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唐和

更新时间:2017-05-08 15:41:01 作者:方小九 字数:3351

警察在老侯的后背箱中翻找了一下,里面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一项矿泉水,还有一个三脚架,以及一些擦车的物品。

  “你的车里怎么没有灭火器呢?”警察问道。

  “灭火器?”老侯不知道车里怎么还需要灭火器。

  “每辆车上都应该有灭火器。”说着话警察撕下来了一张罚单,“车上没有配备灭火设备,罚款五十元,在十五日之内到本市任意一家银行交罚款,逾期会有违约金。”

  “警察同志能不能通融融通,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老侯说道。

  “刚才那个念你是初犯,我已经收回了罚单,这个真的不行。”警察把发到交到了老侯的手中,说道:“我们也是为了您以及您家人的安全着想,请支持我们工作。”

  “那,对不起,我现在就去买灭火器。”老侯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警察把老侯叫住说道:“你跟我走。”说着话警察就骑上摩托车走在了前面,老侯提心吊胆的跟在了警察的后面。听说现在有很多人假冒警察骗钱,他要是真的想跟自己要钱该怎么办?

  就在老侯心里胡乱想着的时候,警察将他引导在了一个停车区域,示意老侯停车。

  老侯停好车连忙走了下来,警察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小本子。“这是我们交警大队编的一本给新手司机看的注意事项,里面有各种新手遇到的问题,还有一些车辆的简单故障的排除,以及各种紧急情况的电话号码,都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上面还有各种费用的标注。”

  “谢谢。”老侯不知道警察给自己这个小本子是做什么的,只得收下。

  “看到你是个新手,路上什么也不懂,你就在这里好好学习一下,这个本子里的内容不多,半个小时足够了,你在这里看完在上路。”警察说道。

  “谢谢警官。”老侯这下明白了,自己这一路的担心真是白瞎了人家的一番好心。看到警察要走,老侯赶紧从车里拿了一瓶水递了过去,“多谢警官,要不是您我可能会酿成大错。”

  “不用了,这都是我们的工作。”说完警察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了,留下老侯一个人思绪万千。

  老侯没有偷懒,坐在阴凉的地方,认认真真的把那个小本子给看完了,比预计的要多了半个小时。不用说这个小本子真是好东西,把本市的一些交通要道的情况都说的很清楚,而且上面还标注了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哪里是单行道,哪里有停车位,哪里有景区,一路上应该注意什么,都标注的清清楚楚。翻到最后还有紧急救援电话,一个都不少。

  “现在的警察真是用心。”老侯将那个小本子放好,打算以后有时间好好学习一下。从停车场出来,老侯转了好几圈,一个单子都没抢上,眼看太阳落山了,老侯准备回家了。

  刚刚把车头调转,一个单子出现,老侯赶紧点上去,看到这个人的定位距离自己并不远,老侯将自己的车停了下来,电话打过去。

  “喂,您好,我是滴滴专车,请问是您叫的服务么?”老侯问道。

  “是,我看到你了。”那人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侯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车窗就被敲响了,老侯连忙下来,拉开车门,“请。”

  “老侯?”这个声音很熟悉,老侯一回头。西装革履,头发梳的油光闪亮,一副墨镜架在鼻梁上,手中还提一只公文包,看摸样就价值不菲。

  “你是?”老侯打量了半天也没认出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是我啊。”那人将自己的墨镜摘了下来,对着老侯说,“你不认识我了么?”

  老侯看了半天,终于将眼前这个成功人士和自己记忆当中的某个人给结合在了一起。“糖盒?”

  “哈哈,我就说你不会忘记我的。”那人冲过来把老侯一把抱紧,“想死我了。”

  “真是,多少年没见了,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了。”老侯是真的开心。唐和,外号糖盒,之前在造纸厂和老侯一个车间,因为两个人都是没有背景的人,而且经常受到车间主任的欺负,所以两个人走的很近。

  当初老侯结婚的时候,除了男女双方家长之外,老侯在厂子里就请了两个人,一个是老书记张经国,另一个就是他,唐和。

  “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外号,我都这么大人了,多没面子。”唐和佯装生气的说道。

  “糖盒,哦,不,唐和唐老板。”老侯说道,不过话音刚落自己就笑了起来,唐和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在这儿做什么?”唐和问道。

  “我现在开滴滴专车,这不是刚刚接了一单。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刚才打车的人我都差点忘记了。”老侯四下张望,现在自己的车都走在了接近郊区了,周围除了马路之外就是树和路灯了,周围连一辆车都没有,哪儿还能看到人。

  “行了不用找了。”唐和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机,说道:“我就是那个打车的人。”

  “哈哈,行,上车吧。”老侯说着让唐和坐上了车,自己将车启动,“上哪儿?”

  “回家啊。”唐和说道。

  “正好顺路,我也回家,今天晚上哪儿也别去了,在我家吃饭,然后咱们哥两在喝点儿。”老侯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没想到刚一回来就遇到你,这就是缘分啊。”唐和半开玩笑的说道:“老侯啊,你说就凭咱们两个的关系,你还收我钱么?”

  “不收不收,多少年没见了,在收你钱我成什么人了。”老侯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两个人同时哈哈大笑。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的就回到了老侯住的地方,刚一下车,老侯的媳妇就走了过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一边絮叨的说着,一边麻利的给老侯端了一盆水让老侯洗手。

  “先别忙了,我跟你介绍个人。”老侯笑嘻嘻的打开了副驾车门,一个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唐和走了出来。“你猜猜看,这人是谁?”

  唐和酷酷的站在那里,彭巧翠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看了半天也没有认出来。唐和将自己的墨镜摘下来说到,“嫂子,还认识我么?”

  彭巧翠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然后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哎呦,你看我这个记性,这不是唐和么?这么多年没见,都变得不认识了。快,快,坐坐坐。”

  说着话彭巧翠就要去抓唐和的手,刚伸出手发现自己的手有些不适合,人家是一身西装革履,自己手上还粘着一些面粉。

  唐和倒是不介意,一把就把彭巧翠的手给拉住,“我最喜欢嫂子做的面条了,一路上我哥绝口不提给我吃饭的事情,是不是不想给我吃啊?”

  “哪里的话,你就是我亲兄弟,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嫂子现在就给你做去,等着啊。老侯赶紧给唐和搬凳子。”彭巧翠一边对老侯说道,一边已经开始和面做饭了。

  “还是嫂子好,不像我哥,一副抠门样。”唐和也不客气,随意的拉过来一条木凳子,也不管上面干净不干净,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我给你擦擦。”老侯拿来了一块抹布。

  唐和很随意的说道,“擦啥啊,都是自己家人,客气啥。”其实唐和一眼就看出来老侯手中的抹布不是抹布,估计是他们自己的洗脸毛巾。

  唐和怎么可能不知道老侯两口子的心思,不过是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让他们的心里有了落差。不管唐和承认不承认,他与老侯两口子已经回不到当初,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差距。

  这种差距是收入造成的,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大。但是唐和并不想让这种来之不易的感情消失,也不想让他们之间的情谊出现落差,他只有将表现和之前一样,这才能让老侯两口子放心。

  并没有过多长时间,彭巧翠就将两碗面条端上来了,在唐和的那一晚上面还卧着一只荷包蛋,细心的唐和注意到老侯的碗里,并没有荷包蛋。

  “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和指着自己碗中的荷包蛋说道。

  “你这不是刚回来么,一路上风餐露宿的,给你补补。”彭巧翠用自己的围裙擦了擦手说道,“嫂子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家里的条件就这样,你也别介意。”

  “嫂子,你客气什么。你不都说了么,我就是你的亲兄弟么。”说着话唐和就捞了一筷子苗条,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

  “怎么样?味道还行么?”彭巧翠探着身子问道。

  唐和的嘴里塞满了苗条,脑袋恨不得一头扎在碗里,只得对着彭巧翠竖起大拇指。看着唐和狼吞虎咽的样子,老侯和彭巧翠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慢点吃,锅里还有呢。”

  “嗯嗯。”唐和一边点头,一边将自己碗中的苗条往自己嘴里扒拉着。

  唐和这顿饭吃的是真踏实,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面条,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真舒服啊。”还打了一个饱嗝。老侯两口子并不说话,而是看着唐和在笑着。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唐和伸出手在自己的嘴角抹了一下,自己的嘴上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啊。

  “我们是笑,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注意点。”老侯说到。

  “我都到家了,还那么虚假做什么。”唐和毫不在意,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随手就扔在了一边,说道:“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

  “想吃,嫂子天天给你做。”彭巧翠收拾碗筷笑着说。

  “不行。”唐和连忙拒绝,“要是我天天来吃,都把我吃胖了,我还干不干活了。”

  “唐兄弟,你媳妇怎么没带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