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刘三虎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8:07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80

“你们是什么破加油站啊!动不动就涨价,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个中年人被几个人拉扯着,指着加油站当中的员工破口大骂。

  “行了行了,别骂了。”旁人劝说到。

  “不骂?我不骂死他们。这群王八蛋,没有一个好东西,年年说亏损,年年涨价。你们全他妈的不得好死。”

  中年人越来越激动,骂的也更加难听了。被几个人架远了,还能听到他的怒骂声。一辆车从加油站之中开了出来,开到了中年人跟前,然后拉着他离开了。

  “不就是油涨价了么,发发牢骚也就是了,怎么还骂起人来了。”老侯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件事儿也不能说全是油涨价的问题。”

  从旁边突兀的声音,把老侯吓了一跳。一回头,自己旁边站着一名跟自己年岁差不多的中年人,不过衣着装束要比自己好多了。

  “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索性也没有什么事情,老侯就跟眼前的这个人攀谈起来。

  “也不算是什么内情。”中年人看样子也是个健谈的人,老侯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烟来,两人一人一支,那人看都没看就放到自己的嘴里。

  “没有内情?那这是?”老侯问道。

  “嗨,这事儿说来也蹊跷。平日里涨价跌价都在星期一,可是这两天不一样了,几乎是每天一个价,每次涨价都是一毛到两毛,现在这个价格从今天凌晨就调高了。”

  老侯也是佩服这个人了,随便聊个天,正题都没说呢,旁的倒是扯了一大堆。不过老侯现在也是打发时间,并没有这那么多的讲究。

  “刚才那个人就是从今天早晨排队的,说起来也是寸。这人身上带的钱如果按照昨天的价格加满一箱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今天的价格就会差上很多。”

  “寸就寸在,这个人的家在另外一个市,距离不远不近的,正好是一箱油。”中年人吸力一口烟说道。

  “而且这个人的孩子病了,必须要着急赶回去,你说这事寸不寸。”

  “那加油站就不能通融一下么?”老侯说。

  “通融?怎么通融?那些人也是打工的,加油钱全都是要上交的,要是通融了,他们可是要被罚钱的。”

  “周围的人就不能给凑点钱?”

  “说的容易,现在这年头的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在说了,万一是个骗子呢?”中年人衣服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看你的年龄跟我差不多,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兄弟,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还是走远一点,要不然会吃亏的。”

  老侯刚准备反驳一下,身后的车开始按喇叭,看到前面的车开始移动了,老侯也就失去了在聊下去的兴趣了。

  加满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了,老侯只能听着着自己手机叮叮响个不停。

  从加油站一出来,老侯将把车拐上了主干道。

  刚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人在那里招手,看摸样挺熟悉。

  “师傅能去西江市么?我有急事。”

  这个人正是老侯在加油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被假期来的人。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老侯好奇的问,从自己看到他到现在差不多快一个半小时了。

  “没有人带我去西江市。”男人说道,“你能带我去西江市么?我会给你钱的,肯定会给你的。”

  说着话男人开始在自己的身上翻找起来,可惜除了几张零票之外什么都没找到。

  “放心,我肯定会给你钱的,肯定会的。”男人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来,“这是我的身份证,压给你,我肯定会给你钱的。”

  老侯接过身份证,上面写着刘三虎,男,汉族,1970年4月25日,本省西江市西江县东府镇西村。

  “行了,上车吧。”

  “谢谢,谢谢。”刘三虎连声说道。

  老侯所在的地方是叫通北市,是属于秦省北边的一个市区。而刘三虎所要去的地方是西江市,在秦省的南边,两市之间相差近五百公里,一箱油走高速的话正好够用。

  “你的车呢?”老侯问道。

  “别提了。”刘三虎说道,“今天早晨正在上班,老婆打过来电话说儿子病了,所以就和朋友借了一辆车。”

  “没想到车子没有油,我就开到这里准备加油,没想到油价上涨了,我身上的钱又不够,又没有带银行卡,所以就和加油站的员工吵了起来。”

  “之后,朋友有事就又把车子给开走了,还让我以后不要去上班了。”刘三虎叹了一口气。

  “你朋友怎么这样呢?”老侯说道。

  “这也不怪朋友,都是我的错。”刘三虎懊恼的说道。

  “我就不应该跟他借车。他自己就是一个妻管严,而且还比较抠门,平日里只有她借我们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我们拿她的东西。”

  “这种朋友不要也罢。”

  “也在没有机会了,我已经被老板开除了,这座城市我不会在回来了。”

  两人正说着话呢,刘三虎的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刘三虎打开电话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笑了一下,将电话给挂掉。

  “怎么不接?”老侯问道。

  “没必要,不过就是什么抱歉之类的话,听的多了,没意思。”

  听到刘三虎这么将,老侯就明白了,他被朋友伤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知道怎么,老侯想起了自己曾经有一个朋友。

  那个时候自己刚刚进入了造纸厂,每个月的工资不多,但是老侯平日里省吃俭用还是攒下了不少。自己的那个朋友平日里跟自己的关系不错,说他有点急事,想要和老侯借五十块钱,发工资的时候就还给老侯。

  老侯当时想都没想,就借给了那位朋友五十块钱。

  那个时候的五十块很值钱,可以买一辆不错的自行车,买的米可以吃三个月。不管对谁都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等到发工资的时候,老侯没有等到那位朋友给自己还钱,老侯自己还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是那位朋友真的困难呢。

  半个月之后,老侯偶然之间碰到了那位朋友的一个工友,是他告诉老侯,在半个月钱,也就是发工资那天老侯的朋友就已经从这里离开了。

  老侯听到这个消息失落极了,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朋友居然是这样的人。好多年之后老侯又碰到了这位朋友,穿的很不错,两个人聊的很痛快。

  老侯开玩笑的说,在哪年哪月你还借了我五十块钱呢。没想到那位朋友脸色一变,说道他还有事儿要走了,等哪天到他的单位去找他。

  说来也巧,没过几天老侯正好去他单位办事,碰到了那位朋友,还没等老侯打招呼,那位朋友就转身离开,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好像不认识老侯似得。

  从这件事情之后,老侯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朋友真的不值得自己珍惜。也许他曾经在自己的生命之中出现过,但是从来就不是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有他没他自己一样过的很好。

  想了一会儿,老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新集中精神开车。

  不经意之间撇过了刘三虎手中紧紧握着的手机,那部手机是很老的款式,市面上已经很少见到了。手机上的漆面早就磨光了,露出里面的塑料。

  刘三虎身上的衣裳也好像是很多年前的,领口还有袖口都已经被磨破了,不过洗的很干净。脚下穿的是一双布鞋,而且是手工做的,看那样子还是比较新的,肯定穿的次数很少。

  从这里老侯就判断出来刘三虎不是什么有钱人,至少家庭条件不怎么好。

  “叮铃铃。”

  刘三虎的电话响起来,刘三虎连忙接了起来。

  “喂,老婆。我已经在车上了,嗯嗯,儿子怎么样了?已经住院了?钱已经打过来了?嗯,好,我知道了,嗯,你也去吃点东西吧,都忙活了快一天了。行,我知道了,嗯嗯。”

  挂掉电话的刘三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儿子情况怎么样?”

  “已经稳定了,是被一个好心人看到送到医院的。”

  “这下你可松一口气了。”老侯说着话拿出一瓶水递给了刘三虎,“喝点水吧。”

  “谢谢。”但是刘三虎并没有接,老侯明白他想的是什么。

  “放心,不要钱的。”

  刘三虎讪讪的笑了一下,接过了水瓶。

  “大哥,你是做什么的?”刘三虎喝了一口水问道。

  “我?我就是干这个的。”老侯拍了拍自己方向盘说道。

  刘三虎楞了一下,然后马上脸色就变了一下,有些警惕的看着老侯,“大哥,我没有钱。”

  “哈哈哈。”听到这话把老侯笑的够呛,刘三虎这是把他当成了那种载客的黑车司机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老侯说着将自己的手机打开,然后点开了滴滴专车APP。

  “这个东西认识么?”

  “见过,但是没用过。”

  “我就是干这个的。”老侯说道。

  “不明白。”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老侯说道,“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用这个打车,不用担心司机绕路,不用担心被那些黑心司机宰。”

  “真的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