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大堤上的谈话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7:19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25

“不好了,大堤决口了!”

  刘同刚刚和群众们握手完毕,把属于自己的那碗姜汤刚刚端起,嘴唇都没有浸湿,就听到一声大喊。

  “快上大堤!”

  老侯猛的一惊,自己手中还剩下的半只馒头赶紧往自己的裤兜当中一揣,就跟随着众人跑向了大堤。

  在老侯跑过去的时候,就是属于他们的铺就的那一段大堤,已经出现了一段一米长的口子,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大。

  “快,将口子拦住。”

  又是刘同第一个跳下去,紧跟着武警战士也跳了下去,老侯也没有丝毫的迟疑,跟着刘同一同跳下了冰冷刺骨的河水。

  “快,拿木桩来!准备沙袋!”

  跳入河水的刘同,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大喊道。

  此时跳入河水之中的众人,已经在决口出组成了一道人墙,每一道大浪打过来,都会让人墙摇晃一番。

  有三名武警战士,在腰间绑了绳索,怀中抱着一根根碗口粗细的木桩跳入了人墙后面的河水之中。

  将木桩用力的插入了大堤当中,希望用木桩形成一个围栏,让沙袋不至于被冲走。

  “不行啊,根本插补进去。”

  “找大锤,用大锤给我往里面砸。”刘同大声喊道。

  “就算是用人给我堵,也要将这道口子给堵上!”

  “噗通,噗通,”越来越多的人跳入了缺口当中,帮助武警插入木桩。

  “咚、咚、咚!”

  大锤敲打木桩的声音就好像是心脏跳动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待着。

  “稳住了,扔沙袋!”

  随着最后一根木桩被钉在决口之上,早就在旁边等待的众人全都将背上的沙袋给扔了下去。

  缺口越来越小,最终还是被堵住了。

  在河水之上的众人开始一个一个的往大堤上走,刘同和一名武警战士走在最后。

  当武警战士把刘同扶到大堤上的时候,一道大浪拍打了过来,几乎是瞬间就将那名武警战士吞没。

  “快,别傻站着啊,跟我去救人啊。”

  说着话刘同就要往河水之中跳,但是被旁边的人死死的拉住,现在的河水凶猛异常,这个时候要是让刘同跳下去,肯定必死无疑。

  但是其他人并没有闲着,已经有水性好的人,开始在自己的腰间绑上了绳索,身上穿好了救生衣,跳入河水,去救那名武警。

  一个人下去了,没有消息,两个人下去了,没有消息,越来越多的人下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刘同和众多站在大堤上的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汹涌的河水,希望在上面能找到那名武警战士的踪迹。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下去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拨了,连老侯自己都下去寻找了一圈,可是依然没有发现那名战士的踪迹。

  “书记,不能在让人下去了,他们的身体受不了了。”

  有人劝说刘同,刘同闭上眼睛,虚弱的说道:“让他们都上来,好好暖暖身体。”

  “另外给我准备一个本子,将这次所有在抗洪当中牺牲的人全都记下来,我要为他们请功,我要让全县二十万百姓,记住他们。”

  “是。”

  “快点来人,这里也要决口了!”

  “这里也出现险情!”

  雨势再一次加大,大堤上的险情不断的出现,众人全都分散开来排除险情。

  老侯一次次的从大堤之上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之中,同那些武警战士们一起,在河水之中形成人墙,抵挡着一道又一道大浪。

  天阴沉沉的,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天明,什么时候是夜晚。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一个一个等待排除的险情。

  “放饭了!”

  一声高喊响起来,但是没有人去吃饭,他们全都在忙着加固大堤,根本没有时间吃饭。

  河水还在不断的上涨,而且雨势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后勤的人员在看到所有人忙碌的脚步,几乎是哭着说道:“你们好歹吃点东西,就吃点也行啊。”

  但是他得到的回答却是摇头、摆手,还有忙碌的脚步。

  “刘书记,您吃点儿吧,不然他们全都不吃饭啊。”后勤人员跑到刘同面前哭着说道。

  刘同抬起不满血丝的眼神看向了自己周围的人,他们和自己一样,全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大堤上奔走。

  甚至有的人身上的雨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划破了,但是他们还在穿着这样的衣服在大堤上狂奔。

  “所有人都有了,放下手中的沙袋,休息半个小时,吃饭!”

  刘同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嗓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哑掉了,自己都听不到自己所说的话。

  刘同只好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喇叭,但是这只喇叭也在刘同不断的跳入河水之中,早就进了水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放下手中的沙袋,休息半个小时,吃饭!”

  “刘书记说了,休息半个小时吃饭!”

  “吃饭了,休息半个小时。”

  没有办法,刘同只好采取一个传一个的说话。

  老侯将自己身上的沙袋放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放饭的地方。

  一碗热汤,还有两只馒头。

  这个时候老侯想起自己的裤兜之中好像还有半只馒头,伸手一摸,从裤兜当中掏出了一把像是稀泥一样的东西。

  馒头泡水太多,已经吃不成了。

  但是老侯没有扔掉,而是将裤兜之中的那半只馒头,就着雨水、汗水、河水的混合物咽了下去。

  席地而坐,老侯手中热腾腾的热汤,已经有些凉了,但是现在的老侯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坐下之后的老侯,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到了极致,连吃饭的念头都没有了。

  三口两口将碗中的热汤喝掉,肚子里热乎乎的,让老手身上跟家的酸痛。

  努力的下咽着干涩的馒头,老侯睁着不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四周。

  几乎所有人都席地而坐,有的人已经睡着了,他的手中还端着热汤,手中的馒头也垂到了地上。

  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休息,老侯定睛一看,正是刘同。

  他一个人还在大堤上巡视着,看到哪里还有不牢固的地方,就上去踩踩。

  手上已经沾满了泥沙,可是他丝毫不在意。用那只满是泥沙的手,抓着馒头继续往嘴里塞着。

  老侯三口两口将手中的馒头塞进自己的嘴里,走到刘同的身边。

  “刘书记,您歇会儿吧,我来。”

  “不行啊,险情越来越严重了,我不亲自看一看我心里不放心。”刘同说着话,看到自己脚下有一个沙袋好像松动了,将馒头放到自己口中,准备用自己的手搬动沙袋。

  老侯抢先一步,将沙袋放好,还在上面踩了两下,感觉牢固了,这才继续往前走。

  “你是哪儿人?做什么工作的。”刘同一边走一边问。

  “我是通北市的,开专车的,路过这里,就过来搭把手。”老侯说道。

  “滴滴专车?”刘同问道。

  “是啊,刘书记也知道滴滴专车?”

  “身为一方父母官,对于社会上的事必须要多知道点。”刘同说道。

  “刘书记试着做过么?”

  “做过一两次,服务还是不错的,车技也可以。”刘同说道。

  “相比于出租车怎么样?”

  “怎么说呢?”刘同沉吟了一下。

  “二者都是服务行业,但是滴滴专车更注重用户的体验,不像我们的出租车,他们一家独大的日子过的太过于安逸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总是出现。”

  “比如拒载、宰客,虽然这些都是个别的现象,但是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就是那个别人将整个出租车行业给抹黑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百姓们可供选择的出行工具也越来越多,比如滴滴专车,这就让一直处于垄断行业的出租车出现了竞争者。”

  “希望又了竞争者的出现,能让出租车行业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从而加以改进,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的和谐。”

  “但是现在有些人目光短浅,只看到滴滴专车的火爆,认为他们抢了出租车的生意,却没有想过,要是他们的服务也做好,滴滴专车能出来么?”

  刘同的一番话让老侯刮目相看,果然是身处高位的人,看到的事情都不一样。

  一般人在知道滴滴专车的时候,无非是两种观点。

  一种是直接将整个出租车行业都否定掉,另一种是将滴滴专车否定掉。

  可是现实情况是,不管哪个行业总会出现竞争者,只有良性的竞争,才能让整个行业变的更好。

  “我现在担心的是,随着滴滴专车越来越火爆,出租车的生意会下降。收入下降之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功到竞争者身上,这样的情况是我最不想见到的。”

  “刘书记,您认为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不过我希望能让双方都能得利,最主要的是让老百姓能得到实惠便捷的出行。”

  两个人正说着,一只冲锋舟从县城的方向,向着他们这里驶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