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发现老侯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7:0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39

冲锋舟直接停在了二人面前。

  从冲锋舟上下来几个人,还扛着机器。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到这里来的?”

  “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走在最前边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老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好像叫王海秋。

  王海秋说道,“我们想采访一下你们的县委书记,他现在在哪里,您能告诉我么?”

  “我就是,不过现在我不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很危险,大坝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

  “原来您就是县委书记刘同刘书记,对不起冒昧了。”王海秋对着刘同伸出手。

  但是刘同视而不见,反而把冲锋舟上的武警叫了下来。

  “赶紧把他们全都带走,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登上大坝,明白么?”

  “是,明白!”

  武警说着就将王海秋等人往冲锋舟上架了过去。

  “刘书记,刘书记,我是记者,我是经过省里领导同意之后才到这里采访的。”王海秋急忙喊道。

  但是刘同根本不听,王海秋挣脱了武警的胳膊跑到了刘同面前。

  “刘书记,你听我说,我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但是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抗洪第一线的真实情况,而且我会游泳,不会发生危险的。”

  “我不同意。”

  “我保证,一旦发生危险,我会马上离开这里,绝对不会给i添麻烦的。”

  “真实胡闹,一个记者跟着搀和什么。”

  刘同嘴上在埋怨,但是没有继续赶王海秋他们走,而是让老侯找了几件救生衣给他们套上。

  “穿好救生衣,不许在大堤上乱走,不许到危险的地方去。”

  “明白,我不会拿我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那就好。”

  刘同就撇下王海秋他们,跟着老侯继续往前走,巡视着大坝。

  “观众朋友,我是王海秋,我所在的地方就是清河县,在我身后的就是清河,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的清河水位上涨很厉害......”

  王海秋那里已经开始播报新闻了,但是刘同连那个地方看都没看,将自己的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大坝之上。

  这要是别人的人早就冲上去,在镜头面前亮相去了。

  转了一圈之后,已经到了时间。

  刘同准备让休息的人继续巡视大坝的时候,才发现那些一直没有休息的人全都睡倒了。

  “起......。”

  旁边的人刚准备喊起床的时候,被刘同给拦住了。

  “不要喊了,让他们多睡一会儿,他们都累了。”

  刘同说完,然后带着还清醒的几个人继续在大坝上巡视。

  “刘书记,这里好像有些渗水啊。”

  人数不多,所以大家都排成一排,将整个大坝都覆盖在视线之内。

  刘同闻言走了过去在上面踩了踩,果然在大坝上发现了渗水,现在还不怎么明显。

  “把这里堵上,我现在下去看看是不是大坝哪里有蚂蚁洞。”

  大坝外面漏水,在里面一定有洞,要是不抓紧时间找出来,到时候可不仅是这么一个地方。

  “刘书记还是我去吧,我的水性好,您已经好久都没有休息了,您要是在生病了,就没有人指挥我们了。”

  身边的人都阻拦着刘同,最后刘同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他们下去。

  “把绳子绑牢固,一发现不对赶紧上来。”

  “一定要注意安全。”

  刘同反复叮嘱着那名武警战士,然后看着他跳入了冰冷的河水。

  武警战士在冰冷的水中,起起伏伏,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漏水的地方。

  “这应该是蚂蚁洞的串联,很大的可能不会就这样面对面,很有可能在其他的地方有另一个入口。”

  旁边的人对着刘同说道。

  “不好了,后面的水越来越大了!”

  还没等刘同开口说话呢,后面就传来惊呼声。

  刘同让武警战士赶紧上来,然后自己则跑到大坝的另一边去查看情况。

  还没等刘同站稳脚跟。

  大坝轰隆一声就倒塌了,还没有来得及躲避的几个人瞬间就被拖了进去。

  刘同要不是身边的人拉他一把,现在他也已经被卷了进去。

  大坝已经被冲开了一条宽约一米的壕沟,小河之内的洪水,好像找到了发泄口一样,疯狂的向着这个额缺口冲了过来。

  “快快快,背沙袋,还有木桩!”

  刘同的话还没有喊完,他对面的大坝轰隆一下又塌下去一块,整个缺口顿时就变成了两米。

  冲出去的洪水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是野兽,凡是挡在它们面前的东西全都在一声怒嚎之下,推到。

  “快点,背沙袋,快快快!”

  刘同一边喊着一边向不远处的沙堆跑去,听到这里的动静,还在其他地方的人,除了留下必要的人手全都过来帮忙了。

  “不行啊,水流太急了,沙袋刚扔进去就被冲走了!”

  刘同沉默了,放眼望去,自己这里除了沙袋再就是一些魔装,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填。

  “搭人墙,快快!趁现在洪水的水流还不是太急,我们搭人墙完全来的及。”

  将所有的绳索集中到了一起,刘同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先在自己的腰间捆了一条绳索,还在身上挂了好几袋沙子。

  “党员,跟我上!武警同志也跟着一起!”

  随着刘同一声令下,他自己率先跳入了湍急的河流当中。

  老侯也在身上捆好了身子,带上了沙袋跳进了洪水当中。

  老侯刚跳进去,自己的脚还没有站稳,就感觉有一股大力从自己的对面传来,将自己的身体直接卷起。

  老侯的手开始胡乱的抓着,但是此时的老侯已经被带到了大坝中央,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抓着。

  要不是老侯身上的绳子,他现在早就被冲走了。

  被救援人员给拉上来之后,老侯咳出了好几口水,全都是被洪水给灌进去的。

  “要紧么?”

  老侯摇了摇头,重新在自己的身上挂满了沙袋,这个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跳入洪水之中,并且拉在了一起,不过他们的力量很是单薄,不断的随着洪水的波涛在摇摆。

  而此时的缺口已经有三米多宽了,要是在不抓紧时间组织人墙,大坝会垮掉的,整个县里的二十万百姓最后会彻底的无家可归。

  被洪水冲走,然后又被人给拉回来的刘同,看着身后影影绰绰的县城,一咬牙,重新给自己的身上挂满的沙袋,跳入了洪水之中。

  “王主播,咱们可不能在过去了,在过去我们可就危险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跟王海秋一起来的同事劝说着。

  “王记者还请您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武警同志也在旁边劝说着。

  “我不要你们管,出了事情我自己负责。”王海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放到同事的手上。

  “这是我自己在来这里之前就写好的遗书,你拿去吧,到时候没有人会追究任何的责任。”

  说完之后,王海秋就抢过了同事肩膀上的摄影机,直奔大缺口而去,武警同志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拉住她。

  当她在奔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刘同从洪水中爬出来,然后重新捆好绳子,挂上沙袋再一次跳入了湍急的洪水之中。

  “观众朋友们,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就是玉石市清河县的县委书记,现在......。”

  王海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有人将自己手上的摄影机给抢走了。

  一回头发现是自己的同事回来,而他在抢过摄影机的时候,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对着王海秋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开始录制。

  “观众朋友,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清河县的清河大坝,刚才看到的景象就是清河县县委书记,他这已经是第三次跳入清河大坝。”

  “我们可以看到,清河的水位还在不断的上涨,而现在清河大坝已经出现了三米的缺口,现在武警战士,还有一些百姓,政府机关人员,正在在河里组织人墙......”

  老侯家里彭巧翠正在看着新闻,今天正好是每月一天的放假期间,侯文彬也回来了。

  “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像是我爸!”侯文彬指着电视屏幕大声喊道。

  “怎么可能你爸去西江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清河县呢?”彭巧翠根本不相信儿子的话。

  但是老侯已经走了有三天了,始终没有打通过电话,也没有其他的消息,这让彭巧翠一直很担心。

  但是彭巧翠的话音刚落,她就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老侯的身影,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彭巧翠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老侯。

  叮当。

  彭巧翠手中的的盆子就掉在了地上,脸唰的一下就白了,紧接着双目眩晕,一片漆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妈!妈!”侯文彬脸色大变,但是彭巧翠已经晕倒在地上了。

  “妈!你怎么了妈!”侯文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顿时六神无主。

  “彬彬,怎么了?”正巧唐和走了进来,在看到彭巧翠昏倒在地上,大惊失色。

  “彬彬,你妈这是怎么了?”

  “刚才在电视上出现了我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