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港湾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8:4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59

“不像吧。”刘雯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好几块四十的人。”

  刘雯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的身体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躺在了座椅上。现在天色已晚,习习凉风从车窗外扫进来,让人觉得心旷神怡,顿时懒惰起来,也让人寂寞起来。

  “我是本地人,在外地上的大学,但是还没有毕业就辍学回来。准确的应该说是只在大学呆了一个学期,不到半年的时间。”

  “家里发生了变故,没有办法让我能继续上学了。于是我自己出来打工,我发誓要用我自己赚的钱供我自己上学,但是一踏入社会,我就被这个大染缸给吞没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十九岁学会了在大街上叫卖,二十岁学会了如何在酒吧当中不被客人吃豆腐而且顺利的把我手中的啤酒卖出去。二十一岁我进了我现在呆的商贸公司做销售。”

  “那个时候这间商贸公司不过是一家只有两个人,而且是租着两间平房当办公室的二道贩子,我用了半年的时间做出了他们以往一年的利润。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让他们租到了一间市区中心的房子当做办公室,也让他们品尝到了有钱人的滋味。”

  “二十三岁到二十四岁的这一年,我让这家商贸公司有了自己的生产厂房,而且工人已经有了一百多号人。我自己也在我二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坐上了销售经理的位置。”

  “二十五岁,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让这间公司成为整个市里知名企业,让我的老板成为了市人大代表。二十六岁,我一个人远赴东南亚拿到了整个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单订单,让这间商贸公司一跃成为本市最大的商贸企业。”

  “一直到今天,我二十七岁,正好二十七岁。”刘雯静静的说着,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经历一样,可是她的脸上却有两道泪痕。

  “我在这间公司已经呆了六年,这六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从来都没有迟到过。”刘雯嘴上说着话,眼睛却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让她觉得很是疲惫。

  “这六年的时间我在家的时间甚至还赶不上我在飞机上的时间长,我现在想想,这六年来,我好像没有在家吃过一次饭。”

  “每天就是忙,每天都感觉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加班是常事,熬夜通宵更是家常便饭的,我现在都不记得我上一次好好睡觉是在什么时候了。”

  刘雯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开了机。“从我工作开始,我的这个手机每天都是打给各户、经理、下属,好像从来都没有主动给我爸妈打过电话。”

  “都是他们给我打,但是我每次都是一句话,我现在很忙,有空给你们回过去。”刘雯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句话好像是我说的最为熟练的一句话。”

  “打一个吧。”老侯将自己的车靠在路边,对着刘雯说道。

  “你说什么?”刘雯没有明白老手的意思。

  “给你父母打一个电话吧,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关心你的人。”

  说完话老侯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留着刘雯一个人在车上。

  刘雯拿着电话久久不语,那串记忆中的号码一直没有忘记。拨号盘上的号码已经按好,独独下方的绿色拨号键迟迟没有按下。

  刘雯的手指在上面停留的很久,最后还是按下了绿色的拨号键。

  “嘟、嘟、嘟。”

  电话那头响了三声。

  “喂,谁呀?”年迈的声音从那头传了出来。

  “妈,是我,雯雯。”刘雯的声音有些颤抖。

  “雯雯?”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不相信,又有些吃惊。

  “嗯,妈,你和我爸身体还好么?”

  “好好好。”那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欣喜,“今天不忙了?什么时候回家啊?”

  “我等会就到家了。”刘雯说道。

  “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妈现在就给你做。”

  “我想吃妈做的清蒸鱼,还有排骨汤。”刘雯说道。

  “好好,妈现在就给你去做。老头子,别傻站着了,跟我去买鱼和排骨,闺女要回家了,还有现在就去买蛋糕,今天是闺女的生日。”刘雯听着电话那头欣喜的声音,内心之中升起一股暖流,眼睛湿润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老侯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看到刘雯含着泪在微笑,问道:“想家了?”

  “嗯,师傅送我回家吧,我想我确实应该和父母多呆几天了。”刘雯说道。

  “好咧。”老侯发动车子,按照刘雯指的路线向着一个小区快速前行。

  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那里有一对老夫妻站在小区门口的路灯下,好像在等着什么似得。两位老人的目光不时的飘向小区的两边,看样子很焦急。

  刘雯示意老侯小心的靠了过去,两位老人还没有发觉自己身边白色的车里就是自己的闺女。

  “老头子,要不然给闺女打个电话吧,都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

  “别着急,说不定闺女又被什么事情给缠住了,过一会儿她忙完了肯定会回来的。我们在这里在等一会儿吧。”

  刘雯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给。”老侯从后座上拿出了一束花,“没给你父母买礼物吧?”

  刘雯摇了摇头,老侯把自己手中花放到刘雯的手中,“送给你的父母,也算是你的一片孝心,还有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刘雯掏出手机,“我给您车钱吧。”老侯笑着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叮的一声,付款完成。

  “再见。”

  “再见。”老侯看着刘雯走向了她的父母,他自己也驾车离开了,从后视镜当中,老侯看到一家三口手挽手走在一起,他们的脸上全是笑容。

  老侯的脸上也扬起了笑容,第一次发现开车也挺让人满足的。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老侯将自己的车窗打开,打开收音机。

  “听众朋友们,下面是播放热心观众为他的父母点拨的一首歌曲,筷子兄弟的一首《父亲》。”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做轻松的样子......。”

  有些悲伤的歌曲,在夜空中开始飘扬,老侯听着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上也满是泪痕,在晚风的吹拂下,飘到了很远很远。

  老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虽然他们很早就去世了,但是在老侯的记忆深处还残存着当年的情形。

  还记得他们一家住在两间茅草房中,虽然日子清苦但是过的很快乐。每天都会被公鸡的鸣叫叫醒,醒来闻到的第一缕清香,是妈妈做的玉米糊糊,看到的第一个身影,是父亲光着脊背在奋力的劈柴。

  老侯回到家,闻到一股久违的清香,这种味道似曾相识。

  “回来了,赶紧吃饭吧。”彭巧翠给老侯端上了一碗黄澄澄的玉米糊糊,还有一叠小菜。

  “你从哪儿弄得?”老侯问道。

  “拿回唐和来了,不知道从那里弄的写玉米非要吃玉米糊糊,现在我做好了,他人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彭巧翠说道。“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老侯挑了一筷子,放到自己的嘴里。属于玉米独有的香味,在老侯的口腔之中来回旋转,略有些黏牙的口感,这是让老侯一辈子都记得的感觉。

  热流从自己的口腔之中一路向下,在自己的胃部开始环绕,让老侯的四肢百骸都舒爽。

  “发什么呆啊,快吃啊,等会就凉了。”彭巧翠的声音让老侯回过神来,就是这种味道。老侯端起碗,也不管烫不烫,就往自己的嘴里灌。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锅里还有。”彭巧翠有些心疼的说道。

  “我哥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唐和回来,手里还拎着一大堆东西,看样子很是不轻。

  彭巧翠瞪了一眼老侯说道:“谁知道他发生疯呢,不就是一碗玉米糊糊么,好像有谁跟他抢着吃一样。”

  “玉米糊糊好了?快快快,嫂子给我也来一碗。”唐和把自己手中的东西随便往地上一放,端起碗就开始西里呼噜的往自己嘴里扒拉着。

  一人美美的喝了两碗之后,都舒服的倒在椅子上。“唐和,你这两天去哪儿了?”

  “哪儿也没去,回我的家看了看,都破的不成样子了,这不是这两天在买材料准备重新盖一间。”唐和说道,“今天过来想让你明天帮帮我,我一个人弄不来。”

  “行,没问题。”

  第二天一早,老侯和唐和直奔建材市场,买了一些涂料还有钉子之类的东西,全都装在老侯的车上。

  唐和住的地方距离老侯家不太远,只有二百米的距离,不过两家中间没有道路,所以要绕一截路。老侯来到唐和家的时候,那里已经被拆掉了,有一些工人正在清理着地上的建筑垃圾。

  “嗬,唐和你这是准备大干一场啊。”老侯看到在周围还有一些新拉过来的水泥钢筋之类的东西。

  “先这么弄着,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想好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