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惹事的小姨子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4:4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51

老侯一连三天都没有出车,整天呆在家里。

  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他不知道出去之后,怎么面对那些找他要签名的、夸他是英雄的人。

  “老侯,你总是这么在家窝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出去转转,活动活动。”

  吃饭的时候彭巧翠说道。

  “不想出去。”老侯坐在小凳子上,抽着烟。

  “唉。”彭巧翠叹了一口气,收拾碗筷。

  老侯在家里又窝了一天,连唐和叫他去帮忙都没有去。

  第二天老侯一早就起来了,一个单还没抢呢,彭巧翠就打电话过来。

  “老侯,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刚到街上,没接单呢。怎么了?”

  “我表妹来咱们家玩儿两天,你去把她接回来,然后在买颗西瓜,割上两斤肉。”

  “你什么时候有个表妹?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妹,行了,不跟你说了,我把屋子收拾一下,你先去找人,电话是138xxxxxxxx,到了车站给她打电话。”

  老侯还准备说点什么,但是彭巧翠已经把电话给挂掉了。

  老侯也没敢耽搁,就直接去了车站,到了之后,老侯才想起,这个表妹到底坐哪里的车来。

  拨通了表妹的电话。

  “喂......”

  老侯喂了一声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也忘记问彭巧翠表妹叫什么名字。

  “你是彭巧翠的表妹么?”

  “我是我是,你是姐夫吧。”

  “我是,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我现在刚出了车站,你在哪里?”

  “你穿什么衣服?”

  老侯探着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寻找着。

  “我穿着粉色的衬衣,拿着一只大包。”

  电话那头的声音刚说完,老侯就看到一个身穿着老式女式衬衣女人,拎着一只沉重的蛇皮口袋,还斜挎着一只白色的帆布包探头探脑的在人群中寻找着。

  “这里。”老侯喊了一声,然后晃了晃手机。

  女人也看了过来,拎着手中的蛇皮口袋吃力的走了过来。

  “姐夫?”女人还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来来,我来。”老侯接过女人手中的蛇皮口袋,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反正挺重。

  老侯打开后备箱,将蛇皮口袋放进去,然后拿出来一瓶矿泉水,递给女人,“给喝水。”

  “哇,姐夫?这是你的车?你都有车拉?”

  女人看到老侯居然开着车来接她,然后一脸吃惊的看着这辆白色的车,伸手在车上摸着,嘴里啧啧啧的夸奖着。

  “这车就是漂亮,姐夫,俺能坐吗?”

  老侯点点头,微笑着看着这个表妹。

  旁边的人对这样乡下来的人,全都抱着一种诧异的目光,还有一些不屑。

  但是老侯反而有一种亲切感,自己离开农村好多年了,想当年自己在看到第一辆摩托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

  “真的?”

  “真的。”老侯打开车门,“上车吧,我们回家了。”

  “唉。”

  坐上车之后,女人的眼神之中带着惊奇的表情,在老侯的车上东摸摸西看看,什么都挺好奇的。

  “姐夫,你这辆车花了不少钱吧?”

  “一共是九万多,不过有四万是贷款。”

  “九万!俺的娘啊。”女人的双眼大睁,十分的吃惊。

  “九万块钱在我们村都能娶一房媳妇,还能盖上三间大瓦房了。”

  老侯也不知道怎么说,一个地方和一个地方的消费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带来的观念也是有差别的。

  “姐夫,你们是不是已经住上楼房了?”女人问道。

  “我还没有,住的地方很差。”

  女人撇了撇嘴,“城里人就是谦虚。”

  女人好奇的打量着在快速后退的景色,突然她将车窗打开,探出去半个身子大喊道:“大城市,我鲍春花来了。”

  老侯赶紧把她给拉了回来,“你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要是过来一辆车把你碰到怎么办?我怎么向你姐交代?”

  “说就说,那么大声做什么?”鲍春花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说道,“姐夫,你还不知道俺的名字呢吧?俺叫鲍春花,俺可是俺们村最漂亮。”

  老侯被鲍春花刚才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算是发现了,这个鲍春花是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你只要你给她一点好脸色,她指不定就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所以老侯也就没再搭理她了。

  鲍春花嘀咕了一句:“不就是有辆车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她的心情并没有低落多久,她的注意力就被车窗外的城市给吸引了。

  老侯把车停在农贸市场,“你就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我下去买点东西,等一会儿我们就回家。”

  “好的,俺就在这里。”鲍春花满口答应。

  老侯也就放心的去买东西了,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不会乱走的。

  十分钟后老侯提着肉、蔬菜还有西瓜回到车里,但是鲍春花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车上还放着鲍春花的行李。

  “鲍春花!鲍春花!”

  老侯喊了两嗓子,在这吵吵闹闹的农贸市场声音根本传不了多远,只有几个在附近的人看了老侯一眼,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老侯在人群之中瞅了几眼,可是这里的人挤人的,哪儿能看到一个特定的人呢。

  老侯掏出电话,给鲍春花打电话,可是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翠,你那个表妹丢了。”

  “你怎么能让她丢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下车去买肉,让她在车上等着,然后我就去了,没想到我回来之后人就不见了。”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农贸市场。”

  “我马上就来。”

  老侯挂掉电话之后,开始进入农贸市场寻找,农贸市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好几千个平米,从早到晚都是熙熙攘攘的,别说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了,就是经常来的人,也会经常转晕。

  “鲍春花!鲍春花!”

  老侯在人群之中挤来挤去,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寻找,转了一圈了,还是没有找到人。

  “老侯你在哪儿呢?”彭巧翠打过来电话。

  “我在农贸市场里呢,我马上出来。”

  老侯出来就看到彭巧翠站在自己车跟前,不住的探头往农贸市场看。

  “找到了么?”

  老侯摇摇头,“我在农贸市场里面已经转了一圈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你能干成个什么事儿?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

  “别说了,先把人找到再说,你从这边我从这边。”

  两个人钻进农贸市场,就像是两块石头扔进了大海。

  老侯一边喊着鲍春花的名字,一边在人群之中寻找鲍春花的人影。

  突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粉色衬衣的女人,看背影就像是鲍春花。

  老侯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就把那个女人给搬了过来。

  “鲍春花,你死哪儿去了,不是跟你说......。”

  “你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对不起。”老侯连连道歉。

  “有病。”那个女人骂了一句,老侯继续寻找鲍春花。

  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老侯和彭巧翠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寻找着,每见到一个人都会问,但是得到的回答让他们大失所望。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人全身冒汗的从人群之中走出来。

  “都怨你,让你接个人都能把人给弄丢了,你还能做什么?”彭巧翠靠在车上骂着老侯。

  “我表姨家就她这么一个闺女,今天早晨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好好的照顾我这个表妹,现在倒好,我还没见到人呢,现在就给弄丢了,你让我怎么跟我表姨交代。”

  说着说着,彭巧翠就开始流眼泪。

  老侯蹲在地上,抽着烟一声不吭。

  “跟你说话呢?你聋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彭巧翠喊了一声。

  老侯把烟头放在垃圾桶里掐灭,“我再去找。”说完老侯就重新钻进了农贸市场。

  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天气正热,菜市场里面菜的腐烂味、汗味、海鲜的腥味混合在一起很不好闻。

  现在还正是饭点,来买菜的人更多了,好半天都走不了多远。

  又转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老侯准备去报警了。

  从农贸市场里面挤出来,老侯喘了几口气,一抬头就看到彭巧翠和一个穿粉色上衣的女人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老侯现在不敢贸然确定她就是鲍春花,走了两步,这才看清楚,就是鲍春花。

  老侯顿时就有些火大,一个踏步就走到了鲍春花的面前。

  “你上哪儿去了?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么?这么大个地方万一把你在丢了,我们上哪儿找你去?怎么给你妈交代?!”

  老侯的声音非常大,把彭巧翠和鲍春花两个人全都吓出了。

  “你也是,人都找到了,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知不知道我刚才就要去报警了!”

  “老侯,消消气,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还知道,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早干什么去了?”

  “你冲我喊什么?又不是我弄丢的,再说了春花现在不是回来了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