你就不耐烦的,既然不耐烦,我们就离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