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更加危急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6:5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25

“你说什么?”

  唐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真的,刚才我和我妈在看电视,然后电视上出现了我爸,我爸在清河县的大坝上。”

  “这怎么可能,你爸不是去西江市了,怎么会......。”说道这里唐和停下来了。

  去西江市,不管是上高速还是走国道,肯定会路过清河县,按照大雨的预告,老侯出现在清河县极为有可能。

  “先不管那么多,把你妈救醒才是最要紧的。”唐和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一个女人就出现在了老侯的家门口。

  “刘雯,赶紧过来帮忙,快送医院。”

  在刘雯和侯文彬的帮助之下,唐和把彭巧翠放到了刘雯的车上,冒着大雨送到了医院。

  医生检查了一遍之后,说没事,只是搜到了刺激晕厥了,休息一会儿,就醒了。

  三人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坐在彭巧翠的身边等着。

  “老侯,老侯!”

  彭巧翠惊坐而起,脸上的汗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滴。

  “妈!”

  “嫂子,你怎么了?”

  彭巧翠喘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这是哪儿?”

  “这是医院。”唐和说道。

  “是不是老侯?”彭巧翠不敢往下说了,生怕自己承受不是。

  “我哥,没有什么事情,是你晕倒了,我们把你送到医院来的。”唐和连忙说道。

  “唐和,你说你哥不会有事儿吧?”彭巧翠拉着唐和的手说道。

  “不会,我哥吉人天相,怎么会有事儿呢,嫂子你不要瞎想。”唐和说道。

  “你说你哥这人也是,电话也打不通,人也联系不上,万一出个什么差错,你说娘俩扔下可怎么办呐。”

  彭巧翠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妈,我爸不会有事儿的。”侯文彬在旁边劝说到。

  “嫂子,你看小彬多懂事,你就不要瞎想,说不定,雨停了我哥就回来了呢。”

  “唉。”彭巧翠虽然嘴上在答应着,可是还是在不停的抹着自己的眼泪。

  好一会儿彭巧翠才停止了哭泣,这才注意到在唐和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儿。

  “这位姑娘是?”

  “哦,这是我的合伙人刘雯,我来不及打车了,正好她在公司那里,我就让她过来帮忙。”唐和解释道。

  “谢谢,姑娘。”彭巧翠说道。

  “嫂子,你不要氪气,我也跟老侯师傅认识,当初要不是他劝说,我估计现在也在医院里躺着,说起来,我应该要感谢老侯师傅。”

  “行了,大家就不要在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了,说的多了就虚了。嫂子,医生说了,你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惊吓过度,现在我们也能回去了。”

  几个人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这一段我们就不再说了,镜头切换,老侯那里重新跳入大坝当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跳入大坝之中,坚固的人墙终于搭建起来了。

  “大家,手挽手,面对洪水!”刘同大喊一声。

  在人墙之后,有几名武警战士在艰难的前行着,他们在大坝之中钉着木桩,用来阻拦丢下来的沙袋。

  “大家跟我唱!”

  一道大浪拍打过来,将刘同整个淹没在内。

  “刘书记!”众人全都惊慌了。

  “慌什么!”在武警战士的帮助之下,刘同重新从大浪之中钻出来,也是因为他自己始终没有松手,这才能重新钻出来。

  “各司其职,不要因为任何一个人影响了抗洪大计!”

  刘同大声喊道:“大家跟我一起唱!”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在刘同的带领下,在冰冷刺骨的洪水当中传出来阵阵高亢的歌声。

  这歌声在磅礴的大雨之中是那么的清晰,这歌声之中蕴含的不屈的力量让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老侯站在冰冷的洪水之中,大声的合着。

  他的疲惫在这歌声当中顿时一扫而光,全身充满了力量。双脚好像生了根了一样,深深的扎在了水中的淤泥当中,任凭狂风大浪,风雨侵蚀,巍然不动。

  “扔沙袋!”

  一包包灌满沙子的沙袋,扔进了缺口当中。

  有了人墙的阻拦,水流不再那么的湍急。

  这些被扔进去的沙袋虽然有些被冲走了,但是还有大部分留了下来。

  四个小时,整整四个小时,缺口终于被堵上了,大堤保住了。

  站在洪水之中的人,嗓子全都哑了。

  在冰冷的河水之中站立的时间太久了,他们全身都僵硬无比。挽着的手臂,全都不会松开了,只能在旁人的帮助下,才能从河水之中爬出来。

  王海秋看着这些全身是泥浆的人,肃然起敬。

  他们就是清河县二十万百姓的守护神,他们就是一根根擎天柱,支撑着清河县的天空。

  摄像机忠诚的记录下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也许是这些人的不屈的精神感动了上天,在大坝堵上没多久,狂风暴雨停了下来。

  天空虽然还是黑漆漆的,但是至少不会在下雨了,清河的水位不会在上涨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坝,保住了!”

  刘同沙哑的声音喊出了这一句,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然后纷纷倒地,他们在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欢呼了,他们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好好的睡一觉。

  “刘书记,紧急电话!”

  秘书从自己沾满泥浆的衣服当中,掏出一部用防水袋包裹着的手机递给了刘同。

  “喂,我是刘同。什么!?你在说一遍!混蛋!”

  刘同大骂了一句,将手中的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大坝上。

  “刘书记,怎么了?”副县长让秘书将刘同的手机个捡起来,然后询问刘同。

  “上游的县城看到大雨停了,居然打开了泄洪闸,向我们这里排水,而且是全部打开。”

  刘同脸阴沉的就像是天空上的乌云。

  “什么?”副县长也惊讶了,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做?难道不知道他们清河县的地理位置么?

  上游的洪水要是倾泻下来,清河的水位立刻上涨。

  “书记,不行我们也开闸泄洪吧。”

  “怎么泄?往哪儿泄?”

  是啊,往哪儿泄?他们身后就是二十万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在往下就是玉石市的市区,难道泄那里?那里的百姓更多,而且抗洪压力不比他们的轻松。

  “命令,除却必要的留守人员,抽调县城正在救援的公安干警,机关干部,党员,武警战士,必须在十分钟之内全部集中到大坝上。”

  秘书连忙传达刘同的指示。

  “同志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又一波洪水会袭击我们清河县大坝,能不能抗住洪水的这次攻击,就爱拜托大家了!”

  刘同的话清晰的传到了每个站在大坝上人,顿时所有人全都爬起来,继续加固加厚大坝。

  哪怕他们的身体在疲惫,哪怕他们的身上已经有了伤痕,哪怕他们的肚子已经开始痉挛,哪怕他们的手指胳膊已经不会弯曲。

  “快点、快点、脚步在快点!”

  “速度在快一点,在快一点!”

  “同志们加油啊,抓紧时间!”

  刘同背着沙包不断的在大坝与沙堆上往返,一边还在不停的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在给大家加油。

  “秘书,他们怎么还没有到!”刘同支起腰大喊了一嗓子。

  “他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冲锋舟不够。”

  “不够?就算是爬也要给爬到大堤上!”

  “突突突”冲锋舟在刘同焦急的眼神之中,出现在了大堤的跟前。

  “不要停下来,所有人自己找工具找沙袋,抓紧时间加固大堤,快快快,加快速度!”

  “老周,你怎么来了?”刘同看到带头的人连忙迎了上去。

  “都这么危机了,我要是再不上来,清河的百姓会怎么看我。”带头的人是清河的县长,周建国。

  两个人都看到了彼此眼睛中的血丝,都知道这些天谁都没有休息。

  “好,众人齐心其利断金,我倒要看看这洪水猛兽能不能冲垮我这清河大堤!”

  二人相视一笑,重新投入到了抗洪的工作之中。

  一个小时的时间真的不是很长,十几公里的大堤只不过是刚刚提升了一米高。

  刘同和周建国两人的眼神之中全是担忧,洪水马上就要来了,可是自己脚下的大堤依然单薄。

  “加把劲,在加把劲!”刘同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楚了。

  周建国接过了刘同的话继续喊:“大家加把劲,洪水就要来了!”

  老侯现在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只有机械的接过沙袋,然后递给下一个人,再接过沙袋在递给下一个人。

  “轰隆隆!”

  巨大的响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上游的泄洪来了!

  周建国和刘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脸色大变。

  “快快快!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尽管所有人的速度都已经到了极限,可是两个人觉得还是太慢。

  巨大的响声越来越近。

  “刘书记,周县长,没有沙子了,沙袋也没有了。”

  “我这里也没有了!”

  “这里也没有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